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 > 第五十一章 生機與絕境

第五十一章 生機與絕境

作者: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rikajk.live,最快更新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最新章節!

    大國師用衣袖,將地上紀云禾先前嘔出來的黑血一抹,也不嫌臟,直接拿在眼下探看。

    “黑血,黑氣,腥紅眼瞳!贝髧鴰煻紫律,左右打量紀云禾,他一抬手,要去觸碰紀云禾的眼睛,忽然間周圍的黑氣一動,立即在紀云禾面前變成一道屏障,阻礙了大國師蒼白的指尖。

    紀云禾一怔,大國師也微微一挑眉。

    “這妖力,你雖無法控制,但卻知道自己護主!彼H感興趣的勾起了唇角,“不錯!

    他指尖退開,黑氣便也自動散開,狀似無序的飄在四周。

    紀云禾轉頭看了眼四周的黑霧:“這是我的……妖力?”

    妖怪的妖力便如馭妖師的靈力一般,都是他們才會擁有的力量。大多數妖怪,在使用妖力的時候,妖力會發出自己特有的光華,離殊的光華是紅色,血祭十方時,紅光遍天,喚醒了鸞鳥。而除非像青羽鸞鳥或者長意那般的,光華無色,是為最上。

    妖怪這樣的物種,也是奇怪,死而無形,是得大道。光華無色,也是大道。他們骨子里求的,仿佛就是那傳說中的“無”字。

    不像人。

    普通人也好,馭妖師也好,求的……都是一個“得”字。

    “沒有哪只狐妖是黑色的!贝髧鴰煹穆曇魧⒓o云禾拉了回來,他道,“九尾狐更沒有!

    或者更精確的說,這個世界上,從來沒有出現過擁有黑色光華的妖怪。

    為什么?

    大國師瞇眼打量紀云禾,眼中的興趣越發的濃厚。好似終于找到一件稀奇事,他一定要探個究竟,“你的身體里,到底發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便是此時,大國師話音未落,外面倏爾傳來姬成羽緊張的聲音:“公主!公主!師姐!國師有令,此處不能進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肆!我大成國有何地本宮不得進?”

    這一聲呵斥,附了一聲響亮的掌摑之聲,隨后,妝發未梳,一襲艷紅睡袍的順德公主赤腳踏入牢中,她往牢里一看,那一雙看盡天下十分艷的眼睛,微微睜大。

    姬成羽跟著走了進來,站在順德公主身邊,臉上還留著一道鮮明的掌摑印記。姬成羽沒有多言,頷首對大國師行禮:“師父,徒兒無能。未攔住師姐!

    大國師眼睛都未斜一下,只掂量這紀云禾身邊的黑氣道:“無妨,出去吧!

    “是!

    姬成羽剛要退下,紀云禾卻是一轉頭,與牢外的順德公主四目相接。

    紀云禾倏爾一笑:“好久不見,公主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未等順德公主多說一個字,紀云禾周身黑氣倏爾一動,沖過已經被撞碎了禁制的欄桿,徑直向順德公主殺去!

    順德公主一驚,她是皇家唯一一個身有雙脈的孩子,也是大國師的徒弟,她身體之中也有靈力,她當即結印,卻半點沒擋住紀云禾的攻勢!那黑氣如箭撞破她的靈力之印,直取順德公主的心房!卻在里順德公主心房僅一寸之際,那黑氣猛地被一道白光擋住。

    黑氣與白光相撞,宛如撞動了一幢古老而巨大的鐘,鐘聲回響,在房中經久未絕。

    順德公主愣在當場,姬成羽也愣在當場。

    牢中寂靜許久,卻是紀云禾先開了口。她對著大國師一笑,道:“看來,我也不是完全不能控制它!奔o云禾身邊的黑氣飄到她臉頰邊,似絲帶,拂過她的臉頰,“想讓它做的事,它還是做了!

    “你想殺本宮?”大國師沒回答,外面的順德公主微微瞇起了眼,盯著牢中的紀云禾,“弄丟鮫人,背叛皇命,而今,還欲殺了本宮,紀云禾,你好大的狗膽!

    紀云禾嘴角掛著幾分輕蔑的弧度,好整以暇的看著牢外的順德公主:“我不想殺你,我只是好奇,順德公主的心,到底是不是黑的,和我這周身黑氣的顏色,有什么不同。若你因此死了,那只能算作是我順手,再做了一件好事!

    紀云禾的態度與言詞,皆讓順德公主不悅,順德公主微微握緊拳,大國師瞥了她一眼:“你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言辭間,語意也都溫和,并無責怪順德公主強闖之罪。紀云禾心道,都說大國師極寵順德公主,看來傳言不假。

    “師父,夜里聽見國師府傳來大動靜,心中憂心,其他人不敢前來,我便來了!表樀鹿骺粗o云禾,“沒想到,徒兒一直翻天翻地要找的人,竟然在你這兒!

    順德公主此時方找回自己的驕傲,她背脊挺直,微微仰高了下巴,赤腳踏過地面,撞破大國師為了保護她,在她身前留下的白色咒印。

    “師父!表樀鹿鞯故且膊晃窇钟诜讲偶o云禾的攻擊,她徑直走到了大國師身后,身處滿室黑氣包圍之中,離紀云禾,便只有一個大國師的距離。

    “我要殺了她!本Y了金絲花的指尖點了一下紀云禾。高傲一如當初駕臨馭妖谷之際。

    紀云禾也是一身狼狽坐在墻角,狼狽更甚在馭妖谷見到順德公主那日。

    只是,比起當時,如今的紀云禾,心情實在是好了不少。不為別的,只因她對如今的順德公主——不畏懼。

    她找不到長意,她也殺不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殺不了我!

    “不能殺她!

    紀云禾幾乎是和大國師同時說出這句話。

    于是紀云禾滿意的在順德公主臉上看到了一絲更加惡毒的……噬殺之意。

    “此乃罪人。她令我痛失鮫人,且叛逆非常,留不得!

    “那是之前!贝髧鴰煹。

    順德公主眉頭緊皺:“師父何意?”

    “她如今,是我的藥人了!

    是的,紀云禾如今,是大國師的藥人了,他說她是新奇之物,必然對她多加研究,暫時是不會放任任何人殺掉自己。

    在這天下,這都城,有什么比變成大國師想要保的人,更安全的選擇呢?

    大國師說不能殺,所以,饒是尊貴如天下二主的順德公主,也不能殺。

    紀云禾笑著看順德公主,他們現在,誰都殺不了誰,但只要順德公主抓不到長意,紀云禾便永遠可以在她面前,做微笑的那一個。

    紀云禾捂住心口,本應該在今夜將她糾纏不休的劇痛,此時也消失不見。之前困擾她的,要奪她性命的東西,此時卻意外的給了她生機。命運好似帶她去棺材里面趟了一遭,然后又將她拎了出來,告訴她,先前的一切,只是開了一個玩笑。

    而順德公主,也不甘如此放棄,片刻后,順德公主點了點頭:

    “好,師父,從今往后,徒兒愿隨你,共同煉這藥人!

    紀云禾望著順德公主,只見這天下二主之一,嘴角的笑,猶似毒蛇一般陰冷邪惡:“論試藥煉丹,宮中的法子,可也不少!

    大國師依舊只看著紀云禾身側的黑氣,無所謂的應了下來:“可!

    順德公主便笑得更加燦爛了一些。

    紀云禾知道,這就是命運。

    命運就是剛把她拉出棺材,又一個不小心把她撞進去的小孩。

    說玩你,就玩你,半點都不含糊。

    到了深夜,姬成羽走了,順德公主走了,看完黑氣變化的大國師也走了。

    獨留紀云禾一人坐在牢里,禁制重啟,牢中黑氣未飄散,只是如困獸一般,在牢中飄動,牢外只有一個點在墻上的蠟燭,不知匹配的跳躍著火光。

    “活下去……我還可以嗎……”紀云禾失神的望著那一丁點燭光,近乎自言自語的呢喃,“自由還能期待……嗎?”
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