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 > 第一百一十二章 婚禮

第一百一十二章 婚禮

作者: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rikajk.live,最快更新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最新章節!

    昨日是很美麗的一個夜晚。但同樣也是一個耽誤了時間的夜晚。

    第二日,紀云禾悠悠醒來,瞇眼看見外面天色,天將亮未亮,但算著時間,她要從馭妖臺趕到邊界去,必定要遲到,她當即嚇得一個激靈,立即翻身下床,穿鞋的動作將長意也喚醒過來。

    其實他們真正睡著的時間沒有多久,但長意眨了眨眼睛也立即清醒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我今晚不回來了!奔o云禾一邊火急火燎的下床,一邊抓了抓自己的頭發道,“路上時間太耽擱了,今晚要是再回來這個喜袍定是趕不完,我這兩天抓緊縫一下袍子,后日咱們成親現場再見!

    她匆匆忙忙往外走,走到門邊才想起來往回望一眼長意。

    適時長意半身裸著,斜斜撐著身子坐在床榻之上,銀發擔在肩上,發尾垂墜而下,他一雙藍眼睛映著晨曦的光,溫柔的望著她:“好。我等你!

    紀云禾倏爾心頭一暖,這是她從未有過的感覺……

    就好像……她有了家一樣。

    紀云禾推門離開,一路趕回邊界。

    很難得的,這一次的分別并沒有讓紀云禾覺得難舍,反而讓她內心懷揣著的都是滿滿的期待。

    她趕回邊界的時間果然遲了,但其他人并沒有因為她不在而休息,大家已經將邊緣的陣法擺好,只待紀云禾一到,就可以用她的術法打下最主要的樁子。

    一眾人齊心協力的做好同一件事,也讓紀云禾覺得心中寬慰。

    紀云禾一生歷經的世間事,總是難得圓滿,而今,雖然大敵尚在,北境也有許多的殘缺,可當大家都在為了“更好”而努力的時候,紀云禾卻覺得沒有任何時候,能比現在更圓滿了。

    真希望,這日子能一直一直,就這樣繼續下去。

    一天一夜的時間,紀云禾熬了個通宵,終于將她與長意的喜袍縫上,時間緊,只大概做出了個形狀,更別提什么繡花紋了,但她還是留下了一點時間,在兩人喜袍的衣角上,繡上了一條藍色的大尾巴。

    她的繡工著實拙劣得出奇,那大尾巴繡得像刀砍一樣,紀云摸著這個繡紋,先是覺得好笑的笑出了聲,而后多摸了一會兒,卻又將笑容收斂了下來。

    這條大尾巴,到底還是只存在與她的記憶中,而徹底在這世間消失了……

    紀云禾深吸一口氣,將這些情緒拋諸腦后,她現在唯一要思考的,就是明日,在她與長意的婚禮,她該以什么樣的笑容,面對揭開她蓋頭的鮫人。

    及至此刻,紀云禾才有些懊悔,她在之前竟然沒有來得及去問一下,在他們鮫人的婚禮上,他們都會做些什么……

    一夜的期待,讓紀云禾有些沒睡好,但當她第二天起來的時候,依舊精神奕奕,眼瞳深處都是在發光的。連日來的勞累好像沒再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跡。

    白日里她依舊得在邊界將樁子打完,完成了自己的任務,她才能往回趕。

    而這一日,跟隨她一起來邊界布結界的馭妖師們,不知道從哪里得來的消息,知道她要和長意成親了,每個人看見她都會與她道聲祝福,難得的讓紀云禾覺得在這緊張的北境,有了一絲喜慶。

    結界布得很順利,紀云禾在即將日落的時候想要往回趕,卻被幾個姑娘拉住,一開始幾個姑娘還有些不好意思,但見紀云禾著急要走,有人終于忍不住上前拉了她道:“你好歹是要回去成親呢!

    “對呀,這頭發總得梳一下!币蝗苏f著,手里拿出了一把梳子。

    還有一個姑娘怯懦的拿了盒舊胭脂:“我……我這兒還有一些以前的胭脂,要是不嫌棄……”她見紀云禾看向她,聲音更小,但還是堅持著將話說完了,“我可以給你擦擦……”

    原來……竟是這幫姑娘們實在看不下去了,紀云禾心里有些好笑。旁邊還有路過的男子搭話:“對對,是得畫畫。好歹是和咱們尊主成親呢!

    好嘛……看來這邊界看不下去的人還多著呢……

    想想也是,好歹是和他們尊主成親,結果竟然除了喜服自己備了,別的也什么都沒準備,委實不妥。

    紀云禾便留了下來,讓姑娘們給她梳了頭發,點上胭脂。

    紀云禾鮮少裝扮自己,她之前的生活也確實沒必要做什么容貌上的裝扮,是以也根本沒想到這一茬。而如今,被一群有的連名字都叫不上來的生人在自己成親之前,摁著打扮了……這感覺,讓她有幾分說不上來的感動。

    她自幼孤獨,父母緣淺,也沒有兄弟姐妹,以前從沒想過自己有朝一日竟會成親,也從沒想過,成親之前,居然還有人愿意為她梳妝打扮。

    紀云禾靜靜接受了這些陌生人的好意。

    在回去的路上,紀云禾想起自己與長意一時興起隨口說了成親的日子,根本沒合過八字,但現在看來,紀云禾認為,今天一定是個好日子。

    紀云禾背著自己的喜服回到北境城中的時候,這里與平日好像也沒什么兩樣,冬日的嚴寒剛在這北境之地退去幾分,已然有了春意,但紀云禾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夜里了,草綠嫣紅都沒看見,她直奔馭妖臺的主殿。

    主殿倒是比平日里有了不同,紀云禾也終于在裝飾上看到了幾分成親的喜慶。

    主殿前鋪了紅毯,紅毯兩側都用長長的燈架點上了紅蠟燭。

    這是她和長意相約的婚禮場地,大概也是他們這場婚禮里最花功夫的一個地方了。她之前讓洛錦桑幫忙布置的,看來這段時間她也沒閑著,在如此忙亂的北境找來這么多燈架和蠟燭,想來也是很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因為紀云禾回來前被人攔下來梳妝打扮,耽誤了些許時間,有些誤了時辰,所以她到的時候,婚宴邀請的人都已經到了,洛錦桑、瞿曉星、林昊青、雪三月還有蛇妖和盧瑾炎,老朋友新朋友都來了,他們各自都等在了紅毯兩旁,而長意站在紅毯上,穿著的還是他平日里穿的黑衣服。

    紀云禾一眼就看見了他。他那頭銀發是實在是過于醒目。

    在紀云禾御風而來看向他的時候,長意便也抬頭看向了紀云禾,藍色眼瞳滿是溫柔,和紀云禾一樣,他好似也期待這一刻期待了許久。

    但還不是這一刻……

    紀云禾落在長意面前,將他拉到一邊,把包裹里面的喜服拿了出來,將長意的那件給了他,自己的留在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“先換個衣服!

    這套喜服實在簡單,紀云禾也沒時間做里面的中衣里衣,只帶長意去了側殿,將外衣換了,紀云禾理完自己的衣服轉頭看長意,卻見他手里握著自己的衣角,呆呆的看著衣角上的魚尾巴。

    “你繡的?”

    他問紀云禾,紀云禾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想將衣角從他手里拽出來,“不好看,但就是想繡在上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看!遍L意道,“和我的尾巴很像!

    聽他如此說,紀云禾心尖有難耐的酸澀了一陣。

    她將長意的手一牽:“好看的話,等以后有時間,我再給你縫一個!

    長意點頭:“好!

    他們牽著手走了出去,站在紅毯的起點,在并不多的賓客前往紅毯的終點走去,這是他們唯一的儀式了。洛錦桑之前還提議,要學著習俗,擺上火盆讓兩人跨過。

    但紀云禾沒有同意,她和長意經歷的刀山火海太多了,就是走一個紅毯,她只希望平平穩穩,再無風波。

    而果然也如她所料。

    這一個紅毯走得十分的平靜,連風都沒有前來搗亂,他們的衣袂與發絲都未曾被撩動。

    他們只牽著彼此的手,一步一步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直到站在紅毯的終點。瞿曉星充當的司儀開始念起了賀詞,紀云禾與長意牽著手,在馭妖臺的主殿上,回頭一望,忽見殿外漆黑的夜空里,忽然閃起了點點光亮。點點光芒如夏夜的螢火蟲一樣,從整個北境城的每個角落緩緩中升起,鋪天蓋地,令人感到浪漫又震撼。

    紀云禾定睛一看,天上的那些,竟然都是一盞一盞的孔明燈。

    它們飄飄搖搖,慢慢飛上夜空,與天上的滿天星辰,交相輝映。好像一幅絕美的畫,在他們面前眼前展開。

    紀云禾與長意的眼瞳中都映照著外面的光華,似能將他們的眼底都照亮,那火光縱使相隔百丈,也能傳來一絲溫暖的意味。

    瞿曉星不知道在哪里找的那些聽不懂的賀詞,在此時朗誦出來,配著面前的景色,竟讓紀云禾生出了一種來自人間浩瀚中的感動。

    好似滿天星辰,過往先祖都在此刻祝福他們一樣……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待瞿曉星賀詞念罷,長意望著依舊在不停升起的孔明燈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祝福吧!奔o云禾道,“咱們成親的消息走漏了,北境的人們給我們的祝福!

    長意默了片刻,忽然道:“這人世間,沒有對不住我!

    紀云禾不懂他為何說出這句話來。但將這句話聽到耳朵里后,紀云禾霎時間想起了過去的種種,那些之于長意來說的折磨,痛苦,此時在這漫天星辰與人間燈火下,他卻說……

    這人世間,沒有對不住他。

    紀云禾也沉默片刻,隨即勾動了唇角:“長意,你太溫柔!
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