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 > 第八十七章 試探

第八十七章 試探

作者: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rikajk.live,最快更新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最新章節!

    阿紀三人逃出客棧后,不敢再回去,阿紀就帶著姬寧在北境城中找了個破廟過了一晚。

    現在的北境與鮫人初來時,只有馭妖臺的北境并不太相同了,北境有了自己的城池,原來的馭妖臺便如同京城的皇宮一樣,在整個北境城的中間。

    在地牢中相遇的四人里,蛇妖是他們當中在北境呆得最久的人,雖然同樣是坐牢,但是人家坐牢之后有家可以回,不像他們。而盧瑾炎相較與阿紀與姬寧兩人也不一樣,盧瑾炎也有自己的馭妖師伙伴們,雖然他們才降來北境,但他離開客棧之后,也有包容自己的團體。而阿紀和姬寧,在北境就是真的舉目無親了。

    他們不敢去找蛇妖,怕被鮫人找到,也沒法跟盧瑾炎一起回去,那些馭妖師,現在還對妖怪和國師府弟子有深重的偏見,是以她只好帶著姬寧尋了個破廟將就著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盧瑾炎熱心腸的給他們帶了早餐來,阿紀也早早的醒了,一邊吃著東西一邊道:“我們還是得盡快南下。這鮫人心性我摸不準!彼治龅,“現在不走,之后可能就走不掉了!

    她不知道這個鮫人對過去的自己是個什么感情,但從他的各種舉動來看,這個鮫人應該是個強勢至極的人。一旦被他發現她和過去的她有一絲半點的聯系,那他肯定不會讓她離開了。

    搞不好囚禁一輩子也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她還沒看夠這個世界,可不想在這苦寒地被囚一輩子,就盯著那張鮫人臉,什么指望也沒有。

    雖然……那張臉也是挺美的。亦或者說,是她目前為止,見過的世上最美的臉。

    “你們得走!北R瑾炎接過阿紀的話頭,打斷了她的遐想,“但是我還是得待在北境,雖然吧這鮫人……和我一開始想的不一樣,但我的同伴們都來了這里,我也不能走!

    “嗯,好,那就此別過,待會兒我和姬寧就直接離開馭妖臺了!毖粤T,阿紀盯著姬寧道,“你呢?出了北境,你去哪兒?”

    “我?”初醒的姬寧默了片刻,終于垂頭,低聲道,“我還是得回國師府,我師父還在國師府……”他聲音越說越小,他想,在世人眼中,國師府的人已經是惡名昭著,他怕阿紀瞧不起他……

    但阿紀卻只點了點頭,再自然不過的道:“行,南下路上,我送你到最靠近京師的驛站!

    姬寧愣了愣,不敢置信的盯著阿紀,隨后一抿唇,握緊了拳頭。

    阿紀沒有留意姬寧的表情,兩口扒拉了食物,告別了盧瑾炎,帶著姬寧往離開馭妖臺的城門走去。

    這兩人還沒走到城門,阿紀便開始察覺到了身后有人跟著他們,與偷偷摸摸的跟蹤不同,她一轉頭,就看見兩個穿著墨衣配著刀的人站在他們身后,她繼續往前走,又是一個猛回頭,兩人還是亦步亦趨的跟在他們后面,半點要躲避的意思都沒有,愣生站在后面,就是盯著他們,毫不避諱。

    想來也是,這本來就是鮫人的地盤,鮫人想干什么都行,他派人來跟著他們,這城里怕是一個來攔的都沒有。

    阿紀心里有些愁得慌,但還是抱著僥幸的心理,奔著城門去了,結果果不其然,剛到城門,步子往那門洞里踏了一步,兩個墨衣人便從后面走上前來,擋在了兩人前面。

    “二位,你們現在還不可出北境!

    姬寧有些慌了:“可……可鮫人……不……你們尊主都說放了我們了!

    沒等兩人打話,阿紀接過話頭來道:“是不殺我們,沒說放了我們!

    兩人道:“正是如此!

    姬寧心急,阿紀拍了拍他肩,以示安撫,隨后瞥了兩人一眼,“行,我們不走,就待在北境!毖粤T,她平靜的轉過身去,此時,身側倏爾有一輛搭著干草的板車經過,阿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將那干草一扒,干草霎時飛了漫天,亂了人眼,狹窄的城門門洞里頓時亂成一圈,阿紀拎了姬寧的衣襟,縱身一躍,霎時消失了蹤影。

    兩名墨衣人將身上的干草拍了干凈,相視一眼,一人往城外追去,一人往城內追去。

    其實阿紀并沒有跑多遠,她只帶著姬寧躲到了城門旁邊的一個馬廄背后,沒給姬寧反應的機會,她不由分說的拿了地上的泥將姬寧抹了一臉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等……哎……我的衣服!”

    “別吵!”阿紀將姬寧外面的衣服扒了,左右看了一樣,隨手撿了地上的一塊破布,將他圍了起來,“你裝乞丐,我裝你姐姐,咱們一起混出城去!

    “我姐姐?”姬寧不敢置信,“怎么……”話音未落,他將糊在眼睛上的泥抹了干凈,轉頭看阿紀一眼,霎時便呆住了:“你……你是阿紀?”他震驚,幾乎要跳起來,“你是女的?”

    阿紀用了第一條尾巴的臉,是一個干瘦的女子,她的身形模樣與剛才全然不同,宛似,換了一個人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狐妖,狐妖能變臉的,你沒聽說過嗎?”

    姬寧聽了這話,方才稍稍冷靜了下來:“聽……聽過……沒見人當場變過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現在見過了,來,別耽擱,起來!卑⒓o將姬寧拉了起來,拽著他往前走,而姬寧看著阿紀還是有些沒反應過來,嘀咕著:“那真正的你……到底是男是女?”

    “有關系嗎?”阿紀回頭瞥了他一眼,再一轉身,卻驀地一頭撞上了一個人的胸膛。

    來人身上清冽的香讓阿紀剛一嗅到,便打了個激靈,她一抬頭,銀發藍瞳,又是這個鮫人……

    怎么上哪兒都有他……他不是鮫人,是個鬼人吧?

    阿紀咬咬牙,一垂腦袋,想硬著頭皮當沒看見,糊弄過去。

    但哪有那么容易,面前泥地邊積雪為化,那泥上的雪霎時化為冰錐,直勾勾的指向阿紀。阿紀腳步一頓,手中法術一掐,又變回了男兒身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氣,轉頭,打算直面鮫人。

    “尊主!彼⒅L意藍色的眼瞳,道,“我們是稀里糊涂被帶來北境的,又沒犯事兒,你這不讓我們離開,有些沒有道理!

    長意聽著她的話,卻沒有第一時間回應她,那雙藍色的眼瞳靜靜打量著她,最后卻問了一個毫無關系的問題:“你有幾張臉?”

    阿紀心頭一驚,但面上卻不動聲色:“四張啊!彼,“四條尾巴四張臉!

    “四條尾巴?”長意眼眸微微一瞇,忽然間,他身側寒風驟起,阿紀只覺身側的冰雪凝做的冰錐霎時漂浮了起來,帶著巨大的殺氣直指向她。

    猛烈的殺氣令阿紀的身體瞬間緊張了起來,出于對自己的保護,她血液里的妖力與馭妖師之力幾乎瞬間蘇醒。

    一旁的姬寧已被這殺氣嚇得面色蒼白幾乎站不穩腳。

    阿紀與長意凝視著對方,忽然之間,冰錐一動,刺向阿紀。

    “鏗”的一聲,冰錐被一層黑色的妖氣擋住,但冰錐卻還是刺入了那曾保護之中,冰錐之尖,只余一絲的距離,便要刺破阿紀喉間的皮膚。

    長意眸光一轉,看向阿紀的身后,那處只有四條黑色的尾巴。

    方才那一瞬間,他是以殺了阿紀為目的起的攻擊,電光火石間,根本沒有留時間讓阿紀去思考。是以,阿紀那一瞬間的抵御,除非她不想活,否則她不會不盡全力。

    但,只有四條尾巴……

    長意一揮手,冰錐化為雪,簌簌而下,再次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阿紀也看著長意,似乎也被嚇到了一樣,氣息還有幾分紊亂,臉色也白了幾分。

    長意瞥了她一眼,邁步離開。

    “等等!鄙砗髠鱽戆⒓o微微喘著氣的聲音。她道,“現在我們可以離開北境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行!睕]有一絲猶豫,他道,“北境城中,你們可自行活動!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阿紀不甘心,“你拘著我們,總得有個理由吧?”

    長意這才微微側過臉去,卻說的是:“他是國師府的弟子,北境要拘著他,還需要什么理由嗎?”

    阿紀氣笑了,是真的開始較起真來,“他是國師府的弟子沒錯,我又不是,你拘著我總需要理由吧!”

    她的話聽得后面的姬寧心頭一寒,只得弱弱道:“話也不能這么說吧……”

    但此時前面的兩人根本沒有搭理他。長意默了片刻,只道:“你與國師府弟子在一起,形跡可疑,拘你,也再正常不過!毖粤T,他似不想再多費口舌,邁步便走了。他一離開,馬廄邊倏爾又圍過來了好幾名墨衣人,大家都看著她。也不抓她,也不罵她,就監視她。

    阿紀看著長意漸行漸遠的身影,又看看面前的墨衣人,嘴張了張,嘀咕的罵了兩句,只得帶著姬寧在眾人的監視下,又回了蛇妖給他們找的那個客棧。

    到了客棧房間里,姬寧才敢悄悄道:“為了逼出你到底有幾條尾巴,都差點把你殺了……哎……這個鮫人真是比國師還暴戾!

    阿紀瞥了姬寧一眼,沒有接話。

    剛才鮫人的一擊,無論在誰看來,都是要殺了她的,包括她也是這樣以為。畢竟從情理來說,她如果是他要找到的人,那鮫人的那一擊,她一定能擋下,如果她不是,那殺了也無妨。

    所以生與死真的只在一線之間,她只是賭了一把,最后賭贏了而已。

    “說這些還有用嗎?”阿紀道,“想想之后還有什么辦法能離開北境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明月當空,冰湖之上,銀發人悄聲而立。片刻后,他卻是俯下身來,將掌心放在冰面上,他掌心藍色的法咒轉動,冰面之下,澄澈卻幽深的湖水之中也微微泛起了一絲藍色的光芒,似乎是在遙遙回應著他。

    他未踏入湖水之中,眼瞳卻似已穿透冰下的黑暗,看見了最下方冰封的那人。

    寒冰之中,靜躺著的人眉宇如昨,睫羽根根清晰,猶似能顫動著睜開雙眼。

    像是被刺痛了心臟某處一般,長意手中術法猛地停歇。

    這是他冰封紀云禾以來,他第一次來看她。他閉上眼睛,單膝跪在冰面之上,山河無聲,他亦是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在白雪已經在他肩頭覆了一層之后,他才似呢喃一般道:“不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雪落了許久,幾乎快將他埋了進去。便在此時,遠方倏爾傳來一陣腳步。驚動了宛如石像一般的長意。

    長意轉頭,看向來人。

    “空明!

    “去殿里沒找到你人,猜想你會在這兒,果然在!

    長意這才站了起來,身上的積雪落下。他問空明,“我以為你還有些時日才會從南邊回來!

    “沿路上,中了寒霜之毒的孩子,能救的人都救了,但沒有一個能完全救好!笨彰鲹u搖頭,嘆道,“順德此舉,引起滔天民憤,投奔北境的人越來越多,甚至動搖國本,大陳國恐怕將亡矣。我想北境應該事務越發繁忙,便回來了!

    長意點頭,與他一同踏過湖上堅冰,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路上,空明又道:“回來的路上,還聽到了一個有趣的消息!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離開北境許久的青鸞,竟然是去了南方的馭妖谷!

    長意一頓:“馭妖谷?她又去馭妖谷作甚?”

    “這就沒人知道了!笨彰鞯,“而今四方馭妖地的馭妖師多半降了北境,其他的四處流竄,國師府人手不濟,再難控制而今局面。馭妖谷也成了一個擺設,青鸞而今,竟以妖怪之身,堂而皇之的住進了馭妖谷中。呵……”空明諷刺一笑,“或許,是想去研究研究,困了自己百年的十方陣吧!

    長意沉思片刻:“大國師呢?此前我們以青鸞引大國師離開京師,可見他對青鸞十分重視,而今青鸞在馭妖谷的消息既然你已知曉,他勢必也知。他此次為何沒去?”

    空明轉眸掃了長意一眼:“順德的臉,還沒完全治好呢,他不會去任何地方!

    長意默了片刻:“他的喜好實在古怪!

    “誰不是呢?”空明一瞥長意,“聽說,在北境人手不足的情況下,你還叫人特意去盯著我送來北境的那只狐妖?”

    長意靜默不言。

    “因為他與紀云禾有幾分相似?”

    長意看向空明:“你也如此認為?”

    “黑色的狐妖,本就不多,我雖然與他只有一面之交,但他的目光神情,著實會令我想起那么一個人,恐怕也就洛錦桑這缺心眼的丫頭看不出來。但你也不用多想,我把過他的脈,只有妖氣,沒有馭妖師之力,他只是一個普通的狐妖而已!

    “他會變幻之術!

    “變幻之術可變容貌,卻變不了體內血脈之氣,長意,你今日到這里來,不就是想確認一下,湖里的人還在不在嗎?”

    長意微微深吸一口氣,目光看向遠方,遠山覆雪,近處風聲蕭簌,一如他聲色寂寥。

    “對,她已經死了!
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