言情中文網 > 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 > 第八章 秘密與朋友

第八章 秘密與朋友

作者: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rikajk.live,最快更新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最新章節!

    藥膏拿來前,紀云禾已經用法術凝出的水滋潤了鮫人尾巴上所有干裂翻翹的魚鱗。這條大尾巴看起來雖然還是傷痕累累,但已比先前那干裂又沾染灰塵的模樣要好上許多。

    在紀云禾幫鮫人清洗尾巴的時候,鮫人就已經熬不住身體的疲憊,昏睡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護法,藥!崩瓮鈧鱽砟盟幦说暮艉,但那人看著躺在地上,一根鏈條都沒綁的鮫人就犯慫,他不敢靠近牢房,隔了老遠,抱著一包袱的藥站住了腳步。

    紀云禾瞥了他一眼:“你是讓我出去接你還是怎么的?”

    那人抖抖索索,猶豫半天,往前磨蹭了一步,雪三月實在看不下去了:“馭妖谷的人怕妖怪怕成這樣,你們主子怎么教的?丟不丟人?”她幾大步邁到那人身側,搶了包袱,反手就丟向牢中。

    包袱從欄桿間隙穿過,被紀云禾穩穩接住。紀云禾拆了包袱數了數,這人倒是老實,拿了好些藥來,但都是一些外傷藥,治不了鮫人的內傷。

    不過想來也是,馭妖師絕對不會隨隨便便給受馴中的妖怪療內傷,以免補充他們好不容易被消耗掉的妖力,這是馭妖的常識。

    紀云禾問雪三月:“凝雪丸帶了嗎?”

    凝雪丸,可是馭妖谷里煉制的上好的內傷藥。

    雪三月也是沒想到紀云禾竟然想給這個鮫人用這般好藥,她心下直覺不太妥當,但也沒多問,從懷里掏出一個小瓶子便丟給了紀云禾。

    旁邊的兩人雖面色有異,但礙于方才紀云禾的威脅,都沒有再多言。

    而紀云禾根本就不去管牢外的人到底有什么樣的心思和琢磨。她只拿著藥瓶,欲要喂他服下凝雪丸,然而鮫人牙關咬得死緊,紀云禾費了好些勁兒也沒弄開,她一聲嘆息便先將凝雪丸放在一旁。拿了外傷的藥,一點點一點點的往他身上的傷口上涂抹去。

    她的指腹仿似在輕點易碎的豆腐,她太仔細,甚至于沒有放過每一片鱗甲之下的傷口。

    那些凝著血污的,丑陋難看的傷,好像都在她的指尖下,慢慢愈合。

    鮫人的傷太多,有的細且深,有的寬且大,上藥很難,包扎更難,處理完這一切,紀云禾再一抬頭,從外面照進地牢來的,已經變成了皎潔的月光。

    雪三月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走了,而林昊青留下來的兩個看著她的下屬,也已經在一旁石頭上背靠背的坐著打瞌睡。

    專心于一件事的時候,時間總是流逝得悄無聲息。紀云禾仰頭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子。

    最后還沒處理的傷是鮫人手腕上被玄鐵捆綁的印記。

    玄鐵磨破了他的皮,讓他手腕上一片血肉翻飛,現在已經結了些痂,一塊是痂一塊是血,看起來更加惡心。紀云禾又幫他洗了下傷口,抹上藥,正在幫他包扎的時候,忽覺有道涼涼的目光盯在了她臉上。

    “哦,你醒啦!奔o云禾輕聲和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冰藍色的眼眸直勾勾的盯著她,紀云禾將凝雪丸放到他面前:“喏,吃了對你的傷有好處!

    鮫人沒有張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!奔o云禾手上給他包扎的動作沒有停,語氣和平時與馭妖谷其他人聊天時也沒什么兩樣,“你在想,還不如死了算了,換做是我,我大概也會這么想。不過,如果你有故鄉、有還未完的事、有還想見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紀云禾說到這里,掃了眼鮫人,他的眼瞳在聽到這些短句的時候,微微顫動了兩下。

    紀云禾知道,他是能聽懂她說話的,也是有和人一樣同樣的感情的,甚至可以說,他是有故鄉,有想做的事,有想見的人的。

    并且,他通過她的話,在懷念那些過去。

    “你就先好好活著吧。至少在你還沒完全絕望的時候!奔o云禾拍了拍他的手背,傷已經完全包扎好了,她倒了凝雪丸出來,用食指和拇指捏住,放到了鮫人唇邊。

    他的唇和他眼瞳一樣冰涼。

    在短暫的沉默之后,他牙關微微一松,紀云禾將藥丸塞進了他的嘴里。

    見他吃了藥,紀云禾站起身來,拍了拍屁股,拿了布袋子,便往外面走了。

    沒有多的要求,也沒有多的言語,就像是,她真的就是專門來治他的傷一樣。

    就像是……

    她真的是來救他的一樣。

    紀云禾推門出去,驚醒了困覺的兩人。

    但見紀云禾自己鎖上了地牢的門,他兩人連忙站了起來:“護法要走了?”

    “困了,回去睡覺!彼愿,“今天玄鐵鏈上的雷擊咒就暫時不用通了,他傷重,折騰不了,你們把門看好就行了!

    言罷,她邁步離開,留兩人在牢里竊竊私語:“護法……對這個妖怪是不是太溫柔了一些?”

    “你來的時間短,有的事還不懂,護法能到今天,手段能比咱們少谷主少?懷柔之計罷了!

    他倆說著,轉頭看了看牢里的鮫人,他連呼吸都顯得那么輕,好似什么都聽不懂,也聽不見。

    紀云禾離開了地牢,邊走邊透了口氣,地牢里太潮濕,又讓人氣悶,哪有外面這自由飄散的風與花香來得自在。

    只可惜,這馭妖谷里的風與花香,又比外面世界的,少了幾分自由。

    紀云禾往馭妖谷的花海深處走去。

    馭妖谷中心的這一大片花海,是最開始來到馭妖谷的馭妖師們在這里種下的,不同季節盛開不同的花朵,是以在每個季節,花海里永遠有鮮花盛開。

    離馭妖谷建立已有五十來年的時間,這五十年里,馭妖谷里的馭妖師們早就無閑情逸致打理這些花朵,任其生長反而在這禁閉的馭妖谷里,長出了幾分野性,有些花枝甚至能長到大半人高;ㄖτ械膸Т,有的帶毒,一般不會有人輕易走進這花海深處。

    對紀云禾來說,這卻是個可以靜靜心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她嗅著花香,一步一步走著卻不想撞上了一個結界。

    空氣中一堵無形的氣墻,擋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紀云禾探手摸了摸,心里大概猜出,是誰會在這深更半夜里于這花海深處布一個結界。她輕輕扣了兩下,沒一會兒,結界消失,前面空無一物的花海里,倏爾出現了一顆巨大的紫藤樹,紫藤花盛開之下,兩人靜靜佇立。

    紀云禾道:“我就猜到是你!

    是雪三月和……雪三月的奴隸,一只有著金發異瞳的大貓妖。

    雪三月對外稱這是她撿回來的貓妖,是她捉捕妖怪的得力助手,是完全臣服于她,隸屬于她的奴隸,她還給貓妖取了名字,喚為離殊。

    只是紀云禾知道,雪三月和離殊,遠遠不止如此。

    紀云禾尚且記得她認識雪三月的那一天,正是她十五六歲時的一個夜里。

    那時紀云禾正是與林昊青徹底撕裂后不久,她萌生出了要逃離馭妖谷的念頭,她苦于自己勢單力薄,困于自己孤立無援,她也如今日這般,踱步花海之中。然后……

    便在毫不經意間,萬花齊放里,郎朗月色下,她看見紫藤樹下,一個長發翩飛,面容冷凝的女子,在鋪天蓋地的紫藤花下,輕輕吻了樹下正在小憩的一個男子。

    雪三月凌厲的眉眼在那一瞬間都變得比水更柔。

    懷春少女。

    紀云禾第一次在一個少女臉上那么清晰的看見這四個字。

    而不可告人的是,這個少女親吻的正是離殊。

    她在吻一個妖怪,她的奴隸。

    五十年前,朝廷肅清馭妖一族之后,對于人與妖之間的界限劃分明確,誰也不能躍過這個界限。尤其是本來就懷有力量的馭妖師;首鍖εc自己不一樣的族類,充滿忌憚。

    他們拼盡全力的拉大馭妖一族與妖怪之間的隔閡,讓兩族皆能為其所用。

    所以但凡與妖相戀者,只要被發現,殺無赦。

    紀云禾撞見的便是這樣事關生死的秘密。她選擇了悄悄離開。

    但在一夜輾轉反側的思量之后,紀云禾覺得自己必須打破她孤立無援的境地。

    雪三月很厲害,她的武力是紀云禾現在最欠缺的東西,她必須被人保護著,然后才能發展自己的勢力。

    于是第二天,紀云禾主動找到了雪三月,她告訴雪三月:“昨天花海里,紫藤樹下,我看見了一些東西!

    雪三月那時雖然也只是一個少女,但她的力量足以與這皇朝里最厲害的馭妖師相媲美,她唯一的不足是,只會殺,不會馴。她聽聞紀云禾說出這事時,登時眉目一寒,手掌之中,殺氣凝聚。

    “你先別急!奔o云禾笑了笑,“我看你是個有江湖俠氣,守江湖道義的人,正巧,我也是!

    雪三月冷笑:“馭妖谷里有什么道義?”

    “能說出這樣的話,我更欣賞你了。誠如你所言,馭妖谷里卻是沒什么道義,但是,我有!彼拷┤乱徊,過于清澈的眼眸卻讓雪三月微微瞇起了眼睛,“我是個公平的人,我現如今知道了你的秘密,那我便也告訴你一個我的秘密,作為交換,如何?”

    “谷主義女,你有什么秘密,值得換你這條命?”

    “林滄瀾不是個好東西,他用藥控制我,為了讓我刺激他軟弱的兒子,還讓我給他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!

    紀云禾說這話時,滿目冰冷,令她自己至今都記憶尤深。

    “什么勾當?”雪三月問。

    “馴妖,表面送給皇室,實際上,利用馭妖術,讓這些妖怪始終忠于馭妖谷,把皇家的秘密,傳回來!

    雪三月大驚。

    紀云禾笑了笑,“這個秘密,夠不夠換我一條命?”

    這個秘密,何止夠換她一條命,這個秘密若是讓皇室得知,整個馭妖谷上下,包括谷主,無一能活命。馭妖谷谷主林滄瀾背地里,竟然在做這樣的事,而竟然真的有馭妖師……能完成林滄瀾的這個要求。

    雪三月靜默了很久,打量著紀云禾,似乎在審視她話的真實性,最后她問紀云禾:“你想要什么!

    “我想要一個朋友!彼Σ[瞇的抓了雪三月長長的頭發,在指尖玩似的繞了繞,“我一個永不背叛的朋友!

    建立在見過彼此不為人知的秘密基礎上,這樣的友誼,便格外的堅不可摧。

    “我還想要一個,能和我一起逃出馭妖谷的朋友!

    雪三月一怔。

    紀云禾不笨,她見到雪三月親吻離殊的那一刻,便明了在雪三月心中,最想要的是什么。她和她一樣,想要離開馭妖谷,想要自由,想要過自己想過的生活。

    所以這一句話,讓她留住了性命,也換來了一個朋友。

    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,紀云禾就開始為自己布局了,她拉幫結派,以利益,以情誼,在這馭妖谷中,建造屬于自己的勢力。

    值得慶幸的是,一開始充滿利益牽扯,以秘密交換回來的朋友,最后竟然當真成為了朋友。

    可能這世界上就是有這樣的人吧,天生就臭味相投,也可能因為,她們是那么的相像,那骨子里都長著一根叛逆的筋,任是風吹雨打,都沒能扯斷。

    回憶起了長長的一段往事,紀云禾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“你又在這兒瞎轉悠什么?”雪三月的聲音將她拉了回來,“那鮫人的傷治好了?”

    紀云禾擺擺手,算是給她和離殊打了個招呼:“那傷那是說治就治好的!奔o云禾瞥了離殊一眼,“你自己好好注意一點,F在不比以前!

    雪三月點頭,離殊站在她身邊,垂頭看了她一眼,一只紅色一只藍色的眼瞳之中,閃爍的是同樣溫柔的目光。

    紀云禾看那處紫藤花翻飛落下,樹下立的兩人在透灑下來的月光下如畫般美好。

    他們那么登對,明明是一段好姻緣卻偏偏因為這世俗的規矩弄得像在做賊,紀云禾有些嘆息,她拍衣袍,轉身離去:“不打擾了,我先回了!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她仰頭望月,只希望快一點吧,快一點離開馭妖谷,快一點結束這些算計與小心翼翼,快一點讓她在乎的這些人,過上自由的生活。
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