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 > 第一百零八章 怦然心動

第一百零八章 怦然心動

作者: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rikajk.live,最快更新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最新章節!

    北境的邊界與馭妖臺其實并沒有多遠,此前馭妖師大舉進攻北境,兵臨北境城外,直接給北境城帶來了巨大的的壓力。

    所幸長意與紀云禾陣前降敵,才保住北境安然無恙。而后,待局勢稍定,北境便將自己的邊界往南推了一百里,此時朝廷已無力阻止北境的向南擴張,且沿途百姓竟也都全力支持北境的此次行動。

    北境在那之后,在北境城往南一百里的地方,開始建起了自己的邊境城墻,每個一段距離,便設立一個關口,從東向西,一共設了十二個關口。北境一方面擴大了自己的勢力范圍,另一方面也立了先哨,方便布防,一旦再有敵軍來襲,便也能立即應對起來,不至于直接被攻入北境城中。

    而現在,所有人都沒想到,北境剛建立完善的邊防,第一個防的,卻是從南方一擁而上的難民。

    順德殺了自己的親弟弟,登機為皇,朝廷文武百官皆成了擺設,所有的人,人人自危。京城亂成一片,下面地方豪強更是趁亂而起,四處搜刮,各方混戰,打得不可開交,偌大的國土上,竟只有荒涼的北境,方能容百姓求生。

    紀云禾帶著人馬來到邊界,率先到的便是在最東邊的關口上,此處難民最多,他們要優先將此處的結界布下。有了結界,北境便可更便捷的放人入境,或者抵御暴亂。

    而邊界關口的情況比紀云禾想象中還要亂。

    紀云禾與林昊青挑選的人在邊界外打好了結界的樁子之后,她便獨自一人在關口之外的難民堆里走了一圈。

    無數的難民擠在關口前,已經搭起了各種各樣的帳篷,相同的是,沒有哪一個帳篷是不破的。

    孩子們不知愁,在雜亂無章的帳篷中穿來穿去,猶似還在田野邊上,玩得嘻嘻哈哈。而大人們都愁眉苦臉,不少人患上了病,走在諸多帳篷間,聽到最多的便是咳嗽的聲音。

    在關口外走了半天,紀云禾神色便是極為凝重。

    紀云禾知道,長意對北境能支撐多少人的生活,比誰都更加清楚,每天每個關口允許五百人入內,已經是極限,甚至是超過了些許極限。而光是紀云禾所在的這個地方,每天趕到此處來的人,最少也有千人以上,一天放五百人入關,根本解決不了難民堆積的問題,這關口外的人,一日比一日多,情況也一日比一日更加復雜。

    北境本來采用抽簽的方式,得到紅簽的人便可入北境,卻不想,有人為了爭奪紅簽,大打出手,甚至鬧出人命。還有人偽造紅簽,騙取難民手中僅剩的糧食。更有甚者,竟組成了一個團體,日日前來抽取紅簽,中者卻不入關,反而高價售賣,要金銀,要糧食,甚至還要人的五臟六腑,這群人在末日里,也要將人血吸食干凈。

    百人千面,萬種人心,看得紀云禾也忍不住心驚。

    “非常局勢,非常手段!奔o云禾回關內之后,第一天夜里,只下了一個命令,“誰在這種時候吃人血饅頭,給局勢添亂,抓一個,殺一個,是人是妖是馭妖師,都不放過!

    在邊關第一夜,紀云禾沒有睡著,她躺在關內簡易的木屋房頂上,看著朗月稀星,一時間卻有些恍惚,不明白為什么這天下的局勢,忽然就荒唐成了這般模樣。

    也不知今夜,長意在北境城內,是否能安然入眠……

    她閉上眼,催動印記的力量,想要得知長意的方位,卻忽然間感覺到,印記的另一端,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紀云禾猛地睜眼,立即坐起身來,往下一看,便看見了在下方地面,正站著一個銀發黑袍的人,不是長意,又當是誰?

    忽然間見到了自己心中所念之人,她心頭猛地一陣悸動,卻竟有了幾分怦然心動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大尾巴魚……”她呢喃出聲。

    下方的長意仰頭看著她,他面色雖然蒼白,鼻尖呼出的氣息也依舊卷出寒冷的白氣,但那雙藍色眼瞳當中的溫暖情意,卻一如三月的暖陽,能令萬物皆復蘇。

    “想你了!遍L意開口,聲音低沉帶著鮫人才有的誘人磁性,“忍不住!

    六個字,眨眼間,紀云禾這才知道,原來她的心弦竟然能如此輕而易舉的被撩動。

    她一翻身,立即從屋頂上躍了下去,二話沒說,先將長意抱了個滿懷。

    肢體的觸碰,心靠著心的距離,懷里真實的觸感讓兩人都沉醉一般的靜靜閉上了雙眼。

    長意的身體寒涼,而紀云禾的體溫灼熱,一寒一暖之間,互相彌補,互相填滿。

    “我當真是變得不像我了!彼陂L意懷里深深吸了一口氣,“以前拼了命的要逃離身邊所有的羈絆,恨不得一人孤獨終老,而今,卻與你分隔不過一日,竟然變得黏人了起來……”

    紀云禾微微推開長意,與他拉開距離,方便自己探看他臉上神色:“長意,你可真是厲害了,竟然讓我開始想要被羈絆了!

    長意點點頭:“那我確實是很厲害!

    紀云禾笑了起來:“你從來不謙虛!

    “嗯……那個……”旁邊傳來一聲弱弱的呼喚,紀云禾這才注意到旁邊還站著一個人。瞿曉星一臉尷尬的看著兩人,“我要不要,先回避一下?”

    “你要!遍L意直言道:“不過,稍后我還得回去,你別走遠,稍等我片刻!

    瞿曉星當即如獲大赦,立即拔腿跑了。

    “你讓瞿曉星送你來的?”

    “嗯,不能用術法,我和你保證過!

    紀云禾聞言,心頭又是一暖,她踮起腳尖,伸出手摸了摸長意的腦袋:“我的大尾巴魚真乖!

    長意唇邊掛著微笑,靜靜的看著她,直到她將手收了回去:“我只能待一會兒,北境城中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!

    紀云禾很想勸他注意身體,不要那么忙,但思及關外的難民還有北境的境況,最終所有的話都在嘴邊轉了一圈,又咽了回去,她握著長意的手,道:“我會盡快處理完邊界的事情。明日,你便別這般跑了。留著這時間,多休息會兒也是好的!

    “能看著你才是好的!

    紀云禾笑了起來:“大尾巴魚你可真能說情話!

    長意卻一本正經道:“這只是實話而已!

    紀云禾唇邊掛上了笑,拉住他的手,在朗月之下緩步走著。適時,關外偶聞孩子的哭聲,本來見到長意的喜悅,又稍稍被沖淡了幾分。

    長意見她愁眉不展,問道:“邊關的事,不順利?”

    紀云禾搖搖頭:“布結界不是問題,林昊青挑選的人確實非常厲害,能幫我不少,但這些難民……人太多了,累積在邊關,也不是個辦法,每日入關五百人,這數字一出,在關外,背地里已然快有了一套錢與命的交易,還有春日漸暖,這人群之中互相傳染的疾病……也令人擔憂!

    長意沉吟片刻:“事出突然,放人入關的細則尚未完善,明日,我會優先此事!

    紀云禾握住長意的手,看著他蒼白的手背,之前的凍傷讓他皮膚還有些發干,膚色也呈現出不正常的青色。紀云禾心疼的撫摸他的手背:“可真是辛苦你這大尾巴魚了!

    長意反而是微微勾起了唇角:“我很厲害,不辛苦!

    他話音一落,紀云禾還沒來得及笑,卻忽聽長意一聲悶哼。

    紀云禾一驚,仰頭望他,只見長意唇邊寒氣更甚,他身體不由自主的微微蜷起,剎那間,好似有冰覆上他的眉目,令他臉上每一根汗毛都結上了霜。

    “長意?”紀云禾心驚,卻不敢貿貿然的用狐火給他取暖,只得轉頭喊道,“瞿曉星!”

    瞿曉星立即從不遠處跑了回來,但見長意這般模樣,又抖抖索索的從懷里掏出了一瓶藥,拿了兩三粒黑色藥丸出來:“給,空明說他這樣之后,吃這個……”

    紀云禾連忙拿過藥丸,要喂進長意口中,但寒冷令他牙關緊咬,整個人都開始發起了抖來。紀云禾不再耽誤,自己先將藥丸含進嘴里,然后踮腳往長意唇邊一湊,以自己的舌尖撬開他的唇齒,以口渡藥,這才讓長意服下藥丸。

    藥丸入腹,過了半柱香的時間,長意渾身的顫抖方才稍稍緩了下來。

    紀云禾扶著他,讓他靠著自己,她在面前甩了一團黑色的狐火,火焰的溫度將她烤得鼻尖都出了汗,但便是這樣的溫度,才讓長意臉上的霜雪慢慢化作水珠褪去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會這樣?空明怎么說的?”長意閉著眼睛在休息,紀云禾問旁邊的瞿曉星,但見瞿曉星急得摳頭,她聲色一厲,“老實說,什么都不準瞞我!

    “就……施術過度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今日不是沒有施術嗎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那是之前……”

    “之前不是治好了嗎?”紀云禾肅容問,“我先前被從京師帶回來的時候昏迷過一日,這一日他都怎么了?之前洛錦桑與我說他不太好,到底是怎么不好?”

    看著紀云禾的神色,瞿曉星更加慌亂了,而此時鮫人還昏迷著,瞿曉星終是一咬牙,道:“根源就是施術過度了……鮫人本就修水系術法的,身體里的寒氣褪不去,就……就慢慢都結成冰了……”

    紀云禾皺眉:“什么叫都結成冰了?”

    “身體里的血和骨頭……都會慢慢的,都結成冰……”

    她愣住,看向自己懷里的長意。

    瞿曉星嘆氣:“是鮫人……無論如何都不讓我們告訴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紀云禾有些失神道,“他……會……會死嗎?”

    “會被凍住……”

    被凍?被自己身體中的寒氣凝固了血液,凍僵了骨骼,冰封了皮膚,最終變成一塊冰嗎?就像他當初冰封她的尸身那般,被寒冰徹底封?

    “能怎么救?”

    “空……空明說還不知道……”瞿曉星嘆氣道,“其實今天大家都不讓我帶他來的,但鮫人說……正是因為時間珍貴,所以更不想錯過分毫。他離開北境城時,還吃了藥的,但沒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紀云禾一默,她閉上眼,垂在一側的手,也緊緊的攥成了拳。

    她怎么會不懂長意在想什么,她太懂了,因為時間有了可見的盡頭,所以一切,也都有了另外的意義。
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