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 > 第二十七章 洛錦桑

第二十七章 洛錦桑

作者: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rikajk.live,最快更新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最新章節!

    紀云禾慢慢走回房間,背上被赤尾鞭抽打出來的傷口又裂開了,暈濕了后背的衣裳。

    她有些吃力的換下衣物,自己對著鏡子,將藥粉灑在傷口上。但給自己后背上藥,實在太難了,弄了幾次,藥粉灑得到處都是,但落到背上的卻沒有多少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紀云禾沒有嘆氣,房間卻倏爾傳來一道女孩子的嘆氣聲。紀云禾眉梢微微一挑,隨即看向傳來嘆息的房間角落,一言不發的,將手中的藥瓶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藥瓶拋向空中,卻沒有摔在地上,而是堪堪停在了半空中,宛如被人握住了一樣。

    藥瓶飄飄搖搖的,從空中搖晃而來。

    “你倒一點不怕我接不住!狈块g又傳來了女孩子的聲音,音色俏皮且活潑,“待會兒摔碎了,我可不給你去拿新的藥!

    紀云禾聞言,卻是對著鏡子笑了笑,在經歷了昨日到今天的事情之后,她臉上的笑容總算是帶了幾分真心。

    “放你出去這么多年,這個瓶子都接不住,那我可該打你了!奔o云禾說著,向床榻上走去。

    而那藥瓶子便晃晃悠悠的跟著她飄到了床榻邊。

    紀云禾往床上一趴,將自己血肉模糊的后背裸露出來:“輕點!

    那藥瓶矮了一些,紅色的瓶塞打開,被扔到了一旁,女孩嬌俏的聲音再次傳了出來:“你還知道叫輕點呀,我看你回來,脫衣服給自己上藥的陣勢,像是全然不知道疼似的。我還道我的護法比之前更能忍了呢!

    隨著這念叨的聲音,藥瓶挪到紀云禾的后背上方,藥粉慢慢灑下,均勻且輕柔的鋪在紀云禾的傷口上。

    藥撒上傷口時,紀云禾的疼痛終于在表情上顯露了出來,她咬著牙,皺著眉,拳頭握緊,渾身肌肉都緊繃著,而藥粉并沒有因此倒得快了些,藥粉仔仔細細的,被灑到了每一個細小的傷口上。

    直到藥瓶立起來,被放到了一邊,紀云禾額上的汗已經淌濕了枕頭。

    “好了!迸曒p快道,“藥上完了,繃帶在哪兒?你起來,我給你包一下!

    “在那柜子下面!奔o云禾沙啞的說著,微微指了一下旁邊的書柜。

    片刻后,書柜門被拉開,里面的繃帶又臨空“飄”了出來,在紀云禾身上,一層又一層的繞了起來。

    紀云禾瞥了一眼身側,道:“還隱著身,防我還是防賊呢?”

    “哦!”那聲音頓時恍悟,像是才想起來這件事一樣,“平日里隱著身這樣活動方便,我都差點忘了!痹捯粢宦,紀云禾床榻邊,白色光華微微一轉,一個妙齡少女悄然坐在那處,手里還握著沒有纏完的繃帶。

    少女轉頭,咧了一個大大的笑容出來,就像是一個小太陽,將紀云禾心頭的陰霾照散了許多。

    洛錦桑,也是一個馭妖師,只是她與其他馭妖師不一樣的是,在所有人的印象中,洛錦桑是個已死的人。

    她死在五年前立冬那日,馭妖谷中抓來的一只雪妖瘋了,她去制伏雪妖,卻被雪妖整個吞了進去。所有人都以為她死了,紀云禾也是這么以為的。

    洛錦桑性格活潑,天真可愛,是在這谷中難能可貴的保持著自己真性情的人。和雪三月不一樣,紀云禾把自己的秘密和雪三月分享,她們共擔風雨,而對洛錦桑,紀云禾則像保護妹妹一樣保護著她。

    在洛錦!八馈焙,紀云禾為此難過了很長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等到漸漸走出悲傷,她卻發現……自己身邊開始發生很多難以解釋的事件……

    比如屋子里的食物老是莫名其妙的不見,角落里總是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,房門會在無風無雨的半夜忽然打開……

    紀云禾覺得自己宛如撞了鬼。

    那段時間,素來心性堅強的她都被折騰到難以入眠,在屋中又掛黃符又燒香,幾次找到雪三月,兩人蹲在屋里,半夜等著“抓鬼”,卻毫無所獲。

    折騰了大半個月,還是經離殊提醒,兩人才知道這房間里,有另一個看不見的人的氣息。

    又折騰了很長時間,紀云禾與雪三月才確定了那人是洛錦桑。

    是洛錦桑被吞進雪妖肚子后,沒有斃命,雪妖被殺之后,她從雪妖肚子里爬了出來,但所有人都看不見她了。她也不知道怎么讓自己出現在眾人面前,說話沒人能聽到,甚至有時候還能穿墻而過,好似真的變成鬼了似的。

    她十分慌張,第一時間就跑來找紀云禾,但紀云禾也看不見她,她只能蹲在紀云禾屋子里,不知所措,瑟瑟發抖,如此過了幾天,肚子還餓得不行,于是便開始偷拿紀云禾房間里的東吃。

    后來,在離殊的提點下,紀云禾和雪三月開始研究“治療”洛錦桑隱身的辦法。

    終于是弄出了些心法,讓洛錦桑學了,雖沒辦法將她變得與常人一樣,但好歹讓她能控制自己什么時候隱身了。

    打那以后,紀云禾便沒讓洛錦桑在他人面前出現過,她讓洛錦桑離開馭妖谷,去看外面的世界,去外面游歷。她的“隱身之法”讓她變成了唯一一個,不用受馭妖谷,也不用受朝廷控制的馭妖師。

    洛錦桑時不時隱著身跑回來找紀云禾,與她說說外面的事情,每當紀云禾看著她,看她笑,看她鬧,紀云禾總會覺得,這個人世,還沒有那么糟。

    “錦桑,你這次回來得可有點慢了!贝寐邋\桑給紀云禾包扎完了,紀云禾好整以暇的看著她,“都哪兒瘋去了?”

    洛錦桑撓了撓頭:“你借花傳語給我,我早就聽到了,但……被那個空明和尚耽誤了一會兒!甭邋\桑笑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她與紀云禾提過,她在外面喜歡上了一個不太正常的和尚,這個和尚不愛喝酒不愛吃肉,當然也不愛她,他就愛拎著一根禪杖到處走,見不平就管,見惡人就殺。

    一點出家人的心性都沒有。

    但洛錦桑喜歡他喜歡極了。天天跟著在他后面追。奈何空明和尚不搭理她,神出鬼沒的,常常讓她找不見人。

    “那和尚還那樣?”紀云禾問她。

    “哪樣?”

    “見不平就管,見惡人就殺?”

    “對呀!”

    紀云禾一聲輕笑,“遲早被朝廷清算!

    “可不是嗎!”洛錦桑一盤腿坐上了紀云禾的床,“前段時間,他見一個老大的官作威作福欺壓窮人,又一棒子殺過去,把人家大官,連帽子帶腦袋,全都打掉了,嗨……”洛錦桑狠狠嘆了口氣,“朝廷發通緝令,懸賞那么高!”

    洛錦桑把手高高的舉起來,比劃了一下,又噘嘴道:“要不是看在我喜歡他的份上,我都想去把他抓去拿賞金了!

    紀云禾笑道:“空明和尚出了這事兒,你怎么舍得回來?不去護著他了?”

    “這我要感謝咱們馭妖谷呀!甭邋\桑笑得眼睛都瞇起來了,“把那青羽鸞鳥一放跑,外面全都亂了,大國師那邊,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那只鳥身上去了,空明和尚繼續逍遙自在,我就接到了瞿曉星,把他安頓好了,這不就馬不停蹄的回來找你了嗎!

    “瞿曉星安頓得妥當嗎?”

    “妥妥當當的。沒問題,我跟大和尚在地上打了好久的滾,讓他幫我照看瞿曉星。那和尚脾氣差了點,但脾氣是說一不二的,答應人的事,從不食言,不會騙我!

    紀云禾搖頭,連連感慨:“嘖嘖,不得了了,現在能把空明和尚拿捏住了啊!

    洛錦桑嘿嘿一笑:“你呢?我家云禾叫我回來干嘛來著?你這是為啥挨的打呀?”

    提到這事,紀云禾面上的笑漸漸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錦桑,我要你去幫我偷林滄瀾的藥!奔o云禾沉著臉色道,“越快越好,馭妖谷,要變天了!

    不管谷主是林滄瀾還是林昊青,對紀云禾來說,都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對她來說唯一的好事,就是離開這里。

    而現在,她還想帶著長意,一起離開這里。
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