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 > 第十七章 附妖

第十七章 附妖

作者: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rikajk.live,最快更新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最新章節!

    長意告訴紀云禾,這潭水下方深不見底。

    紀云禾琢磨著,這十方陣中,四處地面平坦,唯有他們所在這處是凹坑。且依照她先前在周圍的一圈探尋來看,這潭水應該也是這凹坑的正中。

    如果她估算沒錯,這潭水或許也就是是十方陣的中心,更或者,是陣眼所在,如果能撼動陣眼,說不定可以徹底打破十方陣……

    紀云禾探手掬了些許水珠在掌心。當她捧住水的時候,紀云禾知道的,他們的出路,便是在這潭水之中了。

    因為……手里捧著水,紀云禾隱隱感覺到了自己的雙脈,很虛弱,但真的存在。

    紀云禾細細觀察掌心水的色澤,想看出些許端倪。

    忽然之間,長意眉頭一皺:“有人!

    紀云禾聞言一怔,左右顧盼:“哪兒?”

    仿似要回答紀云禾這問題一樣,只聽潭水深處傳來一陣陣低沉的轟隆之聲,宛如有巨獸在潭水中蘇醒。

    紀云禾與長意對視一眼。

    水底有很不妙的東西。

    紀云禾當即一把將長意胳膊抓住,手上猛地用力,集全身之力,直接將長意從潭水之中“拔”了出來。紀云禾自己倒在地上,也把長意在空中拋出一個圓弧。

    鮫人巨大的尾巴甩到空中,一時間院中宛如下了一場傾盆大雨。

    而就在“雨”未停時,那潭水之中猛地沖出一股黑色的氣息,氣息宛似水中利劍,刺破水面,徑直向長空而去,但未及十丈,去勢猛地停住,轉而在空中一盤,竟然化形為鸞鳥之態!

    一……一只黑色的鸞鳥自潭水而出,在空中成型了。

    鸞鳥仰首而嘯,聲動九天,羽翼扇動,令天地金光都為之黯淡了一瞬。

    紀云禾驚詫的看著空中鸞鳥——這世上,竟然還有第二只青羽鸞鳥?當年十名馭妖師封印的竟然是這樣厲害的兩只大翅膀鳥?

    這念頭在紀云禾腦中一閃而過,很快,她發現了不對。

    這只黑色的鸞鳥,雖然與之前在外面看到的青羽鸞鳥只有顏色的區別,但它沒有腳;蛘哒f……它的腳一直在潭水之中,任由那雙大翅膀怎么撲騰,它也沒辦法離開水面一分。

    她被困住了,困在這一方潭水之地。

    黑色鸞鳥掙扎叫聲不絕于耳,但聽久了紀云禾也就習慣了,她壓下心中驚訝,轉頭問被她從水中拔出來的長意:“你剛才在水里和她打過招呼了?”

    “未曾見到她!

    “那她是從哪里鉆出來的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空中掙扎的黑色鸞鳥忽然之間一甩脖子,黑氣之中,一雙血紅的眼珠子徑直盯住了地上的紀云禾。

    “馭妖師!”

    黑色鸞鳥一聲厲喝:“我要吞了你!”羽翼呼扇,黑色鸞鳥身型一轉,巨大的鳥首向紀云禾殺來。

    殺意來得猝不及防,紀云禾倉皇之中只來得及挪了下屁股,巴巴的看著黑色鸞鳥的尖喙一口啄在她與長意中間的地面里。

    地面被徑直被那尖喙戳了一個深坑,深得幾乎將鸞鳥自己的頭都埋了進去。

    紀云禾看著那坑,抽了一下嘴角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多大仇……”

    紀云禾在鸞鳥抬頭的時候,立即爬了起來,她想往屋里跑,可黑色鸞鳥一甩頭,徑直將整個草木房子掀翻,搭建房屋的稻草樹木被破壞之后,全部變成了一堆金色的沙,從空中散落而下。

    紀云禾連著幾個后空翻,避開黑色鸞鳥的攻擊,可她剛一站穩腳跟,那巨大的尖喙大大張著,再次沖紀云禾撲面而來!

    便是這避無可避之時,紀云禾不再退縮,直勾勾的盯著黑色鸞鳥那張開的血盆大口,忽然之間,那尖喙猛地閉上,卻離紀云禾的臉,有一寸距離。

    黑色鸞鳥一直不停的想往前湊,但任由她如何掙扎,那尖喙離紀云禾始終有著一寸的距離。

    紀云禾歪過身子,往后望了一眼,但見鸞鳥像是被種在潭水中一樣,掙脫不得。鸞鳥很是生氣,她的尖喙在紀云禾面前一張一合,嘴閉上的聲音宛如摔門板似的響。

    紀云禾在她閉上嘴的一瞬間抽了她尖喙一下:

    “我說你這大雞,真是不講道理,我對你做什么了,你就要吞了我!

    被紀云禾摸了嘴,黑色鸞鳥更氣了,那嘴拼了命的往前戳,仿似恨不能在紀云禾身上戳個血洞出來,但愣是邁不過這一寸的距離。

    “你膽子很大!奔爸链藭r,長意才磨著他的大尾巴,從鸞鳥腦袋旁挪到了紀云禾身邊,“方才出分毫差錯,你就沒命了!

    “能出什么差錯!奔o云禾在鸞鳥面前比劃了兩下,“她就這么長一只,整個身板拉直了最多也就這樣了!

    鸞鳥被紀云禾的話氣得啼叫不斷,一邊叫還一邊喊:“馭妖師!我要你們都不得好死!我要吞了你!吞了你!”

    紀云禾打量左右打量著黑色鸞鳥,離得近了,她能看見鸞鳥身上是不是散發出來的黑氣,還有那血紅眼珠中閃動的淚光。

    竟是如此悲憤?

    “你哭什么?”紀云禾問她。

    “你們馭妖師……薄情寡性,都是天下負心人,我見一個,吞一個!

    嗯,還是個有故事的大雞。

    黑色鸞鳥說完這話之后,周身黑氣盤旋,她身形消散,化成人形,站在潭水中心,模樣與紀云禾之前在外面看到的青羽鸞鳥也是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一張臉與雪三月有七分相似。

    只是她一身黑衣,眼珠是鮮血一般的紅,而眼角還掛著欲墜未墜的淚水……

    怨恨,憤怒而悲傷。

    一個只奇怪的大雞。

    “哎,你和青羽鸞鳥是什么關系?”紀云禾不再兜圈子,開門見山的問,“你為什么被囚禁在這潭水之中?”

    “青羽鸞鳥?”黑色鸞鳥轉頭看紀云禾,“我就是青羽鸞鳥,我就是青姬。我就是被困在這十方陣中的妖怪!焙谏[鳥在潭水中心轉了一個圈,她看著四周,眼角淚水簌簌而下,盡數滴落在下方潭水之中。她指著金色的天,厲聲而斥,“我就是被無常圣者所騙,被他囚于十方陣中的妖!”

    無常圣者,當年同其余九名馭妖師合力布下十方陣,囚青羽鸞鳥于此的大馭妖師。

    紀云禾只在書上看過贊頌無常圣者的文章,卻從沒聽過,那圣者居然和青羽鸞鳥還有一段故事……

    不過這些事,都不是紀云禾能去探究的了。

    紀云禾只覺此時此地奇怪得很,如果這里被關著的是真正的青羽鸞鳥,那破開十方陣被放出去的又是誰?那青羽鸞鳥也自稱青姬,貓妖離殊應當是她的舊識,那時候離殊與她相見的模樣,并不似認錯。

    紀云禾心底犯嘀咕之際,長意在旁邊開了口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妖!遍L意看著黑色鸞鳥:“她身上沒有妖氣!

    “那她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恐怕……是被主體剝離出來的一些情緒!
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紀云禾曾在書上看過,大妖怪為了維系自己內心的穩定,使自己修行不受損毀,常會將大憂大喜這樣的情緒剝離出來,像是身體里產生的廢物,有的妖隨手一扔,有的妖將其埋藏在一個固定的地方。

    大多數時候,這些被拋棄的情緒會化作自然中的一股風,消散而去,但極個別特殊的出離強烈的情緒,能得以化形,世人稱其為附妖。

    附妖與主體的模樣身形別無二致。但并不會擁有主體的力量,身形也是時隱時現的。書上記載的附妖也多半活不長久,因為它并不是生命,隨著世間的推移,它們會慢慢消散,最后也化于無形。

    紀云禾從沒見過……化得這么實實在在的附妖,甚至……

    紀云禾看了一眼周圍破損的房屋。

    這附妖雖然沒有妖力,但身強體壯,憑著變化為鸞鳥的形狀,甚至能給周遭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壞了。

    “這附妖未免也太厲害了一些!

    “嗯,或許是主體的情緒太強,也或許是被拋入潭水中的情緒太多。經年累月便如此了!

    能不多嗎,紀云禾想,青羽鸞鳥在這里可是被囚禁了百年呢。

    紀云禾看著那黑衣女子,只見她在潭水中轉了兩圈,自言自語了幾句,忽然開始大聲痛哭了起來:“為何!為何!寧若初!你為何負我!你為何囚我!!”

    她淚水滴滴落入潭中,而伴著她情緒崩潰而來的,是潭中水動,水波推動面上的荷花,一波一波潭水蕩出,溢了這后院滿地。

    眼看著她周身黑氣再次暴漲,又從人變成了鸞鳥,她這次不再攻擊紀云禾,好似已經忘了紀云禾的存在,只是她發了狂,四處拍打著她的翅膀,不停的用腦袋在地上戳出一個又一個的深坑,弄得四周金色塵土翻飛不已。

    紀云禾捂住口鼻,退了兩步。

    “我們先撤,等她冷靜下來了再回來!奔o云禾看著發狂的黑色鸞鳥所在之地,眉頭緊皺,“如果我想的沒錯,出口,大抵也就在那潭水之中了!

    這附妖對馭妖師充滿了敵視,以至于紀云禾就碰了一下潭中的水她就立即沖出來攻擊她了。紀云禾要想出去,就必須把這附妖給化解掉了。

    但情緒這么強烈的附妖,到底要怎么化解……

    一個女人被男人騙了,傷透了心……

    紀云禾一邊琢磨,一邊蹲下身來,像之前那樣把長意背了起來。

    她兜著長意的尾巴,向前走,離開了這混亂之地,心思卻全然沒有離開。

    她琢磨著讓受情傷的人康復的辦法。紀云禾覺著,這要是依著她自己的脾氣來,被前一個負了,她一定立馬去找下一個,新的不來舊的不去。

    但這十方陣中,紀云禾上哪兒再給這附妖找一個可以安慰她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等等。

    紀云禾忽然頓住腳步。紀云禾看著抱住自己脖子的這粗壯胳膊。

    男人沒有,雄魚這兒不是有那么一大條嗎。

    紀云禾又把長意放了下來。

    長意有些困惑:“我太重了嗎?你累了?”

    “不重不重不重!奔o云禾望著長意,露出了疼愛的微笑,“長意,你想出去對不對!

    “當然!

    “只是我們出去,一定要解決那個附妖,但在這里,你沒有妖力,我沒有靈力,它又那么大一只,我們很難出去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的!

    “所以,如果我有個辦法,你愿不愿意嘗試一下?”

    “愿聞其詳!

    “你去勾引她一下。假裝你愛她,讓她……”

    話沒說完,長意立即眉頭一皺:“不行!

    被拒絕得這么干脆,紀云禾倒是有些驚訝:“不是,我不是讓你去對她做什么事……”紀云禾忍不住垂頭,看了一下鮫人巨大的蓮花尾巴。

    雖然……她也一直不知道他們鮫人到底是怎么“辦事”的……

    紀云禾清咳兩聲,找回自己的思緒:“我的意思是,你就口頭上哄哄她,把她心結給她哄散了。他們附妖,一旦解了心結,很快就消散了,對她來說也是一個解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!

    再一次義正言辭的拒絕。

    紀云禾不解: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說謊,也不欺騙!

    看著這一張正直的臉,紀云禾沉默片刻:“就……善意的謊言?”

    “沒有善意的謊言!遍L意神色語氣非常堅定,宛如在訴說自己的信仰,“所謂的‘善意’,也是對自己的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紀云禾扶額:“那怎么辦?難道讓我自己上嗎?”她有些氣的盯著長意,兩人四目相接,他眸中清澈如水,讓紀云禾再說不出一句讓他騙人的話。

    是的……

    事已至此,好像……

    只有她自己上了。

    紀云禾垂頭,摸摸自己的胸口,心想,裹一裹,換個發型,壓低聲音,自己擼袖子……

    上吧。
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