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 > 第一百一十三章 入眠

第一百一十三章 入眠

作者: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rikajk.live,最快更新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最新章節!

    孔明燈在北境的夜空搖曳了一整晚。

    紀云禾與長意走完了儀式,吃過了再簡單不過的“宴席”,與眾人喝過了茶,便放走了大家,因為空明、瞿曉星和洛錦桑他們身上都還有各自的事情要忙,連睡覺的時間都不夠,哪還能多留他們下來聊天。

    送走了眾人,長意與紀云禾回到屬于他們的側殿之內。

    紀云禾梳洗了一番,回過身來,又看見長意坐在床邊,握著他的喜服衣角,指尖輕輕在魚尾巴上摩挲。他的指尖輕柔,目光也十分溫軟,將紀云禾看得心頭一酸。

    她走到長意身邊,未曾坐下,站直身子,便輕輕的將長意的身體攬了過來:“抱抱!彼,一邊說著,一邊摸了摸長意的頭發。

    長意一怔,便也松開衣角,抱住了紀云禾的腰,他的臉貼在她的肚子上,正是最柔軟的地方,也是最溫暖的地方,讓他感覺自己周身的酷寒,都在因紀云禾而退去。

    兩人靜靜相擁,彼此無言,卻已勝過了千言萬語。

    過了半晌,長意才輕聲開口道:“我沒有失去魚尾!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在這里,你是我的魚尾!

    他的臉輕輕在她肚子上蹭了蹭,紀云禾心尖霎時柔軟成一片,紀云禾也更緊的將他抱。骸澳阋彩俏疑囊徊糠!

    長意閉上了眼睛,將紀云禾抱得更緊了一些:“嗯!

    這一夜或許是北境春日以來最溫暖的一夜……

    因為紀云禾有些難以入眠,所以長意在她耳畔哼響了鮫人的歌曲。他的低聲吟唱,宛如來自萬里之外的大海,時而猶如海浪,時而又如清泉,他的聲音讓紀云禾漸漸閉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離現實越來越遠,卻離夢境越來越近,在夢境之中,混著長意的歌聲,紀云禾仿佛看到自己又站在了十方陣的陣眼旁邊,她拉著長意帶著期冀與向往,跳入漆黑潭水中。好似這眼前的黑暗退去,明日醒來,看到的便是一個春花遍地,再無陰霾的天地。

    紀云禾在長意的歌聲中睡著了,她的嘴角微微勾著,似乎正在做著一個不錯的夢。

    長意的歌聲漸漸弱了下去,終于,他闔上雙唇,歌聲靜默,顯得這側殿有些空曠寂寞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接著外面撒到殿內來的月光,看著紀云禾的唇角的弧度。

    她的微笑似乎感染了他,讓長意也微微勾起了唇角。他抬起手來,想去觸碰紀云禾唇角的那一絲溫暖的弧度。但當手指放到眼前,長意才看見……

    他的指尖,已經被冰霜覆蓋,帶上了一層淺薄的白色,冰霜凝固,像是長在他手指上的冰針,看著便覺得有刺骨的寒意,若是觸碰到紀云禾的臉,這些針尖,怕是能將她的皮膚刺破。

    長意收回了手,他這幾天,都沒再感覺到身體有多冷了。

    為了不讓紀云禾看出他的異常,他找空明要了一種藥草,藥草能讓他周身麻痹,感覺不出疼痛。雖然病沒治好,但總是不耽誤他成親的。

    長意認為,他以后陪伴不了紀云禾多長時間,那么在能陪伴她的時間里,就盡量美好一點吧。

    就像今夜的夜空。

    是這個人世給他和紀云禾,最好的禮物。

    長意放開了紀云禾,他蜷縮在紀云禾身邊,盡量不讓自己的身體挨著她,他怕自己周身的寒冷將她從美夢中喚醒。他想看著紀云禾保持著微笑,直到他失去意識的最后一刻……

    翌日,未及清晨,紀云禾便又睜開了眼來。

    雖然是婚后的第一天,但任務也依舊要繼續,之前便遲到過一日,紀云禾心道下次絕對不再遲到,但這方她坐起身來,動作輕柔的下床穿衣,卻在一回頭要與長意道別之時,愣住了去。

    長意所躺的那方床榻,四周結冰,獨獨在紀云禾方才所臥之處沒有冰塊,因為她周身火熱,所以寒冰未侵。但長意……已經被覆蓋在了冰霜之中。

    紀云禾整個人霎時呆住,口中幾乎是下意識的在呢喃自語:“為什么會這么快……”

    紀云禾又立即坐回床邊,她手運了功法,背后九條黑色的尾巴霎時在寒涼的房間內展開,她渾身帶著黑色火焰,先是用火焰去捂長意的臉頰,但見冰霜漸漸消逝,紀云禾心里燃起了一絲希望,她俯下身去。

    “長意……”她嘴里一邊喚著,一邊貼上了長意的身體,“沒事,沒事……”這連聲呢喃,也不知道她是在與長意說話,還是在告訴自己。

    紀云禾身上的火焰輪轉,幾乎將長意整個身體都包裹住。

    最外層的冰很快就開始融化了,但融到貼近長意皮膚的地方,不管紀云禾再如何抱著他,長意的身體也沒有任何變化。

    紀云禾終于看清楚了冰層之下,長意蒼白的臉龐。

    他閉著眼,微笑著,好似還在做夢,夢是那么的美好,以至于他根本不愿意醒來。

    “長意長意……”紀云禾將他抱起來,“太陽快出來了,我們去看日出吧,別睡了!彼暽硢,有些亂了章法的說著。

    她抱著長意,讓他坐起身來,他的身體在火焰的包裹下,終于不那么僵硬,以至于紀云禾還可以將他背在身后:“走,我帶你去。你看見太陽出來了,你就醒過來……”

    長意蒼白的手從她背上垂下來,那手背之上結著的厚厚一層冰霜,讓紀云禾雙眼直接紅了起來。她咬著牙,沒讓眼淚流出眼眶。

    “你不抱我也沒事,我力氣大,能背好你!彼贿呎f著,一邊背著毫無動靜的長意一步一步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但現實與她的話卻相差很遠,她好像力氣根本就不大,她渾身都在顫抖,從身體,胸腔,拉住長意身體的指尖,還有唇畔以及眼瞼。

    她帶著長意走到門口,她一抬手,想要將門推開,但長意卻從她的后背滑落,紀云禾心頭一驚,立即一轉身,將長意抱住。

    她的背抵著后面的殿門,懷里抱著再也睜不開眼的長意,狼狽的坐在地上,長意枕著她的腿,唇角的微笑一直保持在剛才的弧度,紀云禾垂頭看他,眼睛里的淚水終于沒有再忍住,一滴一滴的落在了長意的臉上。

    因為他身上極低的溫度,那淚水立即凝固,變成了尖銳的冰針,立在長意臉上。

    紀云禾伸手將自己眼淚凝成的冰抹去,而接二連三的淚水又滾落下來。

    此時,紀云禾才發現,原來她根本就沒有她想象中那么堅強,失去長意,只帶著與他相關的身份與記憶繼續迎接明天的生活,也比她想象的要困難千倍萬倍。

    晨曦的光灑在她身后的殿門上,影子落在殿中,隨著太陽一點點升高,殿中殿門的陰影越來越短,終于,陽光落在了長意的臉上。

    “太陽出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紀云禾聲色嘶啞。

    但長意也并沒有清醒過來。

    這一個日出之后,這雙傾城的藍色眼瞳,永遠都不會睜開了。
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