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 > 第三十三章 同謀

第三十三章 同謀

作者: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rikajk.live,最快更新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最新章節!

    林滄瀾的尸體在旁邊已經涼透。

    而此時房間沉寂得,卻猶如還站在這房間里的兩個活人,也已經死去了一般。

    終于,紀云禾從床榻上走了下來,站到了林昊青面前,她比林昊青矮了大半個頭,但氣勢卻也并不輸他。

    “林昊青!彼仓焙羲拿,沒有任何拐彎抹角,“事到如今,若我依舊與你為敵,我會感到很可惜,但我也并不畏懼!

    “呵!绷株磺嘁宦暲湫,隨即陰沉的盯著紀云禾,“我看你是沒有想清楚,你帶走鮫人,不僅是與我為敵,也是與整個馭妖谷為敵,更甚者,是與順德公主,與整個朝廷為敵!”林昊青邁向前一步,逼近紀云禾,“且不說你能不能將鮫人從馭妖谷中帶走,便說你將他帶走了,你以為事情就結束了?你和他便能得逍遙自在了?”

    林昊青丟給紀云禾兩個字:“天真!

    “天不天真我不知道!奔o云禾道,“我只知道,他屬于大海,不屬于這兒!

    “他已經開了尾,你以為他還屬于大海?”

    林昊青提到此事,紀云禾拳心一緊,她默了片刻。最終還是仰頭,直視林昊青,執著的告訴他:

    “他屬于!

    不管他有沒有被開尾,亦或者變成了其他不同的模樣,他那漂亮的大尾巴,出現過,便不會消失。

    在紀云禾看來,長意永遠屬于那澄澈且壯闊的碧海,不管是過去,現在,還是誰也看不穿的未來。并且她堅信,長意也終將回到大海之中。

    林昊青看著紀云禾堅定的眼神,默了片刻,“你想清楚,我只給你這一次機會。你求了那么多年的自由,便要為這鮫人放棄嗎?”

    紀云禾聽罷林昊青的話,歪著腦袋思索了片刻:“林昊青,你要殺林滄瀾,我碰巧前來,助你一把,所以,這個機會不是你給我的,是上天給我的。而自由,也不是你給我的。它本來就該是我的!

    紀云禾說罷,在方才的思考之后,她心中也已有了數,今日算是與林昊青談崩了。

    沒了林滄瀾,她與林昊青短暫的和解之后,該怎么爭,還得怎么爭。

    紀云禾邁步要離開,林昊青側身問她:“解藥你不要了?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,你現在也給我不了我!奔o云禾指了指椅子上林滄瀾的尸體,“你先想好怎么安葬他吧。谷中的老人、朝廷的眼線、大國師的意志,都不會允許一個弒父的叛逆之人登上谷主之位。他們要的是一個絕對聽話馭妖谷主!

    紀云禾出了里間,往屋外走去?上袷且退齽偛诺脑拋韨呼應一樣,在紀云禾即將推門而出的時候,外面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。

    “谷主!谷主!”

    門外,有一名馭妖師慌張的呼喊著,他停在門邊,著急的敲了兩下門。

    在外面初升的朝陽中,馭妖師的身影投射在門上,與紀云禾只有一門之隔。

    紀云禾推門而出的手停住了。

    其實,在她與林昊青談崩了之后,紀云禾最好是能真的扳倒林昊青,自己坐上谷主之位。讓眾人知道是林昊青殺了林滄瀾,這是再好不過的辦法,他會被馭妖谷中的人摒棄,會被朝廷流放,彼時,紀云禾便是做馭妖谷谷主的最佳人選。手握權力,而身側再無干擾之人,她便能更方便的將長意帶出這囚牢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馭妖師在門外,她如今和林昊青都在這屋中,二人身上皆有鮮血。

    林滄瀾是誰殺的,這事情根本說不清楚。

    紀云禾轉頭,看向屋內的林昊青。

    林昊青隨即走了出來,與紀云禾對視一眼,兩人都沒有說話,直到外面的人再次敲響房門:“谷主!”馭妖師聲色著急,仿佛下一瞬便要推門進來。

    “谷主身體不適正在休息!绷株磺嘟K于開了口,“何事喧鬧?”

    聽見林昊青的聲音,外面的馭妖師仿佛終于找到了一個主心骨:“回少谷主!前山外傳來消息,順德公主擺駕馭妖谷,現在御駕已到山門前了!”

    紀云禾一愣,隨即心頭猛地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林昊青也是一臉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少谷主,順德公主御駕已經到山門前了!還請少谷主快快告知谷主,率我馭妖谷眾馭妖師,前去接駕呀!”

    順德公主……

    那個高高在上,仿佛只存在于傳言中的“二圣”,竟然……親臨馭妖谷了……

    紀云禾與林昊青對視一眼,兩人卻不約而同的望向里屋已然涼了尸身的林滄瀾。

    紀云禾微微握緊拳頭。

    林滄瀾死得太不巧了。若叫順德公主知道是他們二人殺了林滄瀾,他們兩人都會被打上不忠不孝,以下犯上的烙印,朝廷不喜歡叛逆的人,順德公主尤其如此。

    “少谷主!”

    外面的馭妖師聲聲急催。

    紀云禾用手肘碰了微微失神的林昊青一下。林昊青回過神來,定了定心神:“知道了,你先帶眾馭妖師去山門前,待我叫醒谷主,便立即前去迎接!

    “是!

    外面馭妖師急急退去。

    也虧他來得急去得也急,并未發現這谷主的住處經過昨夜的打斗,有任何不對。

    待人走后,林昊青與紀云禾一言未發,但都回到了里屋。

    兩人看著輪椅上斷氣的林滄瀾,他仍舊睜著眼睛,宛如猶對人間有那么多的欲望和不甘,而他脖子上的傷口卻讓人看得觸目驚心。

    林昊青沉默的抬手,將林滄瀾的雙眼拉下。

    “老頭子活著,活得不是時候,死了,卻也給人添亂!彼f得薄涼。

    紀云禾看了林昊青一眼:“他活著該恨他,死了便沒他的事了!奔o云禾往四周看了一眼,“現在抬他出去埋了太惹人注目,也沒時間做這些事了!

    “你待如何?”

    紀云禾抬手,往床榻上一指:“你給他抬上床去,蓋好被子,擋住脖子上的傷口!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林昊青冷笑,“等他活過來嗎?”

    “他活過來,你我也得死!奔o云禾看著林昊青,“收起你說風涼話的態度,你我之間,該爭的爭,該搶的搶,但在順德公主面前,你我就是一根繩上的螞蚱。你殺了林滄瀾,我的手也不干凈,現在,你和我,就好好的,聯手演一出戲,將那尊不請自來的神,趕緊送走!

    紀云禾說這話時不卑不亢,神色模樣鏗鏘有力,林昊青看著她,臉上的諷笑,到底是收斂了起來。
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