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 > 第一百章 陡生危機

第一百章 陡生危機

作者: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rikajk.live,最快更新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最新章節!

    “長意,這么多天,你為什么從不問我,是怎么回來的?”

    海床上,紀云禾靠在長意的臂彎間,輕聲詢問。

    長意默了片刻:“我怕一問,夢就醒了!

    紀云禾坐起身來,先拍了拍他的臉,又握了握他的手:“這是夢嗎?”

    “像夢一樣!

    紀云禾一笑,道,“這換做幾個月前,我才是做夢也沒想到,大尾巴魚還有對我這么好的一天!

    長意一默,反手握住了紀云禾的手:“以前的事,不提了!彼麄冎g的恩恩怨怨,在長意看來,根本就算不清了,“你新生歸來,便是新生!

    “是新生,但這件事,我得與你說清楚。我是被林昊青救活的!

    “林昊青?”

    “我被煉人為妖,除了馭妖師的雙脈之力,身體里還有妖力,是以在丹田之內,便生了內丹,他取了我尸身里的內丹,讓我作為一個妖怪之身,再次復蘇!

    長意沉思片刻:“他為何如此做?”

    “興許,是顧念著幾分舊情吧!奔o云禾道,“不過,他為何救我不重要,他之后想做什么,卻恐怕與你我,息息相關!

    言及正事,長意坐起身來。

    “林昊青救我之后,便放了我,他不讓我學會變幻之術,不得以真面目示人,不得去北境,不得去京師,許是不想讓我再摻和到這些事情中來。但造化弄人,我到底還是參與了進來。而林昊青估計也沒想過,有朝一日,我竟然還找回了過去的回憶。我記得在他救我之后,他說他要去京師,完成他該完成的事!

    “他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紀云禾搖搖頭:“我與他在馭妖谷斗了多年,他想做什么,我以為我比誰都更能看得通透,但馭妖師北伐以來,我卻有些看不懂他的棋了。

    “順德公主并非詭計之主,多年以來被大國師慣得驕縱不堪,而實則,除了那陰狠毒辣的脾性,并沒什么可怕的。她想對付北境,在國師府與朝廷人手不足的時候,許林昊青以高官厚爵,讓他率四方馭妖地北伐,是一個愚蠢卻直接的法子。從順德公主的角度來說,她這般做,無可厚非。但林昊青答應了……這便十分耐人尋味!

    紀云禾看向長意,長意點頭:“當年林昊青被青鸞所擒,實在是容易了些!

    “而后主帥不再,四方馭妖師卻大舉進攻,這才能被我陣前勸降!奔o云禾瞇起了眼睛,“他這舉動,可是有點像……特意為北境送人來的?”紀云禾思索著,“他在謀劃什么,但現在消息不靈,我并看不全這局面!

    “明日回北境后,再憂心此事!毖粤T,長意站起身來,“你該肚子餓了,我上去給你拿些吃的。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甜的。以前吃苦太多,現在就想吃甜的!

    “好!遍L意點頭,“上次摘的果子哪個最甜?”

    紀云禾瞇眼一笑:“你最甜!

    長意一愣,倏爾耳根微微一紅:“我去去就回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躍上懸崖峭壁之上的岸邊,洛錦桑和瞿曉星已經無聊得開始自己刻了骰子在丟大小玩。

    但見長意又帶著魚從海里出來,瞿曉星下意識的往后躲:“兩天都是我烤的魚,今天我不想烤魚了!

    “你不烤誰烤?”洛錦桑推了他一把,瞿曉星只得認命上前。洛錦桑日常詢問長意,“云禾在下面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嗯,還不錯!遍L意答完,自顧自的往前方林間而去。

    他離開了,瞿曉星方轉過頭對洛錦桑道:“他今天好像心情很不錯的樣子!

    洛錦桑奇怪:“平時不也那樣嗎?”

    瞿曉星直言:“平時他搭理過你嗎?”

    洛錦桑撇撇嘴,忽然間,洛錦桑只覺頭頂青色光華一閃,她心覺熟悉,仰頭一看,微微一驚,隨即笑開:“青姬怎么過來了!……咦……”她瞇著眼,仔細在空中一瞧,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天空之上,帶著兩只青色羽毛的巨大翅膀飛舞而過,但那翅膀卻生得十分奇怪,不似洛錦桑以前見過的美麗,反而有些參差不齊,甚至在空中飛得有些歪歪扭扭。

    待飛得更近了些,洛錦桑將那雙翅膀之間的人看了清楚,那……并非青姬!而是一個紅衣女子,洛錦桑與瞿曉星都未曾見過順德,他們并不認識,但卻直覺的感受到隨著那陣風的呼嘯,殺氣漫天而來。

    來者不善!

    兩人正起了防備之姿,那巨大翅膀轉瞬間便落在了陡峭的懸崖之上。

    站得近了,洛錦桑這才看見,那翅膀卻并非真的翅膀,而是青色的氣息化作的翅膀形狀,這樣子的翅膀,看起來卻與紀云禾那九條黑氣凝成的尾巴有些相似。但卻比紀云禾的尾巴,看起來猙獰可怖許多。

    順德公主赤足邁步上前,青色的氣息收斂,她臉上的疤痕未去,神情有些說不出的詭異,再加之她一聲詭異氣息,讓洛錦桑與瞿曉星忍不住節節后退,以保持與她的距離。

    “本宮聽聞,鮫人帶著紀云禾在此處療傷?”她開口,聲音比平時沙啞了很多,“他們人呢?”

    洛錦桑與瞿曉星相視一眼,在這個世上,喜著紅衣,面容俱毀且還敢自稱本宮的人,沒有第二個。想到來人身份,兩人心頭一是驚異,一是駭然。

    都知道順德公主是馭妖師,還是大國師的弟子,她如今怎會是這般模樣,這雙翅膀又是怎么回事?這一身的妖氣……竟然與青羽鸞鳥有幾分相似……

    還有……她卻如何得知,紀云禾還活著?竟這般快的趕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我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!宾臅孕菗P聲道,“此處只我與她二人,沒見過其他人!

    順德唇角微微一動:“那本宮留你們也沒什么用了!

    言罷,她身形一動,青色的光華裹挾著她的身影,洛錦桑與瞿曉星兩人根本未見她是如何動的,她便霎時轉到了瞿曉星身前。手一伸,徑直向瞿曉星的頸項攻去,而在她尖利的指甲觸碰瞿曉星頸項之前,一記冰錐倏爾自斜里殺來,釘向她的手掌,順德只得往后方一撤,躲過冰錐,目光向冰錐射來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來人銀發藍瞳一身黑袍,卻是她想要了許久也一直未曾得到手的那個鮫人。

    這天下的大亂,也是因這鮫人而起。

    順德瞇起了眼睛,眸光不善的盯著他。

    長意手中卻還拿著幾個多汁的漿果,他將漿果用一片葉子墊著,輕輕放到了旁邊,這才直起身來,看向面前的順德公主,察覺她周身的青色氣息,長意眉頭一皺。

    “鮫人。本宮與你,也有許多賬要算,只是,本宮受了那般大罪,今日前來,卻不是為了殺你的!表樀马,語氣中,皆是怨毒,“紀云禾在哪兒?”

    聽到這個名字,長意也不需再問她來意,手中冰劍凝聚成型,他只對洛錦桑與瞿曉星淡淡說了兩個字:“讓開!彪S即冰劍破空而去,他徑直攻向順德公主。

    洛錦桑見狀,還在猶豫,瞿曉星去拉了她:“走!別拖后腿!”

    長意的冰劍正適時砍在順德青色氣息延伸出來的翅膀上,撞擊的力量令周圍草木如削,霎時矮了一片。

    洛錦桑與瞿曉星被這撞擊的余力推得退了三步,洛錦桑方不得不承認,現在的長意與這順德公主之戰,別說是她,恐怕空明在場也幫不了什么忙。

    她沒再猶豫,隨著瞿曉星,轉身跑向林間深處。

    洛錦;仡^一看,只見鮫人與順德越戰越激烈,冰封之海上,甚至風云也為之變色。但她晃眼間卻發現,鮫人握著冰劍的手,冒著寒氣漸生冰霜,卻似要與那冰劍粘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“先……先前聽聞巖漿之亂,鮫人施術過度,身體內息損耗嚴重,他……他沒問題嗎?”

    洛錦桑跑得氣喘吁吁的詢問。瞿曉星也擔憂的回頭望了一眼,隨即道:“你去北境,去北境搬救兵!我……我想辦法去海里找云禾!

    言談間,又是一陣狂風呼嘯而來,將洛錦桑與瞿曉星吹得一個踉蹌。這一戰之力,若說是長意在于大國師相斗也不為過。沒時間計較順德為何忽然變得如此強大,瞿曉星連忙將洛錦桑推開:“快去!”

    林間,兩人身影立即分道揚鑣。
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