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 > 第四十章 三生有幸

第四十章 三生有幸

作者: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rikajk.live,最快更新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最新章節!

    面對紀云禾的這一番話,林昊青久久未能言語。

    他沉默的看著紀云禾,適時屋外陽光正好,照進屋里的時候,讓時光變得有些偏差,他好似又看到面前這個女子長出了蝴蝶翅膀,她又在和他說,我又要出發啦,我這次一定會飛過那片滄海。

    固執得讓人發笑,又真摯得讓人熱淚盈眶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過了良久,林昊青終于開了口,這三個字好似沒有由頭,讓人無從作答,但紀云禾很快便回答了他。

    “我心疼他!标柟庑闭赵诩o云禾身上,將她的眸光抹得有些迷離,她身上仿似同時擁有了尖銳和溫柔,她說,“我最終也未獲得的自由,我希望他能失而復得。如果我的生命還有價值,那我希望用在他身上!

    林昊青微微有些失神的望著紀云禾。

    時隔多年,走到現在,林昊青終于變成了那個只在乎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而紀云禾,卻想要用自己的生命,去換取另一個人的自由。

    時光翩躚,命運輪轉,他們到底是在各自的選擇中,變成了不一樣的兩種人。

    談不上對錯,論不清是非,只是回首一望,徒留一地狼藉,滿目荒涼。

    紀云禾從椅子上站了起來,驚醒了恍惚夢一場的林昊青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,谷主?”她微微笑著,問他,“便當做是我的遺愿,看在這么多年的糾葛份上,送我一程唄!

    林昊青沉默了很久,在馭妖谷暮春的暖陽中,他看著紀云禾的笑臉,也勾了勾唇角。

    “好!

    “多謝!

    沒有再多的言語,紀云禾利落的轉身。

    “紀云禾!

    紀云禾微微側過頭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什么時候走?”

    紀云禾沉思了片刻:“今日你便寫信給朝廷吧,讓他們派人來接我們,算算信件和他們來的時間,三日后就該啟程了!奔o云禾笑道,“正好,還可以看你坐上厲風堂的谷主之位!

    林昊青垂下頭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現在便幫你寫信!

    紀云禾擺擺手,走入了屋外的陽光之中。

    她回了小院,洛錦桑還在院子里坐著喝茶,紀云禾告訴她:“錦桑,你這次回來,真是給我出了一個好主意!

    “什么?林昊青答應把谷主之位讓給你啦?你可以放鮫人走了?”

    紀云禾笑笑:“對,三天后,我就可以帶鮫人走了,你先出谷,到外面去找你的空明和尚,如果能打聽到雪三月的消息,就更好了。你和他們會合,然后在外面等等我!

    “哎?你拿到谷主之位,不做谷主,是要帶著鮫人跑路?”

    “對!奔o云禾把茶杯和茶壺遞給她,“這套茶具用了這么多年,我還挺喜歡的,你先幫我帶出去,自己用著,回頭我來找你拿!

    洛錦桑一聽,立即應了:“好勒。終于是大業有望了!”

    紀云禾笑著看她:“你快出谷吧!

    “嗯,好。那我先走了,你大概什么時候能成事?”

    “大概……十天之后吧!

    洛錦桑隱了身,帶著她的茶具,叮叮當當的走了。目送洛錦桑走遠,紀云禾看了眼已經開始往下沉的夕陽,她深吸一口氣,轉身往囚禁長意的牢中而去。

    紀云禾走入牢中時,長意正在自己和自己下棋。

    棋盤是她之前和他一起在地牢里畫的,棋子是她拿來的,她教了長意,玩了幾局,長意沒有心計,總是下不過她,但卻也不生氣,很有耐心,一遍又一遍的吸取失敗的教訓,是一個再乖不過的好學生。

    紀云禾走進地牢,長意轉頭看她,眸光沉靜,沒有半分怨氣,似乎這幾日紀云禾的避而不見根本不存在一樣。

    他對紀云禾道:“我自己與自己對弈了幾局,我進步很大!

    這個學生,也絲毫不吝惜夸獎自己。

    紀云禾笑著,打開了牢門,走了進去:“是嗎,那我們一起下一局!

    長意將棋子收回棋盒,將白色的棋盒遞給了紀云禾。紀云禾接過。兩人心照不宣的,都沒有再提那日順德公主之事。沒有提紀云禾的狼狽以及她情緒的崩潰。

    他們安安靜靜的對弈了一局。這一局棋下完,已是半夜。

    長意還是輸了,可他“存活”的時間,卻比之前每一次都要久。

    “確實進步了!奔o云禾承認他的實力。

    長意看著棋盤,尚且還在沉思:“這一步走錯了,之后便是步步錯。無力回天!

    紀云禾靜靜等著他將敗局研究透徹了,總結出了自己失敗的原因,然后才看著他,開口道:“長意,我想……讓你幫個忙!

    長意抬頭看她,清澈的藍色眼瞳清晰的映著紀云禾的身影。

    而在這樣的目光注視下,縱使紀云禾來之前已經給自己做了無數的暗示和準備,但到這一刻,她還是遲疑了。

    她遲疑著,要不要欺騙他,也猶豫著,自己接下來要說的話,會不會傷害他。

    但世間總是如此,難有雙全之法。

    “長意!奔o云禾平靜的看著他的眼睛,聲色沉穩道:“你愿意……去京師,侍奉順德公主左右嗎?”

    長意靜靜的看著紀云禾,眼神毫不躲避:“你希望我去?”

    “對,我希望你去!

    長意垂了眼眸,看著地上的慘敗的棋局。

    地牢石板上刻著的簡陋棋盤上,棋子遍布,他頗有耐心的一顆一顆的將他們撿回去,白的歸白的,黑的歸黑的。一邊有條有理的撿著,一邊絲毫不亂的答著。

    “你希望,我便去!

    紀云禾早就猜到長意會怎么回答,而坐在這幽暗牢籠間,聽著這平淡如水的回答,在棋子如何的清脆撞擊聲中,紀云禾還是忍不住心尖震顫。

    她看著沉默的長意,只覺心間,百味陳雜,而所有的洶涌情緒,最終都止于眼中。

    “長意!彼旖枪戳似饋,“你真的太溫柔!

    長意撿了所有的棋子,抬眼看紀云禾。

    “我不愿你,再受這人世折磨!

    “多謝你!

    紀云禾站起了身來,她背過身去:“明日,我再來看你!

    她快步走出牢中。腳步一刻也未敢停歇,她一直走,一直走,一直走到了荒涼的花海深處,再無人聲,她才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星河漫天,她仰頭望著浩渺星空,緊緊咬著牙關,最后抬手,狠狠的在自己心頭錘了兩拳。用力的打得自己躬起了背。

    你不愿我再受人世折磨。

    而我更不愿你,再在人世浮沉。

    所以,抱歉,長意。

    同時,也那么感謝感激,三生有幸得見你……
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