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 > 第五十九章 我不許

第五十九章 我不許

作者: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rikajk.live,最快更新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最新章節!

    遠山埋入了夜色,今夜又是一個無月之夜。

    屋里的炭盆燃燒著,木炭灼燒的細微聲音,驚醒了沉溺在回憶之中的紀云禾。

    便如遠山消失在黑暗中一般,過往畫面,也盡數消失在紀云禾黑色的瞳孔之中。

    此時,在紀云禾眼前的,是一方木桌,三兩熱菜,小半碗米飯被她自己捧在手中,方桌對面,坐著一個黑衣銀發面色不善的男子,紀云禾抬頭,望向坐在桌子對面的長意。

    他抱著手,沉著臉,一言不發的坐著,藍色的眼瞳一瞬也不曾轉開,便這般直勾勾的盯著她,或者說……監視。

    “吃完!币娂o云禾長久的不動筷子,長意開口命令。

    “我吃不下了!奔o云禾無奈,也有些討饒的說著,“沒有胃口。你便睜一只眼,閉一只眼,當我吃完了就行!

    “不要和我討價還價!

    與他初相見,已經過了六年了,而今,紀云禾覺著,這個鮫人,比一開始的時候,真是蠻橫霸道了無數倍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這也怎能怪他……

    紀云禾一聲嘆息,只得認命的又端起了碗,夾了兩三粒米,喂進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她開始吃飯,長意便又陷入了沉默之中,他不在乎她吃飯的快慢,他只是想讓她吃飯,而且他還要監視她吃飯,一日三餐,外加蔬果茶水,一點都不能少。只是別人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紀云禾偏偏是太陽下山了才起床開始吃飯。

    通常,侍奉她的婢女拿來飯菜之后,便會鎖門離開,直到下一飯送來的時候,她們才會用鑰匙打開房門,給她送來飯食,順帶拿走上一頓用過的餐盤。

    所以,沒有任何人知道,在侍女送來食物之后,這個徹底鎖死的房間里,那個做主了整個北境的鮫人,會悄無聲息的來到這個房間里。坐在紀云禾的對面,看著她,也是逼迫這她,把侍女送來的食物都全部吞進肚子里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這次正巧碰上了侍女犯錯,長意直接將人從她房間窗戶里扔了出去,怕是還沒有人知道這件事。

    紀云禾幾乎一粒一粒的扒拉著米飯,眼看著小半碗米飯終于要扒拉完了,對面那尊“神”又一臉不開心的將一盤菜推到紀云禾面前。

    “菜!

    沒有廢話,只有命令。

    紀云禾是真的不想吃東西,自打被長意帶來北境,關在這湖心島的院中后,她每日都能感覺到,自己的身體比前一天更加虛弱。她不想吃東西,甚至覺得咀嚼這個動作也很費勁。

    但長意不許。

    不許她餓著,不許她由著自己的喜好不食或者挑食……

    還有很多“不許”,是在紀云禾來到這個小院之后,長意給她立下的“規矩”。

    長意不許別人來看她,即便紀云禾知道,洛錦桑和翟曉星如今也在北境馭妖臺。

    長意也不許她離開,所以將她困在三樓,設下禁制,還讓人用大鎖鎖著她。重重防備,更甚她被關在國師府的時候。

    長意還不許她見太陽,這屋子白天的時候窗戶是推不開的,唯有到晨曦暮靄之時,紀云禾方可看到一些朝陽初生與日暮夕陽的景色。

    長意像一個暴君,想把控紀云禾這個人的衣食住行,甚至恨不能控制她吸入呼出的氣息,他想掌控她的方方面面。

    最過分的是……

    他不許她死。

    如果老天爺是個人,當他撥弄紀云禾的時間刻度,長意或許會砍下他的手指頭,一根一根的剁到爛掉。

    他說:“紀云禾,在我想折磨你時,你得活著!

    紀云禾回想起長意先前對她說過的話,她嘴角微微勾了起來。這個鮫人長意啊,還是太天真,讓紀云禾每天看著長意的臉吃飯,這算什么折磨呀。

    這明明是余生對她最大的善意。

    但她還是很貪心,所以還會向長意提出要求:“長意,或者……有沒有一種可能,你放我出去走一天,我回來一天,你放我出去走兩天,我再回來兩天,你讓我出去一個月,我下個月就好好回來待在這里,每天你讓我吃什么就吃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!遍L意看著盤中,“最后一塊!

    紀云禾又嘆了口氣,認命的夾起了盤中最后一塊青菜。

    冬日的北境,兵荒馬亂的時代,要想有一塊新鮮的青菜多不容易,紀云禾知道,但她沒有多說,張嘴吞下。

    而便是這一塊青菜,勾起了紀云禾腸胃中的酸氣翻涌,她神色微變,喉頭一緊,一個字也沒來得及說,一轉頭,趴在屋里澆花的水桶邊,將剛吃進去的東西又搜腸刮肚的全部吐了出去。

    直到開始嘔出泛酸的水,也未見停止。

    紀云禾胃中一陣劇痛,在幾乎連酸水都吐完之后,又狠狠嘔出一口烏黑的血來。

    這口血涌出,便一發不可收拾,紀云禾跪倒在地,渾身忍不住打寒戰,冷汗一顆顆滴下,讓她像是從涼水里面被撈起來一樣。忽然間,有只手按在她的背上,一絲一縷的涼意從那手掌之中傳來,壓住她身體中躁動不安的血液。

    然后胃里的疼痛慢慢平息了下去,周身的冷汗也收掉了,紀云禾緩了許久,眼前才又重新看清東西。

    她微微側過頭,看見的是蹲在地上的長意。

    他如今,再也不是那個被囚牢中的鮫人了,他是整個北境的主人,撐起了能與大成王朝相抗的領域。他身份尊貴,被人尊重以至敬畏。

    而此時,他蹲在她身邊,在這一霎之間,讓紀云禾卻恍惚回到了六年前的馭妖谷地牢,這個鮫人的目光依舊清澈,內心依舊溫柔且赤誠。他沒有仇恨,沒有計較,他只會對紀云禾說,我擋下這一擊會受傷,而你會死。

    紀云禾看著長意,沙啞道:“長意,我……命不久矣!

    放在她后背的手微微用力。涌入她身體的氣息,更多了一些。這也讓紀云禾有更多力氣和他說話:“你就讓我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會讓你走!

    “我想抓著最后的時間,四處走走,如果有幸,我還能走回家鄉,落葉歸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可以!

    “……那也不算,完全辜負了父母給的這一生一命……”

    近乎雞同鴨講的說罷,紀云禾有些力竭的往身后倒去。

    她輕得像鴻毛,飄入長意的懷里,只拂動了長意的幾縷銀發。

    紀云禾眼神緊閉,長意的眼神被垂下的銀發遮擋,只露出了他微微緊咬的唇。房間里默了許久。

    屋外飄起了鵝毛大雪,夜靜得嚇煞人。

    長意緊緊扣住紀云禾瘦削得幾乎沒有肉的胳膊,聲色掙扎:“我不許!彼穆曇艉盟票谎┗ǔ休d,飄飄遙遙,絮絮落下,沉寂在了雪地之中,再不見痕跡。
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