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 > 第六十八章 雪原往事

第六十八章 雪原往事

作者: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rikajk.live,最快更新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最新章節!

    紀云禾讓兩人在小茶桌邊上坐下了。

    青羽鸞鳥好奇的打量著她桌上的蠟燭,洛錦桑的言語則如同傾盆大雨倒進了滿缸里,溢得到處都是。

    她拉著紀云禾的手如老母親般心疼了一番,好不容易被紀云禾安慰下去了,她又開始倒起了苦水,拽著紀云禾哭訴,自己這一路走來要見紀云禾一面有多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自打知道你被關在這里我就想來見你……”洛錦桑抽抽噎噎的哭了兩句,又轉頭往那屏風處瞅了一眼,壓低了聲音,湊到紀云禾耳邊道:

    “我花了好多錢去買通人,還硬著頭皮闖過,但都沒有成功。后來空明大禿驢又和我說,讓我不要費盡心機去找你,他說你快死了。我氣得不行,將他打了一通,又跑去求她……”洛錦桑沒好氣的指著還在打量蠟燭的青姬,“她也沒用得很!還什么青羽鸞鳥呢!哼!一點不頂用!”

    青姬好笑的扭頭看她:“你這小丫頭,還敢埋汰起我來了!彼加铋g與雪三月有些相似,恍惚間,讓紀云禾以為,是她們三人在這湖心小院陰差陽錯的重逢了,但再看仔細一些,她眼眸之間的媚態卻是雪三月不曾有的。

    青姬盯著洛錦桑道:“我前幾日不是也幫你求了嗎,人家鮫人心肝寶貝的看著,不答應別人來見,我有什么辦法!

    紀云禾抽了抽嘴角,默默嘀咕:“心肝寶貝……”而紀云禾的嘀咕掩蓋在了洛錦桑的怒斥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打他呀!你這身妖力,都干什么吃了!”洛錦桑怒道,“你看這哪有心肝寶貝的看著,要是心肝寶貝,能瘦成這樣嗎!”洛錦桑拉著紀云禾的手臂晃了晃,“你看看這手!?再看看這臉!?還有這頭發!誰家心肝寶貝能養成這樣?”

    紀云禾笑了笑,將洛錦桑拉。骸拔乙粋階下囚,在你們嘴里,倒成了座上賓了!

    洛錦?粗o云禾,嘴角動了動,默了半天,才盯著紀云禾問:“云禾,我從來不相信你會是個壞人!

    紀云禾從來不為自己六年前做過的事感到后悔或者委屈,這是她想做的事,所以她愿意承擔這個后果。她一直以來都以為自己是看得極開的。及至此時此刻,聽洛錦桑說出此言,紀云禾倏爾心頭一動。

    但她掃了一眼屏風,又垂下眼眸,到最后,也只是望著洛錦桑露出一個微笑,并不對她的話做任何回應:“光聊我有什么勁兒,我這六年一眼看穿,你呢,這六年,你都在做什么?吃了多少苦,又學會了多少本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洛錦桑瞥了一眼屏風之外,“這是一段說來話長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適時,屋中的侍女將房間清掃干凈了,盡數退了出去,屏風外的人倏爾也開了口:“好了。時間不早了,你們該走了!

    長意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哎,等等,青姬你來都來了,快給我家云禾看看!甭邋\桑道,“你雖然不是大夫,但好歹活了這么多年,萬一有法子呢!

    此言一出,長意果然沉默。

    青姬撇撇嘴:“那就看看唄!彼兆〖o云禾的手腕,隨即眉梢一挑。

    洛錦桑緊張的看著青姬:“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你的空明和尚說她還能活多久?”

    “月余!

    青姬故作嚴肅的點點頭:“依我看啊,就一個法子能救!

    三雙眼睛齊刷刷的落在青姬身上,青姬站起了身來,左右看看,目光落在洛錦桑身上,隨即電光火石間,青姬從洛錦桑腰間將她的匕首拔出直指紀云禾的咽喉。

    洛錦桑連聲驚呼:“哎!作甚?”

    長意也立即行至紀云禾身側。

    “她這身體,死了最是解脫!

    洛錦桑氣得大叫:“我讓你來治人,你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出去!遍L意也叱道。

    唯有紀云禾事不關己的坐在椅子上,笑彎了眼,連連點頭:“正合我意正合我意!

    洛錦桑更氣:“云禾你說什么呢!好歹還有一個月!”

    長意又惡狠狠瞪向洛錦桑:“都出去!”

    一聲呵斥,倆個人都被攆了出去。

    紀云禾在椅子上獨自樂呵,將臉都笑得有些泛紅:“洛錦桑這丫頭,哪兒有她哪兒就有歡樂。也不知道是怎么和青羽鸞鳥都成了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長意攆走了兩人,臉色又臭又硬,轉頭看見笑瞇瞇的紀云禾,那臉色方微微緩了些許。

    紀云禾望向長意,“長意,你以后,就允許她們來看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聽聞紀云禾提請求,長意眼瞳神色又稍冷了下來,他默了片刻,隨即一言不發,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紀云禾以為他沒同意,他向來是對她的要求視若無睹的。紀云禾習慣了,便也沒有放在心上,本來,她也就是隨口提一嘴而已。

    但紀云禾沒想到,快到第二天早上,朝陽未生,外面寒露尚存,樓下便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腳步聲。腳步輕快,踢踢踏踏,將人心神都喚精神了起來。

    那房門“吱呀”一聲,被人推開,但卻沒有人走進來。沒片刻,那門又自己小心翼翼的關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個人的腳步輕輕的踩在地上,但是還是在閣樓的地板上踩出了吱吱吱的聲音。

    適時,長意剛走不久,說是去外面處理事務了。紀云禾倚在床上正準備睡覺,忽覺身邊光影一暗,隱身的洛錦桑慢慢顯出了身型。

    紀云禾仰頭看她,洛錦桑笑嘻嘻的湊到她床邊,又熱情的抱了紀云禾一下:“云禾,意不意外,我又來看你了!

    紀云禾微微一挑眉:“沒人攔你?”

    “沒人攔我呀!甭邋\桑笑道,“誰看得到我!”

    “那你之前隱身,為什么沒有能成功進來?”

    “是哦!甭邋\桑奇怪的撓了撓頭,“之前都會被湖心島外的禁制擋住的,今天禁制沒了哎!

    紀云禾笑笑,并未將涌上心口的暖意宣之于口:“你這大清早的,來擾我睡覺,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洛錦桑掏了個包袱來,洛錦桑拎了個包袱來:“你看,當初你離開馭妖谷的時候,讓我帶走的老茶具,我一直都給你留著的!

    紀云禾低頭一看,再見舊物,過去的記憶一時涌上心頭,雖然是沒什么好留戀的事,但突然想起,倒還有幾分悵然。

    她收下茶具,輕輕撫摸。

    “錦桑,謝謝你!

    洛錦桑撓了撓頭:“茶具而已,不用謝,就是要保住它們,太不容易了!

    紀云禾聞言,有些好笑的看著她:“一些不值錢的茶具而已,還有誰想要故意砸了它們嗎?”

    “對呀!”洛錦桑氣憤道,“空明和尚那個大禿驢可壞了!六年前你不是離開了嗎,然后我帶著你這個茶具,像之前一樣到處尋找大禿驢的行蹤,但那次真是找了好久,我找到他之后,他不僅帶著我交給他保護的瞿曉星,還救了鮫人!

    思及那夜明月之下,懸崖的一劍,紀云禾仍舊心頭一動。

    “大禿驢說他從河里把鮫人撈起來的,那時候鮫人都快死了,他全然沒有求生的欲望,只在只言片語當中透露出是被……”洛錦桑頓了頓,“是被你所害……我當然是不信的,但大禿驢卻很相信他,待得鮫人傷稍好之后,大禿驢從他那兒得知了前因后果,氣得要將你的這些茶具砸了,說我帶著它們,就是幫惡人做事!

    “呵!甭邋\桑冷笑,“這一套茶具,好端端的,它們做錯什么了就得砸了。還有,你怎么可能是惡人!”

    紀云禾笑了出來,一邊摸著杯子一邊道:“是啊,砸一套茶具能解什么氣,要我是空明和尚,現在就該將我殺掉!

    “你又胡說!”洛錦桑斥了紀云禾一句,接著道,“我當時幫你解釋了的。我離開馭妖谷前,你不是告訴我,讓我將茶具帶走,在外面等你,然后林昊青會把谷主之位讓給你嗎。到時候,你就會用谷主的身份放鮫人走!

    紀云禾想了好半天,哦,原來她是這樣說的。

    “但是大禿驢嘲諷我,說這個說法奇怪得緊,怎么推都推不通,他說你連我都騙,就說你壞!

    紀云禾摸著茶杯:“你呢?你怎么說的?”

    “我罵了他一通,然后走了!

    紀云禾笑得直搖頭:“你罵了他一通,還能去哪兒?”

    “去找雪三月呀!”洛錦桑想起當年的事,依舊覺得情緒激動,“當時我知道你因押解鮫人不利,而被朝廷抓了,關在國師府里,急得我上躥下跳,正巧大禿驢氣著我了,我索性就背上東西,自己出發了!彼牧伺募o云禾手里的茶具,“未免大禿驢趁我不在砸你東西,我把它們都交給瞿曉星了,讓他好好藏著,潛伏在北境,等我回來。你看,他也未辱使命!

    “瞿曉星也在馭妖臺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在的,六年前他一直跟著空明和尚,現在在馭妖臺也有個一官半職了。他也可想見你了,就是這鮫人,昨天讓我上湖心島了,都不讓他上島,我看哪,就是覺得瞿曉星是男兒身,不待見他呢!

    “瞿曉星多大點,那不過還是個小少年!

    “六年了,小少年都長大了!

    紀云禾笑著搖頭:“后來呢?你找到雪三月了嗎?”

    “她之前被青羽鸞鳥帶走,后來我聽說,青羽鸞鳥在比北境更北的地方出現過,于是我一路北上,到了極北之處,但北方太大了,我在雪原迷了路,真的是絕望到了極點?伞毖约按颂,洛錦桑微微紅了臉頰,她有些不自然的清咳一聲,轉了腦袋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那什么天意吧,大禿驢也出現在了雪原,他救了我!

    紀云禾了然一笑,“哦,茫茫雪原,孤男寡女,患難與共?”

    “對,然后我一不小心就睡了他!

    紀云禾手一抖,被托付了六年的茶具,其中一個杯子霎時滾在地上,瓷片破裂,宛如驚雷。紀云禾張著嘴,似被雷劈啞了,一個字都吐不出來。

    洛錦桑反而心疼得蹲了下去:“呀呀呀!杯子杯子杯子呀!”

    紀云禾把其他杯子往床榻里一塞,將洛錦桑拉了起來:“你怎么了他?”

    洛錦桑默了一會兒,誠實道:“睡了他!

    “那你現在和他和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還和以前一樣呢!

    “。?”紀云禾瞬間覺得,自己不能就這么死了,她應該把空明和尚這個渣渣摁過來,問問他該不該先死一死……

    “哎呀,茫茫雪原天寒地凍的,我借他陽氣,暖暖身子,不算什么過錯吧……”

    是……要這樣一說……倒還是洛錦桑占便宜了……
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