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 > 第一百零九章 成全

第一百零九章 成全

作者: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rikajk.live,最快更新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最新章節!

    長意昏睡了許久,清醒之后,他看著面前黑色的狐火,愣了一會兒,隨即反應過來自己身上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長意一轉頭,徑直望向了身側的紀云禾的眼睛里。

    紀云禾一宿沒睡,眼睛有些干澀發紅。

    兩人四目相對,相視無言了小半晌。他沒有開口解釋自己突如其來的昏睡到底是怎么回事,即便是到了現在,這條大尾巴魚也不擅長說謊,而紀云禾也沒有逼他,無論是真相還是謊言,她都不想逼他說出來。

    于是在良久的沉默之后,紀云禾先勾動唇角笑了笑:“天都快亮了!彼首鬏p松道,“大尾巴魚,和你在一起的時間總是能過得太快!

    她沒有追問,長意眼眸微微垂下,纖長的睫羽如蝴蝶的翅膀,輕輕扇了扇。他未發一言,只是伸出手,將紀云禾輕輕的摟進懷里。

    朗月之下,黑色的狐火無聲燃燒,兩人互相依偎,無人打破這靜謐。

    直到月已沉下,朝霞出現在了天邊。日光的出現,撕破了如夢似幻的夜,讓他們再無暗夜角落可以去逃避,只能回到現實中來。

    長意松開紀云禾,紀云禾幫他理了理鬢邊的銀發,銀發繞在她的指尖,仿似在與她做最后的糾纏:“你該回北境了!

    紀云禾的指尖離開了發絲,她的話也終于離開了唇邊。

    長意點點頭,站了起來:“邊界的情況,我回去與空明幾人商量一下,不日便能出個細則!遍L意道,“路上事多,注意安全!

    他站起身來便喚來了瞿曉星,而身后的紀云禾卻先喚了他一聲:“長意!

    長意回頭,銀發轉動間,映著初生的太陽,讓他看起來美得仿似天外來的謫仙。

    紀云禾欣賞著他自成的一幅畫,笑道:“等此間事罷,你娶我吧!

    藍色的眼瞳微微睜大。

    一旁跑來要接人的瞿曉星聽到了這句話,腳步立即停了下來,一雙眼珠子在紀云禾與長意之間轉來轉去。

    春日的風還帶著幾分冷峭,但微涼的風從紀云禾的身后掠過,吹向長意時,卻已經帶了幾分暖意。猶似能化去他血脈里的寒冰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長意開了口,聲音有些沙啞,“還不能娶你! 他垂下了眼瞼,睫羽如扇,在他眼底落下一片陰影。

    這個回答有點出人意料。瞿曉星有些緊張的咬住了自己的大拇指,關注紀云禾的表情。卻見紀云禾神色如常,沒有波瀾,似乎并沒有什么被拒絕的痛苦,她甚至道:

    “你給了我印記,在你們鮫人的規矩里便已經算娶我了!

    瞿曉星又看向長意。

    長意反而像被拒絕的那一個人,他皺起了眉頭,眼睛盯著地面,沉吟著,深思熟慮了很久:“在人類的規矩里不算!

    “我不是人類了!

    “你也不是鮫人!

    “但你是鮫人,你該守鮫人的規矩!

    紀云禾答得很快,長意眉頭皺得更緊了,他沉吟了更久,繼續深思熟慮著,顯然對紀云禾的話沒有很好的應對方法。

    太陽都快升起來了,瞿曉星看得甚至有些心疼起鮫人來。

    瞿曉星太懂了,在與紀云禾的言語爭鋒當中,能贏的人,數遍天下,沒幾個。她腦子太快了,嘴皮子太能扯了,坑起這還算淳樸的鮫人來,那扎扎實實的叫一個小試牛刀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還是不能娶你!

    最后,鮫人沒說出個所以然,就愣生生的落下了這么一句話來。

    直接了當的拒絕,粗暴卻有力道。

    果然,善辯如紀云禾,在這種“老實人”的稱坨話下,那三寸不爛舌也沒有了用武之地。通通壓死,砸個稀碎。

    其實,長意拒絕紀云禾的理由,在場三個人都心知肚明——他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,他害怕耽誤紀云禾。但長意沒有挑明,其他人便也沒有挑明。

    他說不能娶,也不說理由,紀云禾看著他。長意能感受到紀云禾的目光,他垂著眼眸,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,等著紀云禾質問他。

    但長意不知道,他的沉默模樣,足以讓紀云禾心疼得胸腔宛如壓了塊重石。

    “那我下次再問你一遍!

    紀云禾沒再追問,只如此說道,“下次不答應,我下一次再問,長意,總有你答應的一天!

    長意怔然,看著紀云禾,而紀云禾此時卻已經轉身,擺了擺手,自己走了:“今日還要忙著趕去下一個關口打下結界的樁子,走了!

    朝陽遍灑大地,日光中,紀云禾漸行漸遠的背影仿佛被渡了層薄金。

    “尊主?”瞿曉星等紀云禾背影已經看不到了,這才走到長意身邊,問他,“回去吧?”

    “我差點就答應了!遍L意藍色的眼瞳還看著紀云禾離去的方向,他有些失神道,“差一點……”

    他垂下頭,看了看自己的指尖,在他的指尖,冰霜遍布,幾乎將他手指封住,長意握了握拳,冰霜碎掉,變為殘渣落在地上,晶瑩剔透,仿佛是天上落下的雪花。

    他道:“回去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十天!笨彰饕贿吺帐般y針,一邊說了這兩個字。

    長意當然知道他在說什么。

    離他身體被冰霜徹底凍住的時間,只有十天。

    得知這個時間之后,本來在回程的路上,剛起一點的心思,立即又被掐滅了苗頭。

    嫁娶,不管是對鮫人還是人類來說都是一件大事情。其實,若無這些外界風波,他現在確實應該是要籌備這件事情的。他給了紀云禾印記,還親吻過她……

    想到過去為數不多的幾次觸碰,那些畫面與觸感歷歷在目,長意忽覺日漸冰冷的身體熱了一瞬。

    空明看了長意一眼,近來,空明的情緒也十分低落,他沒有如往常一般冷嘲熱諷,只對長意道: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紀云禾!遍L意不假思索的就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多想想她,對你身體有好處!笨彰鞯,“方才你臉色紅潤了一些!

    長意清咳一聲,壓下心頭躁動:“今日……我回來之前,云禾和我說,讓我娶她!

    空明手下一頓:“現在?”

    “她說,等此間事罷!

    “你等不了,你們現在辦吧!笨彰髡f著,要拿東西出門,“邊界的結界不能停,但可以讓她抽半天時間回來。抓緊辦了,了結一樁心事也好!彼D了頓,“時間不等人。錯過了可能就沒有以后了!闭f著最后一句話的模樣,卻像是想起了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長意不擅長寬慰人,更覺得空明也不需要他的寬慰,便只沉默的給空明遞了杯茶。

    空明抬手拒了,打量了一下長意的神色,又道:“你這模樣,不想娶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耽誤她!

    “你們倆蹉跎了這么多年,我看現在別折騰了!笨彰髌鹕肀阋庾,“若是換做紀云禾要死了,你娶不娶她?你會不會覺得這是耽誤?”

    長意一愣,好似醍醐灌頂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來,正想要說什么,卻恰逢空明將門拉開,外面的紀云禾一步便踏了進來。

    長意一怔,卻見紀云禾對空明道,“我知道找你管用!奔o云禾拍了拍空明的肩,“以后只要不是你對不住洛錦桑,她有什么想不通的,我來勸!

    空明瞥了紀云禾一眼:“我說這些話,不是為了你!毖粤T,他出了門去,還隨手將大門關了上。

    紀云禾笑著看了看身后闔上的門,又轉頭看著面前的長意。

    四目相對,燭火跳躍間,紀云禾勾唇一笑,神色間已是歷經過滄桑之后的坦然。

    “大尾巴魚,我生命走到盡頭過,所以我知道最后一刻會遺憾和后悔些什么,你別怪我使手段。我只是真的不想再浪費時間,繼續蹉跎了!奔o云禾道,“我現在要你娶我,要的不是名分,而是身份。這個身份對現在的我來說不重要,因為現在對我重要的是你,但長意……”她頓了頓,唇邊依舊帶著微笑的繼續說著:

    “在沒有你的時間里,這個身份,對我來說,就非常重要!

    在沒有他的時間里,她將以自己的名,冠以他的姓,就算哪一天她的記憶再次恍惚到記不起過去的往事,她的名字與身份,也會幫她記住。

    這是長意存在過她生命里的一個痕跡。

    紀云禾想在自己的靈魂里,刻下這個痕跡。

    “這不是耽誤!彼,“這是成全!
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