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 > 第五十三章 北方苦寒地

第五十三章 北方苦寒地

作者: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rikajk.live,最快更新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最新章節!

    再次感知到外界存在的時候,紀云禾心里只有一個想法。

    她這條命,可真是爛賤,這么折騰,也沒有死掉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再挺挺吧。

    紀云禾想,長意還沒有回到大海,還沒回到他原來的生活,那么她便有了堅持下去的理由。她這條爛命,還不能止步于此。在這國師府內,一定還有她能幫助長意做的事,比如說——

    殺了順德公主。

    大國師力量強大,然則他對長意并沒有什么興趣,他感興趣的,是她這個半人半妖的怪物。真正想要害長意的,只有順德公主。如果殺了她,長意就算在陸地上呆著,也無甚危險了。

    紀云禾睜開了眼睛。

    熟悉的牢籠,一成不變的幽暗環境,但是在她身邊,那黑色的氣息卻不見了。紀云禾伸出手,她的手掌干瘦蒼白,幾乎可以清晰的看見皮下血管。這一個月來,一直附著在她身上的黑氣,完全消失無蹤,她摸了摸手臂,先前被割開的口子也已不見了,她的身體,好似回到了妖力爆發之前那般平衡的狀態。

    “我果然沒想錯,那海外仙島上的奇花之毒,確有奇效!贝髧鴰煹穆曇糇岳位\之外傳來。

    紀云禾一轉頭,但見大國師推開了牢籠的門,走了進來,他在她身側蹲下,自然而然的拉過紀云禾的手,指尖搭在了她的脈象上。

    他診脈時當真宛如一個大夫,十分專注,只是口中的言詞卻并非醫者仁心:“隱脈仍在,靈力尚存,妖力雖弱,卻也平穩。應當是隱在了你本身血脈之中。汝菱做了件好事!

    汝菱,是順德公主的名字,除了大國師,這世間,怕再沒有人敢如此她。

    “好事?”紀云禾好笑的看著大國師。

    大國師淡漠道:“隱脈是你的靈力,而普通人也擁有的脈搏,現在,被你的妖力所盤踞。我命人從海外仙島尋來的奇花之毒,促成了妖力與靈力的融合,令你現在,是名副其實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怪物!奔o云禾打斷他的話,自己給自己定下了名稱。

    “你若喜歡這么稱呼自己,倒也無妨。同時擁有妖與馭妖師之力,世間從未有之,你該慶幸!

    紀云禾一聲冷笑:“姬成羽說,這毒,你本還要煉制!

    “嗯。還未煉制完成,有何不妥,需得再觀察些時日!

    “觀察?”紀云禾問,“讓順德公主,再給我施以酷刑?”

    大國師放開她的手腕,余溫仍在她皮膚上停留:“這是研究你,必需的手段!贝髧鴰焻s已經要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紀云禾看著他一身縞白的背影,揚聲道:“國師大人,我很好奇,你和順德公主這般身在高位的人。是看慣了殘忍,還是習慣了惡毒?你們對自己所作所為,便無絲毫懷疑……或者悲哀嗎?”

    大國師腳步微微一頓。他側過頭來,身影在墻上蠟燭的逆光之中顯得有些恍惚:

    “我也曾問過他人,這般言語!

    紀云禾本是挑釁一問,卻未曾想,得到了這么一句回答。

    這是什么意思?這個大國師,難道也曾陷于她如今這般難堪絕望的境地之中?

    沒有再給紀云禾更多的信息,也沒有正面應答她的問題,大國師轉身離開,只留紀云禾獨坐牢中。紀云禾不再思索其他,這些高位的人如何想,本也不乖是她該去思考的事情。她盤腿坐在墻角,往內探索,尋找體內的兩股力量。

    她必須蓄積力量,這樣才能在出其不意的時候,殺了順德公主。

    五日后。

    順德公主帶著朱凌又來了,幾日未出現,順德公主的情緒,相較之前,沉了許多,她似乎隱隱壓抑著憤怒。

    一旁朱凌得見牢中的紀云禾臉上難得恢復了一絲血色,冷哼一聲:“倒是還陰差陽錯的便宜她了!

    朱凌這話使順德公主更加不悅:“朱凌。慎刑司照著赤尾鞭做的鞭子呢?”

    “應當是做好了,我去幫公主找找!敝炝枵f著走到了一旁的刑具處,翻找起來。

    順德公主則上前兩步,站在布下禁制的牢籠外,盯著里面仍舊在打坐的紀云禾,倏爾道:

    “鮫人聯合空明和尚以及一眾叛逃的馭妖師,帶著一批逃散的低賤妖怪,在從北方苦寒地出發,一路向南,殺到了北方馭妖臺。

    紀云禾聞言,宛如忠于微微睜開了眼睛。她沒有抬眼看順德公主,只看著面前的地面,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“馭妖谷的護法大人,你放走的鮫人,可真是給本宮和朝廷,找了好大的麻煩!

    紀云禾這才抬眼,看向牢外的順德公主,然后滿意的在順德公主臉上,看到了惱羞成怒、咬牙切齒和陰狠毒辣。

    她那張高高在上的臉,終于因為內心的憤怒,展現出了丑陋的模樣。

    云禾知道接下來將要面臨什么,但她此時卻心情頗好的笑了起來:“順德公主,辛苦你了,你可算是給我帶來了一個好消息!

    長意沒有回大海,但他好像在陸地上,也找到了自己的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紀云禾的話,更點燃了順德公主的怒火:“你以為這是好消息?而今,本宮不會放過鮫人,朝廷也不會放過,一群烏合之眾的叛亂,不了月余,必定被平息,而你,當第一個被祭旗!

    “公主,你錯了,你沒辦法拿我去祭旗,因為你師父不許。再有,他們不是烏合之眾,他們是被你們,逼到窮途末路上的亡命者。而這樣的亡命者,你以為,在朝廷經年累月的嚴酷控制下,于朗朗天地中,會只有他們嗎?”

    順德公主盯著紀云禾,微微瞇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紀云禾依舊笑道:“兩個月?我看,兩年,也未必能平此叛亂,誰輸誰贏,皆無定數!

    “好個伶牙俐齒的丫頭!表樀鹿鹘舆^旁邊,朱凌翻找出來的鞭子,“本宮縱無法將你祭旗,卻也可以讓你,生不如死!

    紀云禾目光絲毫不轉的盯著她:“你試試!

    順德公主握緊手中長鞭,一轉腳步,便要打開紀云禾的牢門。

    紀云禾緊緊盯著她的動作,只待她一開門,便欲暴起,將她殺死。到時候,順德公主一死,“天下二主”之間,多年來暗藏下的矛盾斗爭,必然浮出水面,朝中大亂,再無暇顧看北方的叛亂。

    紀云禾身為大國師的“新奇之物”,或許也保不住性命,但無所謂了,她能給遠在塞北的長意,爭取到更多的時間和機會,足矣。

    紀云禾微微握緊拳頭。

    “公主!公主!”正在這時,門口傳來姬成羽的急切呼喚。

    順德公主腳步一頓,往門外看去,姬成羽急急踏了進來,對著順德公主一行禮道:“公主,皇上召您速速入宮。自北方苦寒地而來的那群叛亂者,一路勢如破竹,大破馭妖臺的禁制,驅趕忠于朝廷的馭妖師,將馭妖臺之地,據為己有!”

    順德公主大驚,紀云禾眉梢一挑。

    她勾唇笑道:“公主,這北方的形勢,聽起來,像是那群‘烏合之眾’欲借馭妖臺之地,扎下根來,與朝廷抗衡了啊!

    順德公主目光陰狠的盯著紀云禾,她將鞭子重重的扔在地上:“朱凌,打,給本宮打到她說不出話來為止!”言罷,她怒氣沖沖而去。
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