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 > 第十五章 口吐人言

第十五章 口吐人言

作者: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rikajk.live,最快更新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最新章節!

    紀云禾本以為自己會要找很久,可沒走多久,下擺的線都還沒拆完,她倏爾看見前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凹坑。

    與這一片金光的天地不一樣,這凹陷之地中,竟然是一片青草地,有花,有樹,有小溪潺潺,凹坑正中,還有一間小屋子。

    如果這天地不是金色的,紀云禾還以為自己柳暗花明的踏入了什么南方村落。

    在這什么都沒有的十方陣之中,竟然還有這么一片世外桃源?

    紀云禾覺得稀奇,這總不能是封印鸞鳥的十位馭妖,特別給鸞鳥建的吧?唯一的可能,是青羽鸞鳥被關在里面這么多年,自己給自己造了一方天地。

    “倒也是個奇妖了!

    紀云禾說著,邁步踏入巨大的凹陷之地中。

    她越往里面走,越是發現這地方神奇。

    鳥語花香,一樣不少,但能聽到鳥聲卻看不到鳥,只能看到地上金色石頭雕的小鳥。能聽到遠處傳來的狗叫,但卻一直沒見到狗跑過來,只遠遠的看到一條金色的“狗”被放在大樹后面,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有聲音,有形狀,就是沒有生命。

    紀云禾在這奇怪的“世外桃源”中走了一會兒,一開始的好奇與新鮮過去,緊接著涌上心頭的情緒,竟是一種仿佛來自遠古曠世的寂寞。

    這天地之間,除了她,所有東西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那青羽鸞鳥在這里耗費數十年造就了這一片屬于她的天地,但她造不出任何一個與她一樣的鮮活生命。

    這些石頭鳥,石頭狗,聲音多生動,這曠古的寂寞,便有多煞人。

    紀云禾一時間有些恍惚,如果她也被永遠困在了這里……

    此念一起,竟讓她有些背脊發寒,她一轉頭,驀地看到背后一直牽連著她與鮫人的那根棉線。

    沒有更多猶豫,紀云禾不再往里面多走,她轉身到溪邊,摸了摸溪水,卻發現這無頭無尾的溪水,竟然卻是真的。

    她脫下外套,將外套扔到溪水之中,汲了水,便拎著濕噠噠的衣服,循著棉線的蹤跡往回走。

    回時的路總比來時快。

    紀云禾覺得自己只花了來時一半的時間,便重新找到了鮫人。

    他還是和她離開時看到的一樣,側躺著,手指蜷著那根紅線,一動也未動過。

    看見鮫人的一瞬,紀云禾只覺剛才那剎的空寂就如茶盞上的浮沫,吹吹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她沒有去和鮫人訴說自己方才的心緒變化,只蹲下身,將衣服上汲來的水擰了一些到他尾巴上,一邊幫他把水在尾巴上抹勻,一邊問:“背上傷口需要嗎?”

    鮫人點頭:“需要!

    紀云禾看了眼他依舊皮開肉綻的后背:“我不太會幫人療傷,下手沒什么輕重,你忍忍!

    “你很會幫我療傷!

    紀云禾沒想到,鮫人竟然說了這么一句話。

    仔細想想,他們認識這短短的時日里,她這已經是第三次幫他療傷了,第一次是在那牢里,她正兒八經的給他抹藥療傷,第二次,是她方才騙他頭來摸,第三次,便是現在。

    “我也就給你上藥、施術、汲點水而已!奔o云禾一邊說著,一邊把衣服上的水擰到鮫人的后背傷。

    水珠順著他的皮膚,流到那觸目驚心的傷口里。

    他身體微微顫了顫,似在消化水滲入傷口的疼痛,過了一會兒,他又聲色如常的開了口:“都很有效!

    這個鮫人……

    紀云禾看著他的傷口將那些水珠都吸收了進去,她盯著鮫人的側臉,見他并無半分玩笑的神色……他竟是真的打心里覺得,紀云禾給他的“治療”是有效的……

    第一次便罷了,先前她摸他頭也有效?

    紀云禾忽然間開始懷疑起來,這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一種法術叫“摸摸就好了”……

    將衣服上的最后一滴水都擰干了,紀云禾抖了抖衣服:

    “你先歇會兒,等你傷稍微沒那么疼了,我帶你去前面,那邊有你前輩留下的……產業!奔o云禾琢磨著找到一個她認為最適合的詞,來形容青羽鸞鳥留下的那一片凹地。

    而鮫人顯然對她這個詞沒什么概念,他只是沉默片刻,坐起身來:“我們過去吧!

    紀云禾見他坐起,有些愣神:“你不……”紀云禾轉眼看到他背上的傷口,卻神奇的發現,他那些看起來可怕的傷口,在溪水的滋潤后,竟然都沒有再隨著他的動作而流血了。

    乖乖……紀云禾詫異,心想,難道真的有“摸摸就好了”這樣的術法?

    她沒忍住,抬手自己摸了摸自己的頭頂,試圖將自己莫名失去的靈力找回來,但摸了兩下,她又覺得自己大概是傻了。

    她是人,這鮫人是妖怪,素來都聽聞海外鮫人長壽,身中油還能制成長明燈,他們有了傷,恢復快,大概也是族類屬性的優勢。哪個人能真的摸摸就把別人的傷給抹平了。

    又不是那傳說中的神仙……

    紀云禾感慨:“你們鮫人一族,身體素質倒是不錯!

    “勤于修行而已!

    又得到一句官方回答,紀云禾失笑,只覺這大尾巴魚,真是老實嚴肅得可愛。

    紀云禾伸手攙住他的胳膊,將他扶起:“大尾巴魚,你能走路嗎?”

    大尾巴魚垂下頭,紀云禾也跟著他垂下頭——

    只見他那巨大的蓮花一樣的尾巴華麗的鋪散在地,流光輪轉,美輪美奐,但是……并不能走路。

    華而不實!

    紀云禾在心里做了如此評價,緊接著便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大尾巴魚也有些沉默。

    兩人呆呆的站了一會兒,大尾巴魚說:“此處有陣,我行不了術法!

    “我也是!奔o云禾接了話,沒有再多說別的,一步跨到大尾巴魚身前,雙腿一跨,蹲了個標準的馬步,身體往前傾,把整個后背留了出來,“來,我背你!

    鮫人看著紀云禾的后背。

    她背脊挺直,好似很強壯,但骨架依舊是女孩子的瘦弱。

    鮫人伸出手,他的一只胳膊,就能有紀云禾脖子那般粗。

    紀云禾等了許久,沒等到鮫人爬上她的背,她轉頭瞥了鮫人一眼,只見鮫人站在她身后,直勾勾的盯著她,也不說話。

    紀云禾問他:“怎么了?怕我背不動你?”紀云禾勾唇一笑,是她特有的自信,“安心,我平日里,可也是個勤于修煉的人!

    “勤于修行,很好!滨o人承認她的努力。

    “那就趕緊上來吧,我背你,沒問題!

    “可是你太矮了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干脆把他綁了拖著走吧……紀云禾想著,這個誠實的鮫人,未免也太實誠了一點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努力把尾巴抬一抬!”紀云禾嫌棄他,沒了剛才的好脾氣,“沒事長那么長尾巴干什么,上來!”

    大尾巴魚被兇了,沒有再磨嘰,雙臂伸過紀云禾的肩頭,紀云禾將他兩只胳膊一拉,讓他抱住自己的脖子,命令他:“抱緊點,抱好!”

    鮫人老老實實的抱著紀云禾脖子。

    紀云禾手放到身后,將鮫人“臀”下魚尾一兜,讓鮫人正好坐在她手上。

    但當紀云禾伸到后面的手把鮫人“臀部”兜起來的時候,鮫人倏爾渾身一僵。

    紀云禾以為自己壓到他什么傷口了:“疼嗎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疼!睂嵳\正經的鮫人,忽然結巴了一下。

    紀云禾沒多問,將他背了起來。

    紀云禾很驕傲,雖然隱脈不見了,沒了靈力,但論身體素質,她在馭妖師里,也是數一數二的厲害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說我能背得動吧!

    她背著鮫人邁步往前,那巨大的尾巴末端還是拖在了地上,掃過地面,隨著他們走遠,留下了一路唰唰唰的聲音。鮫人在紀云禾背上呆著,似乎十分不適應,他隔了好久,才適應了,想起來回答紀云禾的話。

    “嗯,我剛才沒說你背不動,我是說,你太矮了!

    “……你就閉嘴吧!

    紀云禾覺得,如果順德公主哪一天知道這鮫人開口說話是這風格,她怕是會后悔自己“令鮫人口吐人言”這個命令吧。

    這鮫人說話,能噎死人。
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