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 > 第七十二章 爭論

第七十二章 爭論

作者: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rikajk.live,最快更新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最新章節!

    紀云禾知道,百年前,馭妖師與妖怪,尚且不是如今這模樣,沒有四方馭妖地囚禁馭妖師,所有有雙脈的孩子,但凡想要走上馭妖師這條路的,便要尋個師父,學好這門“手藝”。

    而控制雙脈之力,并非容易之事,尤其是要成大馭妖師,則必須從小學起,拜了師父,那師者便如父亦如母。師徒之間,規矩森嚴,教條眾多,即便是到了如今,四方馭妖之地建立,師徒關系但依舊是不可逾越的制度,一如她和林滄瀾,若叫人知道,她助林昊青弒父,那也是天理不容的過錯。

    而這大國師,在當年,盡然會對自己的師父有了那般情愫,還綿延至今,如此深沉,這實在是令紀云禾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她沉默著,未將夢中人的話直接說給青姬。

    說到底,她依據的不過也是一場夢和一些自己的猜測推斷罷了,未坐實的事,她還不能告訴青姬這個當事者。畢竟,依著紀云禾現在的觀察來看,青姬其實并沒有完全放下寧若初。

    青姬內心里的不甘與深情并不少,只是人已故去,她再計較,又能計較什么?

    但若她知道了當年,是大國師策劃了這一切,那她必不會善罷甘休,甚至真的會如夢中女子所言,會不顧一切,前去與大國師一戰,當今世上能與大國師一戰的人,或許真的非青羽鸞鳥莫屬,但這百年來,未有人見大國師動真格,青羽鸞鳥的實力如何,也很難確認,這兩人若動起手來,誰輸誰贏,難以預測……

    紀云禾如今,是萬不希望青姬出事的。

    且不說在勢力上,有青羽鸞鳥坐鎮北境,能給北境之人帶來多大的慰藉,便說如今她與青羽鸞鳥的私交,她也不希望她出事。

    紀云禾抿住唇,未再言語。

    此后幾日,紀云禾望著自己能在夢中再見一眼那白衣女子,希望能將這些事情都問問清楚。但任憑紀云禾睡前如何祈禱,都未再遇見她。

    好似她身體越差,離死越近便能越是清楚的看見那女子。身體好些了,哪怕只是看起來好些,她看不到她……

    莫非這世上,還真有神鬼一說……

    沒時間給紀云禾思考這些玄妙的問題,林昊青率領這四方馭妖地的馭妖師,氣勢洶洶的向北境而來。

    長意每天更加的繁忙了,在那屏風外,總會看見有不少的人前來尋找長意。好幾日時間,紀云禾都沒來得及與長意說上一句話,但神奇的是,每天傍晚,當紀云禾睜開眼睛的時候,總能看到長意坐在自己床邊。

    直到她睜眼,長意才會離開。

    又一日,紀云禾醒來,但卻沒急著睜眼,她感覺到自己的手腕被人輕輕握住,有涼涼的指尖搭在她的脈搏之上,她轉動了一下眼珠,睜眼的瞬間,那指尖便撤開了去。

    這婉轉心思,隱忍的情緒,讓紀云禾心頭一聲嘆息。

    在那人離開之前,她手一轉,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紀云禾睜開眼,看到長意銀色的發絲劃過她的手背。

    “長意!奔o云禾仰頭,看著他的眼睛,那冰藍色的眼瞳中,漣漪微蕩。紀云禾道,“林昊青,你打算如何應對!

    但聞紀云禾開口問的是此事,長意眸中漣漪驟停。

    “怎么?紀護法這是念著舊情,還打算為那林昊青求情嗎?”空明和尚的聲音從長意身后傳來,紀云禾側過頭,看見正在小茶桌邊整理針袋的空明和尚。

    空明和尚拿著銀針走了過來,揶揄道:“有這功夫,不如勸勸這鮫人將鮫珠拿回去,否則,弄不好,咱們還得拖你向林昊青求情去!

    長意拂開紀云禾的手:“我心中有數,勿需他人多言!

    長意轉身離開,坐到了那屏風前。

    禁制又起,橫亙在他們之間,紀云禾回頭,便被空明和尚在腦門上扎了一針,這一針扎得生疼,也不知是在治她,還是在撒氣。

    紀云禾倒也沒糾纏在這點小情緒中,只看著空明道:“林昊青受順德公主之令,攜四方馭妖地的人,來勢洶洶,你們萬不可與其硬碰硬,北境實力如何,多年交戰,順德公主心知肚明,她行此招的目的,或許并不是真的想讓林昊青滅北境,而是想讓你們互相消耗……”

    空明和尚瞥了紀云禾一眼,一邊給她扎針,一邊道:“哦?那依護法看來,我們當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目的不是戰,而是不戰而屈人之兵。以陣法拖住他們的腳步,緩住勢頭,勸降林昊青!

    此言罷,空明和尚將紀云禾頭上的銀針拔了出來,取針的時候,手腳倒輕,他淡淡道:“要不怎么說那鮫人喜歡你呢!笨彰髌沉思o云禾一眼,“想的東西,倒是一模一樣!

    紀云禾一愣。

    空明收了針袋:“已經這般安排下去了,前日開始,眾人便在忙著在前方布陣,約莫還有兩三日,馭妖師的大部隊到來。陣法剛好能成。困他們十天半月,不是問題!

    長意如今已經有了自己的謀劃。

    紀云禾垂眸,勾唇笑了笑:“這樣很好!

    長意能有自己的打算的謀劃,非常好。

    不過想來也是,這六年時間,將北境發展到如此地步,除開空明和尚的助力,長意自己必定也成長不少。倒是她,太小瞧這鮫人的心計了。

    “而今,唯一棘手的,是如何勸降林昊青!笨彰骱蜕衅沉思o云禾一眼,“依我所見,待馭妖師眾人踏入陣法之后,最好能由你出面前去何談,你是最為了解林昊青的人,只是……鮫人不同意,而我也不知道,你能不能活到那個時候!

    “你以為,我還有多久?”

    “你血脈力量盡數枯竭,五臟六腑也已是枯槁之態,我估摸著,也就這幾日了吧!

    紀云禾默了片刻:“你告訴他了嗎?”

    “沒必要瞞他!

    哦……原來如此,難怪在她清醒之前,長意會把著她的脈搏,是害怕她在夢中便不知不覺的去了嗎……

    哪怕她身上還有他的印記,還有他的鮫珠,還被關在這方寸屋間,他也依舊,心帶懷疑。

    這一夜,紀云禾看著屏風前,長意的燭火一直點到天亮,及至第二天晌午,那禁制才撤了去,長意走到屏風后,但見紀云禾還醒著,他皺了眉頭。

    “你該睡了!遍L意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睡的時間多著呢,讓我多睜眼看看吧!贝皯粑⑽⑿p,外面的日光透過縫隙,灑在長意身上,他的銀發在冬日的陽光下顯得那么柔軟而干凈。紀云禾微微勾起唇角,“看不了遠方的美景,多看看眼前的美人也好!

    長意一怔,微微瞇起了眼:“紀云禾!彼Z氣不善,似對紀云禾這般語氣,十分不滿。

    或許是因為她這樣的語氣,讓他想到了從前吧……

    “唐突了唐突了!奔o云禾笑笑,“長意,你坐!奔o云禾順手拍了拍自己床榻邊緣。

    長意瞥了她的手一眼。一般他是坐在那兒的,但當紀云禾主動讓他坐過去的時候,他卻一邁步,坐到了一旁的小茶桌邊。

    別扭的緊……

    “長意,林昊青不日便要到北境了,你打算派何人前去洽談?”

    長意眸光一轉,掃了一眼紀云禾凹陷的臉頰,又似被扎痛了一樣,轉開目光。

    “左右不會是你!

    “得是我!奔o云禾道,“我是最了解四方馭妖地的人,也是最了解林昊青的人。我在馭妖谷中,與他相斗多年,但實則……另有隱情。他與我,亦敵亦友,或者也可以說……他和我之間,算是彼此在這世上最后的親人了!

    “哦?”一聲輕笑,夾雜這許多長意也未意想到的情緒,脫口而出,“我竟不知,你與林昊青,竟如此親密?”

    紀云禾對于長意的情緒何等敏銳,她與長意四目相接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解釋的話未出口,外面的門忽然被人一把推開,洛錦桑急匆匆的跑進來,還沒站穩,便揚聲道:“鮫人鮫人,林昊青他們在陣法之外停住腳步了!”

    長意與紀云禾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這幾日洛錦桑不在北境,便是被派出去探查消息了,她會隱身,能潛入許多其他人去不到的地方,打探最隱秘的消息。

    她在屏風前沒看到長意,屏風間沒設禁制,她便又飛快跑到屏風后來,直言道:“他們好似察覺了陣法,所有人都停在了陣法之外,他們現在不打算進攻了,像是想要斷了北境與外面的聯系!”

    長意眉頭微蹙。

    紀云禾困惑:“斷了外面的聯系?何意?”

    “云禾你對北境不了解。北境這個地方,是大成國最北邊的地方了,再往北去,便是一片荒山雪海,人跡罕至,別說普通人,便是一般的妖怪也極難生存。而今來北境的,都是從大成國逃來的人,林昊青如今阻斷了南北的路,不對我們動手,但將路上要來投靠我們的人通通都抓了,也不讓各種物資運送過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想孤立北境!奔o云禾道,“朝廷此前沒做到,他憑什么?”

    聊起正事,兩人都不再磨嘰。

    長意道:“朝廷有國師府,但國師府終究人少。所倚仗的,不過是軍隊將士,封鎖再嚴酷。我北境有前來投靠的妖族,依舊可以避過他們,從空中,河流,繞過兩側高山,送來物什!

    “嗯!甭邋\桑點頭,“這次還好我會隱身,不然都要回不來了,他們的馭妖師控制了好多大妖怪,天上飛的,河里游的,地上跑的,都有,所有的道都被他們控制了!

    長意沉吟道:“我攻馭妖臺,諸多馭妖師未盡全力,而今情況怕是不同!

    紀云禾也沉思道:“林昊青此舉,仿佛真是要舉四方馭妖地之力,與北境傾力一戰,但為何?”她不解,“北境與朝廷爭斗越長,對他,對馭妖一族,不是越有利嗎?他何苦摻和到這淌渾水里來?順德公主到底許了他什么?他不會真的想滅了北境……”

    洛錦桑在一旁聽得摳頭:“你們在說什么?當初馭妖臺的馭妖師為什么不拼命保護馭妖臺,非得拖家帶口,全部牽到南邊去?還有……林昊青若不想滅了北境,他這么浩浩蕩蕩的過來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遷去南方是為了合并馭妖一族的勢力!

    紀云禾一邊思索一邊道,“當年馭妖師被四分在四個馭妖地,囚禁自由,便是朝廷恐懼馭妖師之力,為了限制馭妖師。北方馭妖臺被北境反叛勢力傾覆,他們理所當然,撤離北境,卻沒有走向更近的東方與西方馭妖地,反而直奔最南方的馭妖谷,因為馭妖谷實力最強!奔o云禾喃喃自語:

    “朝廷被北境分去了心力,馭妖一脈韜光養晦,才有今日,今日他們必有圖謀!奔o云禾思索著,“林昊青,林昊青……你這次來北境,又是為何……你到底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想要你!笨彰骱蜕械脑挷辶诉M來。

    所有人目光一轉,空明和尚將一封還帶著寒氣的信件扔到了長意面前的桌上。

    洛錦?粗彰鳎骸按蠖d驢,你這話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林昊青遣人來信,讓北境交出紀云禾,得到人,他便立即撤退。信在此!笨彰骺粗L意,“送信人也還在北境,等你回復!

    長意信也未展,只手中寒氣一起,將信件凍成一塊冰,他再是一握,那信件登時粉碎:“讓他滾!

    空明冷笑:“我料想也是如此!彼D身要走,紀云禾倏爾道:

    “等一下!彼@一聲剛將空明喚住,長意便緊接著又是一聲斥:“不準等!”

    紀云禾看向長意,有些好笑,又有些氣:“我話都沒說完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說了。我意已決!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要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!

    洛錦桑嘴角抽搐,看著兩人:“你們成熟點。加起來都快一百歲的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紀云禾難得賭氣道:“他是妖怪,年紀都是長在他頭上的,這一百歲他得擔八成!我還小!

    長意拳頭握緊。

    洛錦桑一臉嫌棄的看著紀云禾:“云禾……你現在表現的很幼稚!

    空明和尚在一旁瞥了洛錦桑一眼:“你怎么好意思說別人幼稚?”

    洛錦?酥疲骸拔以趧窦,你不要把戰火引到我身上哦,我警告你!

    “警告我?洛錦桑,你又私自離開北境,我還沒找你算賬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什么賬,我待在北境你嫌我,我離開北境你也嫌我,你怎么干啥都嫌我?”

    眼見他兩人吵了起來,紀云禾有些傻眼。

    “夠了!”最后,到底還是長意擔起了成熟的擔子,他道,“要吵出去吵!

    紀云禾揉了揉眉頭:“你們都夠了!不是說送信的人還在北境候著嗎!能不能聊聊正事!”

    關于幼稚的爭論終于落下帷幕。

    紀云禾深深的嘆了口氣,道:“讓我和林昊青見一面!

    “不行!

    “我沒說要跟他走,我說的是,和他見一面!奔o云禾望著長意,“我需要知道,他到底要做什么!

    “不行!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長意默了許久:“紀云禾,別忘了,你還是我的階下囚!
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