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 > 第一百一十四章 生死之交

第一百一十四章 生死之交

作者: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rikajk.live,最快更新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最新章節!

    太陽升起后,北境還是一如既往的為了新的一天繁忙起來。

    紀云禾從側殿里推門出去,饒是她身中帶著九尾狐的妖力,體溫更比常人灼熱,此時站在陽光之下,她的周身也散發著陣陣寒氣。

    紀云禾在陽光中靜靜站了會兒,等著身上的白霧慢慢散去,隨后抬起頭來,深吸一口氣 ,她邁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身后殿門緊閉,偌大的馭妖臺,好似空無一人一般寂靜清冷。

    紀云禾獨自一人走到了主殿之上,此時主殿上已有不少人在向空明呈上書信。紀云禾這才知道,為什么今天長意耽誤了這么久沒出現,卻一直沒有人來找他,原來是這個大尾巴魚早就將自己的事情安排得妥妥當當。

    他將自己的權利早就移交了出去,不管他在哪一天陷入沉睡,北境都不會因此有事務受到任何耽擱。

    紀云禾垂下眼眸,摸了摸自己脖子上鮫人留下的那一滴眼淚,嘴角不自覺的一勾,說不清是開心亦或難過。

    她等殿中的人已經處理完事務退了一波下去,才走進殿內,對空明道:“空明,有事要打斷你一下!

    空明看了一眼紀云禾嚴肅的神色,當即神情也沉凝了下來,他將剩下的人屏退到殿外,問: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被冰……”紀云禾做了無數心理準備,但當這一行字要脫口而出的時候,她還是忍不住喉頭一噎,身體里也仿似在這一瞬被刺痛了一下一般,微微一抽,她閉上眼,定了定情緒,又直勾勾的望著空明道,“他被冰封了!

    空明雙目一空:“為何如此快……”

    紀云禾沉靜下來繼續道:“邊界還有結界的樁子要打,我待會兒會先去邊界,只有辛苦你,安排一下長意的……長意的后事!

    空明沒有應話,紀云禾繼續交代著:“長意身側寒氣逼人,你若安排人搬動他,且注意下自己的安全。我先去邊界了!

    交代罷了,紀云禾轉身要走,空明卻忽然喚住她:“你便只有如此反應嗎?”

    紀云禾腳步微微一頓:“我該如何反應?”

    空明沉默片刻:“你是個心性涼薄的人,理當如此!

    紀云禾嘴唇微微張了張,但最終還是閉上了。她邁步離開大殿,隨即御風向邊界而去。她是個心性薄涼的人?或許是吧,長意被冰封,她竟然沒有尋死覓活,沒有嚎啕大哭,甚至不曾為他發狂瘋癲。

    她還平靜的將他從門口又抱回了床上,還走出了側殿,吩咐他人去安排長意的后事,現在甚至還御風離去,感到邊界,去繼續自己的“任務”。

    而這一切,還都發生在她新婚的第二天。

    她大抵真的是個心性薄涼的人吧。紀云禾想,不然,她為什么都沒有做出那些為感情,而聲嘶力竭的事情呢……

    她就這樣接受了,接受了長意的閉眼,告別和離去。

    然后獨自走下去。

    趕到另一個邊界,大家像之前一樣,將其他工作都準備好了。并且沒有人來詢問紀云禾為什么今天又來得遲了。每人都帶著熱情洋溢的笑看著紀云禾。

    昨日里幫她梳妝的一個姑娘走了過來,帶著些許好奇和嬌俏的對她笑道:“昨天怎么樣?我們在邊界都看到北境城里升起來的孔明燈了!

    紀云禾看著她臉上的笑意,將心中所有的情緒都吞咽了回去,她對面前的姑娘報以微笑:“是的,很漂亮!彼晃刺峤裉煸缟系氖,不說苦難,不訴眼淚,只清淺的笑著,道:

    “昨晚是非常美好的一晚!

    從她回到北境城開始,給長意穿上她做的喜服,牽著他的手走上紅毯,回頭看見的漫天祝福,還有最后的最后,長意在她耳邊吟唱的歌曲,一切都讓昨晚成為了如此美好的一晚……

    姑娘聽她如此回答,更是喜笑顏開,將這個好消息傳遞了出去。

    紀云禾繼續完成自己的任務。

    今天因為她來得太晚了一些,所以將結界的樁子打完,夕陽都已經快沉下地平線了。

    將任務做完,看著遠山沉下去的夕陽,紀云禾卻在此時,感到一瞬間的突如其來的空洞。在這個即將來臨的黑夜里,紀云禾竟然開始迷茫了起來,她像忽然失去了目的的候鳥,不知道……自己到底該何去何從。

    與她一同工作的馭妖師都回去安營扎寨,開始準備在邊界度過這個夜晚。而紀云禾卻呆呆的看著遠方的夕陽落下,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直到夕陽徹底沉了下去……忽然!有人猛地拉住了紀云禾的肩膀。

    紀云禾身體跟著那拽住她肩膀的力道往后一轉,她眼前出現了雪三月氣喘吁吁的臉:

    “找你這么久,你還在這里磨蹭什么!毖┤碌,“跟我回去,鮫人有救,需要你的力量!

    紀云禾被雪三月拽著,跟著她走了好幾步,大腦才將聽進耳朵里的話都消化了去。

    當即,沒有再耽擱,紀云禾立即跟上了雪三月的步伐,見雪三月御風而起,紀云禾便也連忙跟著御風起來:“長意有救?”一邊御風,她一邊詢問雪三月,“如何救?”

    雪三月道:“空明和尚在準備鮫人的后事,但鮫人周身被寒冰覆蓋,空明一人之力無法將其抬出,便叫來了林昊青,林昊青此前在研究煉人為妖的藥物時,同時也研究過不少海外的奇珍異草,其中有一味,可以解鮫人術法反噬之苦!

    雪三月的話說得很快,但紀云禾一字不落的全聽進了耳朵里,她當即皺眉道:“若是需要海外異草,我現在便該去海外取回,還回北境城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藥草已在北境城!毖┤罗D頭看了身側的紀云禾一眼,“就是離殊身上的佘尾草!

    紀云禾一怔,御風的速度不自覺慢了一拍,但似乎洞悉了紀云禾的想法,雪三月將紀云禾手一拉,逼迫她繼續跟上了自己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林昊青施了陣法,要將佘尾草之力渡入長意身體之中,但是長意身上的堅冰凝聚太快,阻擋了佘尾草進入。待你回去,將長意身體身上的堅冰融化,藥草進入鮫人身體,即可助鮫人蘇醒!

    紀云禾心頭一喜,但看著雪三月的背影,又立即沉默下來:“那離殊呢?”

    “離殊早就死了!毖┤麓鹬,聲色聽不出情緒。

    夕陽已經落下,但晚霞余暉仍舊在,紀云禾與雪三月在一片燦爛之中前行,但紀云禾的心情卻全然不同于晚霞那般多彩。

    能蘇醒長意,讓長意免于冰封之苦,當然是再好不過。她也因此而雀躍歡喜,但正是因為知道這份雀躍與歡喜有多么的濃厚,所以紀云禾也知道對雪三月來說,這將是多么大的舍棄。

    長意之余紀云禾來說是生命中的最重要,離殊之余雪三月,又何嘗不是?

    “別露出這個表情!毖┤骂^也未回,只盯著前方道,“現在的離殊,是我的念想,但你的鮫人不是,他是一條命!彼仡^看了一眼紀云禾,“或許是兩條命!

    紀云禾不由露出一聲苦笑:“空明說我薄涼,你卻說長意是我的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為那個和尚不懂你!毖┤碌,“紀云禾,相識這么多年,我知道你最會掩飾你的崩潰!

    紀云禾眼瞼垂下,方至此時,在有人說中她內心之時,那些所有的冷靜掩蓋之下的情緒,方才有片刻的泄漏,她嘴角顫抖,喉頭幾次起伏,最終,脫口而出的,也就只有兩個字:“多謝……”

    紀云禾活到這個年紀,經歷這些風波,說出口的話,越來越少,但心中的感情卻因為經歷的復雜,而擁有了越多的觸覺。甜更甜,澀愈澀,感動動容,也越發的難以忘懷。

    “你我不必言謝!

    這大概就是所謂的……生死之交。

    一路急行,趕回北境。

    紀云禾與雪三月,踏入側殿。此時的側殿之內,相較于早上紀云禾離開的時候,空氣更加寒冷,冰霜鋪了遍地,還在往外延伸,仿佛又將這一方天地拉回了寒冷的冬月。

    空明在門邊守著,見兩人回來,眉頭一皺:“快些!

    紀云禾腳步更急。

    兩人一入門,便看見林昊青坐在長意床榻邊,而離殊站在床邊。在長意與離殊心口上鏈接著一道光華,但光華卻未觸到長意身體,而是被他周身覆蓋的堅冰抵擋在外。

    林昊青雙眼緊閉,額上冒著冷汗,他坐在一個發光的陣法上,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“融化他胸膛前的堅冰即可!毖┤碌,“這只有你的黑色狐火能做到!

    紀云禾繞過林昊青在長意身旁跪坐下來,她手放在長意的心口之上,看著冰層中長意的面龐,紀云禾閉上眼睛,她身后九條尾巴在房間里展開。

    狐火的出現,讓房間里的溫度霎時上升了些許。

    這是雪三月第一次看到紀云禾身后的狐尾,她無法想象,紀云禾到底是在經歷了什么之后,才變成了如今模樣……

    顯然,紀云禾也是不需要她同情的。

    甚至……紀云禾從沒有像今天這樣慶幸,還好擁有了那些過往,才有了如今,她可以有救下長意的這一絲希望。

    紀云禾手中黑色的火焰燃燒,慢慢將堅冰融化,她的手掌越來越貼近長意的胸膛,被林昊青控制住的那道光華也跟隨著紀云禾的手慢慢向下,一步一步更加靠近長意。

    而在光華越是往前延伸的時候,離殊的面色卻越來越蒼白,而后慢慢露出面皮之下那些纏繞著的藤蔓。

    他本就不是人,他是佘尾草繞著離殊的遺物,尋著那氣味長成的人形模樣。

    佘尾草的靈氣被林昊青盡數拔出,留在離殊身上的,不過也就只剩下一些枯藤而已。

    雪三月但見紀云禾專心融化堅冰,過程順利,她沒有過多擔心,一回頭,這才看見了她的“念想”,此時已成為了一片枯藤。

    雪三月眸色微微一暗,她看著佘尾草藤蔓的中心……在那根根藤蔓纏繞的地方,是離殊留下的一個紅色的玉佩。

    那是離殊以前一直佩戴在身上的玉佩,在離殊血祭十方前不久,他才將那玉佩送給了雪三月。仿佛是他對自己的離去有了預感一樣……

    她讓佘尾草圍著玉佩長出了離殊的模樣,一開始,她以為自己能一直分清楚佘尾草和離殊的差別,但是到后來,與假的離殊在一起久了,偶爾她也會晃神,真真假假,讓她也難以去分辨……

    甚至有的時候,對她來說,佘尾草長成的離殊,只是不會說話而已……

    雪三月眸中微微帶著些許悲傷,抬手想去觸摸枯藤之間的那個血紅玉佩。卻在忽然之間!當她手指觸碰上那玉佩的時候,閉目施法的林昊青驀地眉頭一皺。

    從離殊心口中連出來的那道光華霎時收了回去,紀云禾怔然,但她好不容易才將長意心口的堅冰融化到最后一層,眼看著即將要成功,那佘尾草的靈氣竟然跑走了!

    但紀云禾不敢動,她若是抽出手,這堅冰恐怕又得馬上凝固。紀云禾一抬眼,見林昊青也醒了,他坐在陣法之上,未敢移動分毫,只喚雪三月道:“佘尾草有靈性,他想跑,抓回來!”

    雪三月一愣,但見被林昊青從離殊身體里抽出來的那股靈氣在空中狂亂飄舞,它發出猶如孩童一樣,聲聲尖利刺耳的叫聲。

    它在空中亂撞著,但因為根部連在那血紅的玉佩上,所以根本跑不遠。

    佘尾草有靈性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要去給他療傷!”佘尾草在空中對著雪三月尖銳的嘶吼著,“我是離殊!三月!我是離殊!”

    雪三月猶遭當頭一喝,她立即怔住。

    “他在騙你,離殊已經死了!绷株磺嗟,“燒了這藤蔓之體!讓它無處可去!

    “他會說話……”雪三月只怔怔道,“他會說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佘尾草根本不是活物,它和附妖一樣,不過都是一些情緒糅雜的形狀而已!

    “可他會說話!毖┤驴粗媲皰暝哪堑拦馊A。

    光華在嘶吼著,佘尾草的根部開始慢慢的想要從那塊血玉上退去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離殊,也不是妖怪,只是意念,它有靈力,所以能長成你故人的形狀,但它和牲畜本無差別,雪三月,救鮫人必須要他!绷株磺鄥柭暤,“冰封越久越難蘇醒,快!”

    林昊青最后的話同時打在紀云禾與雪三月的心口。

    在佘尾草的嘶吼之中,雪三月倏地回頭,看向紀云禾。

    紀云禾一身黑氣四溢,身后的九條尾巴無風自舞,對于現在的紀云禾來說,一邊融化長意心口的冰,一邊分點妖力出來抓住那活蹦亂跳的佘尾草根本不是難事,但紀云禾沒有這樣做。

    她看著雪三月,與她四目相接。

    雪三月如何會看不懂紀云禾眼中的情緒。

    能成多年的友誼,是因為他們本是那么了解彼此的人。

    紀云禾在尊重她的選擇。

    對紀云禾來說,她是要救她愛的人。但對雪三月來說,卻是要“殺”她愛的人……紀云禾不會催她,也不會逼她。她在靜靜等著雪三月自己的選擇。

    是救,是放棄,全在她的一念之間……

    佘尾草的嘶吼在空中絲毫沒有停歇,那些連接著血玉的根部在一點點的抽離。

    雪三月回過頭來,看著空中飄舞的光華:“我是離殊!”佘尾草大喊著。

    這兩個字,足夠成就雪三月過去很多年的回憶。那些相遇,相識,陪伴,守候都歷歷在目,馭妖谷的花海,那些親密的擁抱與吻都仿佛還在昨日。

    雪三月靜靜的閉上眼睛。

    海外仙島,奇珍異草繁多,但她在外這么些年,只遇到了一株佘尾草,人人都說她是因機緣而得,這一株毀掉之后,或許她再也找不到再見離殊的機會。

    但離殊……

    離殊與她,本就不該有再見的機會了。

    在離殊血祭十方的那一日,他們就該告別了。是她強留著過去,拉著沒有離殊魂魄的軀體,強留在這人世間……

    這樣的日子,也總是該有頭的。

    雪三月睜開雙眼,一把抓住在空中狂舞的光華,在那聲嘶力竭的尖叫之中,她以術法挾持著那光華,讓它不得不再與長意胸膛鏈接起來。

    林昊青繼續啟動陣法,紀云禾徹底將長意胸口上的冰層融開,終于,那光華觸及了長意的胸膛,在一聲尖利的叫聲當中,雪三月一抬手,指尖燃出一絲火苗,她沒有回頭,手往離殊身上一甩。

    火苗悠悠飄去,點燃了那滿是枯藤糾葛出的人形。

    火焰登時從血玉周圍燒開。

    再無退處,那光華只好鉆進了長意的心口之中,終于,徹底消失。

    而在長意心口處,一道光華散開,在沒有紀云禾術法的幫助下,他身上的堅冰開始慢慢融化,冰塊分裂,有的融成了水,有的徑直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長意眉眼還沒睜開,但他睫羽卻輕輕顫抖了兩下,指尖也似無意識的一跳。

    紀云禾看著他的臉頰,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用什么樣的表情去面對。

    這一天之內,大悲大喜,讓她有些應接不來。她抬起頭,望向面前的雪三月。

    在雪三月的身后,離殊那佘尾草藤蔓做的身體已完全被燃燒成了灰燼,血紅色的玉佩落在一片黑灰當中,顯得尤為醒目。

    紀云禾和與雪三月相視,卻未笑,兩人神色都十分的復雜:“三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說了,別露出這幅表情!毖┤碌,“你的感謝我在路上就收過了!毖粤T,她轉過身,將地上的血紅玉佩拾起,隨后頭也沒回的離開了房間。

    紀云禾垂頭,看向床榻上靜靜躺著的長意。

    心中忽然想,到現在,大家好像都變成了極會掩飾自己崩潰的大人了……

    “這個人世,真是太不容易……”紀云禾輕輕撫過長意額上的銀發,換來長意眼瞼又是微微一動。

    可紀云禾沒聽到長意說話,只聽旁邊施完術法的林昊青站起身來,道:“早些讓鮫人的身體康復吧!绷株磺嗫粗o云禾,“我花功夫救他,是因為這個人世接下來,需要他!

    紀云禾轉過頭,看向林昊青。

    林昊青神色凝聚道:“順德公主北上的時間,恐怕快了!

    猶如一記沉厚的鐘,又壓在了紀云禾的心頭。

    待林昊青走后,紀云禾望著長意還在沉睡的面龐,不由一聲自嘲的苦澀一笑:“或許你會責怪我讓你醒來吧,即將要面對,這樣一個無法想象的人世……”

    就此沉睡,或許更加輕松吧……
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