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 > 第八十六章 改變

第八十六章 改變

作者: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rikajk.live,最快更新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最新章節!

    三月來,遙遠的南方已是春花遍地,而北境依舊寒冷難耐。

    月夜之下,湖上的堅冰未化,蕭索長風中,唯有一個黑袍人如墨點一般點在一片枯孤寂的縞白里。

    他靜靜負手立著,若不是長風帶動他的衣袂與銀發,恍惚間還讓人以為他已被這寒冷凍為一塊堅石。

    山河不語,他亦是沉靜,直到頭頂明月將沉,他方才微微動了唇角:“有人說了你會說的話。還有和你相似的名字。他說我錯了!彼D了頓,垂下眉目,看著腳下冰面,“我當然錯了!

    從六年前他決定留在北境開始,就錯了。

    甚至更早,在馭妖谷遇見紀云禾時,在十方陣中隨她一同躍入深淵之時,就錯了。更甚者……他當初在那滔天巨浪中,根本就不該去救一個人類,一個被封號為順德的公主。

    這一場人世糾紛,本該與他,毫無干系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“錯了便錯了!

    他的聲音和身影逐漸消隱在一片風雪素縞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死里逃生之后,阿紀理智上認為,自己應該馬上離開北境,帶著姬寧南下,到時候尋個安穩的時機,把姬寧趕走,她還是能繼續在人世中求她自己的安寧。

    但很奇怪,昨日見過那鮫人之后,阿紀卻還想再見他一面……雖然……上一次見面,他就把她打得吐血。

    那個鮫人很危險,她不該靠近他,但是……

    阿紀腦中倏爾回憶起昨日,他離去的背影。他離開時,所有人都在慶幸自己的死里逃生,而他卻像背對著所有生機希望,獨自走向死一般的孤寂。

    阿紀覺得……他很可憐。

    “哎!阿紀,問你呢?”桌子對面的盧瑾炎拿著酒壇“篤”的往桌上一放,“之后你怎么打算?”

    阿紀這才回神。

    她與姬寧昨日被蛇妖安排著在馭妖臺外的客棧里住了一晚,今日還沒到正午,盧瑾炎便扛著兩壇子酒來找她了。

    阿紀看了看桌上的酒,笑道:“要喝這么一壇,我什么打算都白打算了,撤了,給我拿茶來!

    姬寧也小聲的插了句話:“我也喝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們國師府的人什么德性我知道,不強迫你喝酒!北R瑾炎一邊嘀咕著,一邊從旁邊拿來兩個粗陶大碗,給阿紀和姬寧一人倒上了一碗粗茶!暗阋粋妖怪,不喜歡吃肉喝酒,到喜歡喝茶?你怕不是跟著哪個清心寡欲的馭妖師修行的術法吧?”

    阿紀笑著端起茶碗:“我還就是跟馭妖師修的術法!

    盧瑾炎一聲嗤笑:“你騙誰呢,你一個狐妖都修出四條尾巴了,這身本事要是馭妖師教的,那整個天下都該知道那馭妖師的名字,你倒是說說呀,誰這么好本事?”

    阿紀在心里嘀咕,林昊青的名字,還真就是整個天下都知道呢。只是她不能在這兒說……

    她喝了口茶剛想搪塞過去,忽然,身后傳來一陣路人的驚呼,緊接著,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:“我也好奇,是誰教的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霎時被這聲色引了過去。

    盧瑾炎與姬寧但見來人,霎時面色一白,阿紀剛喝進嘴里的茶又吐回了碗里,她一轉頭,來人黑袍銀發藍眼睛,便是那聞名天下的鮫人標配……

    “尊……尊主……”盧瑾炎屁股一歪,撲通一聲摔坐在了地上。姬寧也立即一連退了三步遠,在角落蹲下了。在這般氛圍下,阿紀也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,怔怔的看著長意。

    身邊的人都悉數躬身行禮:“尊主……”

    只有阿紀一人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四周的人,手在胸前比劃了兩下,實在沒搞懂這個禮到底是怎么行的,最后只得依樣畫葫蘆的,不倫不類的把左手放在胸前:“那個……尊主……”

    阿紀垂頭,心道,這兩個字喊出來,還真是莫名的別扭……

    長意看著阿紀的腦袋:“起來,今日我也是來喝茶的!

    他說著,自顧自的走到了紀云禾對面的位置……

    這一張桌,三方都有人坐過,唯有他那位置是一直空著的。他一落座,身邊的路人霎時跑了個干凈。

    長意轉頭,看了眼還呆呆的盧瑾炎和姬寧:“你們不坐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尿急!”盧瑾炎急中生智,跳起來,捂了褲襠,“哎,對,嘿嘿我尿急!”他立即邁腿跑了,蹲在墻角的姬寧也顫巍巍說了句,“我也急……”然后也連滾帶爬的跑了。

    只剩下桌子對面站著的阿紀。

    長意好整以暇的抬頭看她:“你呢,急嗎?”

    阿紀打量著長意的神色:“我可以急嗎?”

    “最好不急!

    然后阿紀乖乖坐下了:“是不太急!彼f著,心里卻犯嘀咕……

    這尊大神,昨日看著那般孤寂高傲,宛如天邊孤鷹,今日是怎么就落到他們這雞簍子里面來了……難不成,是昨日要他們的命沒要成,回去輾轉反側不甘心,今日還是特意來找他們麻煩的嗎?

    “尊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接著說!

    “嗯?”阿紀被打斷得有點莫名,“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哪個馭妖師,教的你這身本事?”

    竟是還記著這茬……阿紀琢磨了片刻,她見到這鮫人會有莫名的情緒波動,可見他們之前定是認識,但林昊青不想讓鮫人認出她,也不想讓她見到鮫人,可見林昊青和這鮫人的交情并算不上多好。

    阿紀沒打算現在就把自己的師父賣了,于是她不動聲色的撒了謊:“我逗盧瑾炎的,我這身本事,都是自己學的!

    說來也奇怪,她當著這鮫人撒謊的感覺……竟然也有幾分莫名的熟悉……

    她以前,和這個鮫人的糾葛,莫不是她騙了人家什么貴重的東西?她難道是個賊嗎……

    阿紀這方在琢磨,那邊長意也緩緩給自己倒了碗粗茶,抿了一口,茶葉的苦澀味道在唇齒間蔓延開,他看著茶碗,繼續問道:“哦,那又是何時修成人型?二尾得何機緣而成,三尾又是如何突破?及至四尾,你應當有許多修行的故事可以說!

    言罷,他幽藍色的目光才轉到阿紀身上。

    阿紀被他冷冽的目光盯著,嘴巴張了張:“我……”她終于道,“尿急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吧!遍L意放下茶杯,“回來說也一樣!

    阿紀推開茶碗,也忙不迭的往客棧后面跑了。她一離開,只剩長意一人獨自坐在客棧大堂中間,四周除了小二再無他人。

    小二和掌柜眉眼交流了許久,終于,掌柜走上前來,陪著笑問:“尊主……前些日子打南邊來了一些上好的茶,要不我給您換換?”

    長意轉頭看了掌柜一眼。

    自打冰封紀云禾以后,長意已經許久沒有記住身邊人的長相了,他們在他眼中都是一張模糊的臉,今日見的與昨日見的沒什么不同,不同的只是他們身上的標記,他的侍從,謀士,軍將……

    但今日,他卻將這個掌柜的臉看清了。

    他臉上溝壑深藏,是飽經人世滄桑的印記,掌柜的眼中帶著的討好與卑微是他內心恐懼的證據,他在害怕他,但又不得不服從他。

    長意轉過頭來,轉了轉手中未喝盡的苦茶。

    昨日大殿之上,這個叫阿紀的人擲地有聲的叱問尚在耳邊——“我看你這鮫人,是身居高位久了,忘了初衷。你今日作風,怕是全然對不住那些為北境而死的亡魂!”

    他仰頭,將手中粗茶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!彼暽牡,“這茶很好!

    掌柜一驚,眨巴了一下眼:“哎?這茶……這茶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坐片刻便走,你忙自己的,不用管我!

    “哦……好好……”

    掌柜的摸著腦袋走到了一旁,和小二面面相覷。而這方長意一邊又給自己倒了碗茶,一邊耳朵動了動,他敏銳的聽力聽見客棧后面,三個人嘰嘰喳喳的討論著。

    盧瑾炎空洞茫然的問著:“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我們是不是尿太久了?”姬寧問。

    阿紀抓了抓頭發:“那個……妖怪……怎么說呢?我想想……唔……”她聲色倏爾鎮定下來,“算了……我們跑路吧!”

    另外兩人有些懵:“?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,咱們從后門走!

    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,后院便再無動靜。

    長意看著碗里的茶,茶水印這他的眼瞳,他倏爾勾唇一笑,將碗中茶飲進,隨即摘了身上的玉佩,放在了桌子上:“忘了帶銀子,便用它抵差錢了!

    他沒再看震驚的老板和小二,走出了門去,走過繁華的小街,長意輕輕喚了聲:“來人!焙谟笆虖娜顼L一般,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長意身側。侍從單膝跪地,俯首聽著他的吩咐,“去查查,那只狐妖到底有幾條尾巴!

    “是!

    侍從簡短的應了一聲,眼看著便要離開,長意倏爾又道:“等等!

    黑影身型頓住。

    “抬起頭來!

    黑影一愣,呆呆的將頭抬起來:“尊主?”

    一張清秀的臉,年歲不大,卻已是一臉老成。

    “我記住了!遍L意邁步繼續向前,“去吧!

    是的,他是應該記住的,這一張張臉,一條條人命,他們對他交付鮮血與信任,他們什么都沒做錯,何以要為他的步步錯,承擔代價……
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