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 > 第七十八章 冰封

第七十八章 冰封

作者: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rikajk.live,最快更新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最新章節!

    房中寂靜,紀云禾還躺在床榻上,若不是她青白的膚色,任誰看,她都只是如睡著一般安靜。那長長的睫羽被窗外的微風吹動,好似在下一瞬間還會睜開一般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一切都是“好似”。

    那雙他永遠沒看懂的黑瞳,而今,更是沒有機會看懂了。

    未有嘆息,也無言語,長意靜靜的坐在紀云禾身側,他的手握住她的手掌,一股寒氣,自他掌中慢慢散出。在紀云禾已然冰涼的肌膚上,用寒霜慢慢將她覆蓋。

    一寸寸,一屢屢,寒霜如他的指尖,似輕撫,似描摹,包裹她的手臂,身軀,而后爬上了她的頸項,直至臉頰。蒼白的唇被凍上,纖長的睫羽也被凍上。

    他試圖將她……就此冰封。

    “等!等一下!”

    洛錦桑的一聲驚呼傳來,打破屋子里的寂靜,洛錦桑疾步踏來,將長意的手臂被猛地一推,長意掌心順勢往旁邊一拂,霎時間,床榻之上也遍布冰霜。

    而洛錦桑的雙手因為觸碰了長意手臂,也瞬間變白,冰霜順著她的皮膚爬上她的手臂,將她凍得一個渾身顫抖。

    空明見狀大驚,立即上前兩步,將洛錦桑的雙手抓住?彰髡菩男g法一轉,雙手登時被火焰覆蓋,他雙手抓著洛錦桑手臂往下一捋,將寒霜盡數化去,隨后怒斥洛錦桑:“你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不要命!甭邋\桑沒有理空明,推開他對長意道,“云禾還有救!”

    一句話,將那已黯淡的藍色眼瞳點亮。

    銀色長發一動,長意轉過頭來,看向洛錦桑,而洛錦桑卻指著床邊道:“林昊青可以救她!

    順著洛錦桑的手,眾人看向門邊,只見藍衣白裳的林昊青站在屏風旁。

    林昊青踏進屋來,目光在長意臉上一掃而過,隨后落在床榻上的紀云禾臉上。只一眼,他便不由自主的皺了眉頭。

    “你能救她?”長意問。

    林昊青上前一步,再細細將紀云禾一打量,眉頭皺得更緊。

    太瘦了,六年前馭妖谷一別,林昊青便沒想過還能再見到紀云禾,他那時一直以為,紀云禾要么會立即死在順德公主手上,要么就隔段時間死在順德公主手上……

    沒想到……她竟然能在國師府牢中熬上六年,而后又被鮫人帶來北境。

    他本以為,自己再也見不到紀云禾了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會這樣?”他反問長意。

    長意只固執的問著:“你能救她?”

    林昊青目光一轉,看向長意:“都變成這樣了,怎么救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屋中又是一靜。

    那稍稍亮起來的冰藍色眼瞳,再次失去了顏色。

    洛錦桑不顧自己被冰霜凍得紅腫的雙手,她絲毫不覺疼痛似的,一把將林昊青的衣襟拎住,她手指用力,手背的皮膚紅腫得被撐開,流出滴滴血液:“你不是說你能救她嗎!你說她不會這么容易死掉的!你剛才與我說的!”

    林昊青并未掙脫洛錦桑的雙手,任由她抓著自己的衣襟,他啞聲道:“我本以為我能救!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洛錦桑問。

    “我以為她只是被當年煉人為妖的藥物所傷,所以我以為我能救她!绷株磺嗫粗查缴系募o云禾,“但不是。她形容枯槁,顯然是身體之中的氣血之力已被消耗殆盡,如今,周身也已皆被冰封,如何救?”

    洛錦桑唇角動了動,眼眶不由得再次紅了起來,她一轉頭,對著長意怒道:

    “你為什么要封住她!”洛錦桑聲音一啞,終于沒忍住,哭出了聲來,“你為什么要封住她!為什么?”

    長意看著床榻上的紀云禾,并未作答。

    洛錦桑只覺雙腿一軟,方才的狂奔絲毫不讓她覺得累,及至此時,她倏爾才覺渾身的力氣都被偷走了,空明在她身后,將她抱住,低聲道:“在冰封之前,她本就落氣了!

    洛錦桑繼續啞聲問著:“你為什么對她不好,為什么不放了她,你知道她最喜歡外面的天地,你為什么都沒有讓她多出去看看,你……”洛錦桑咬牙,她憋著氣,掙開空明,跪行了兩步,近乎狼狽的撲到了紀云禾身側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去抓紀云禾的手臂:“我不讓她呆在這里,她想出去,我帶她出去!

    她說著,去扒紀云禾手臂上的冰霜。冰棱讓她手上再添鮮血,空明看得不忍,在他開口制止之前,紀云禾身上藍光閃動,下一瞬,她身體微微飄了起來。

    屋內光華一閃,一聲輕響,下一瞬間,湖心島上的結界應聲而破。

    長意與床榻上的紀云禾尸身集皆消失了蹤影。

    洛錦桑一邊抹眼睛,一邊道:“他要帶云禾去哪兒?”

    “和你一樣,帶她出去!笨彰鲗⑺銎,目光靜靜看向窗外,“讓她去自己喜歡的地方!

    屋中只剩下洛錦桑喑啞的哭聲。林昊青站在一旁,并不多言,只是目光一直緊緊跟隨著那空中的身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湖心島外自然是湖,此時遍天風雪,湖上也盡是厚厚的堅冰,長意踏步,走在堅硬的冰上,他尚記得那一次,紀云禾才被他抓來湖心島不久,她想離開,于是撞破了他的結界,一路狂奔,跑到了這冰上。

    那次其實他早就遠遠的看見她了,只是他沒有第一時間上前,他看著她奔跑著,在寒冷的空氣中喘著粗氣,最后跑不動了,在冰面上躺下,看著夜空放肆的大聲暢笑。

    那是紀云禾最真實的模樣,是他最能看懂她的時候,簡單,快樂。

    他是喜歡看見那時候的她的。

    長意將紀云禾放在堅冰上。

    此時的紀云禾安安靜靜的閉著眼睛,沒有吵沒有鬧,但他好像還聽見了她在冰面上的大笑一樣,樂得跟個小孩一樣,沒有受過任何傷,不曾見過天高,也不想知曉地厚。

    長意看著她,卻是嘴角微微一勾。

    一顆珍珠落下,落在紀云禾的臉頰上的冰霜上,隨后,紀云禾身側的冰面開始慢慢裂開,冰面仿佛開啟了冰棱之花,一層一層,蓋在紀云禾身上,將她團團包住,每多一層,她的面容在長意面前便越發模糊。

    冰層越多,直到將她完全包住,也將那顆從他眼睛里落下的珍珠永遠固定在了紀云禾臉頰之上。

    “你自由了!

    他說著,那將紀云禾裹住的冰棱之花,拉著她的身體,慢慢向湖中沉去。

    慢慢向下,越來越遠,從她的面容模糊,到那珍珠的珠光消失,紀云禾終于徹底消失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堅冰闔上,漫天風雪間,終于只余他孤身一人了……
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