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 > 第一百一十五章 來襲

第一百一十五章 來襲

作者: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rikajk.live,最快更新馭鮫記(原名《馭妖》)最新章節!

    空蕩蕩的京師朝廷大殿里,四處都積滿了灰,順德赤腳站在平整又布滿塵埃的大殿里。

    “啦啦啦……”她哼著歌,心情頗為愉快似的在地上快步走過。及至快要登上最上方的龍椅,她忽然一轉身,向身后伸出了手,“朱凌,快過來!

    順德的指尖連著一條青色的絲線。絲線在順德身后連著一人的眉心。

    已被大國師殺死的朱凌竟然又“活”了過來!

    他依舊身著過去的那件玄甲鐵衣,往順德這方走來。只是他表情呆滯,面上帶著毫無生氣的烏青之色,眉心的絲線簽到順德公主指尖,順德公主動動手指頭,他就往前面走上一兩步。

    他手臂的皮膚泛著淡淡的青光。一直順著順德的絲線,坐到了那蒙了塵的龍椅之上。

    順德看著朱凌,嘴角一彎,眉開眼笑:“你看吶,這朝堂都是本宮的了!彼,“本宮讓你坐,你便可坐,本宮想讓誰坐,誰都可以坐!

    她說著,又動了動另一個手指,在她指尖鏈接的絲線上,姬成羽赫然踏了出來。

    與朱凌一樣,他渾身皮膚皆泛著青光,他眼神呆滯,眉心也連上了一根青色的絲線。

    “本宮記得,你們以前是很好的朋友,他哥哥叛出國師府,去做了個和尚,他在國師府受盡欺凌,還是你幫了他。后來,你救了本宮,也被毀了臉,其他人都怕你,但他卻日日來看你。你們情誼猶如兄弟,這皇位,便一同坐罷!

    順德說著,勾勾指尖,讓姬成羽挨著朱凌在皇位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這多好!表樀麓浇菗P起,笑容詭異得令人膽寒,“這天下人,都這么聽話,該多好!

    她一轉身,往殿內外走去,赤腳踩過地上的塵埃。

    宮城之中,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地上的橫尸與斷木顯示著這個地方之前經歷過的倉皇。

    順德深吸一口氣,她一抬手,青色絲線往下一拉,一只黑色的烏鴉被拽入順德手中:“來,乖,快告訴本宮,北境那邊,都有些什么消息了?我終于捏好了我的木偶們,是時候,帶他們出去走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林昊青落下順德公主恐怕即將前來北境的消息之后,北境的籌備越發緊張了起來。

    給邊界的最后一個關卡打下樁子的那天,紀云禾同時也在關卡外見到了從京城逃來的故人——姬寧。

    經過這一場繁復的風波,稚嫩的少年已經成熟了不少,當初他離開北境,回京師時,眼中還有對未來的迷茫和對自己的懷疑,而現在,紀云禾在他眼中看不到這樣的情緒了。

    短短的時間里,他二入北境,這個國師府的小弟子經歷過姬成羽的死亡,他好像忽然之間長大了。

    “阿紀!奔庍是如此喚紀云禾,“順德公主已經瘋了……她用術法捏出了許多傀儡,而后又用傀儡殺人……京城里的人……”言及此處,姬寧的神色還是有幾分顫抖,他深吸一口氣,“都死了。他們……都變成了順德的提線木偶……”

    紀云禾沉默片刻,她肅容問道:“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數不清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能操控多少?”

    “都能操控……那些傀儡……成千上萬,都聽她的。我好不容易才從京師逃出來……”

    眼見姬寧提及此事,渾身都開始不由自主的發起抖來,紀云禾拍了拍他的肩,安撫道:“先別想了,你在北境先休整片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還帶著一個朋友過來!彼繝栄鲱^,眸中光華灼灼的看著紀云禾道,“希望可以幫到你們……”姬寧側過身子,讓紀云禾看見了他身后的人,紀云禾一怔……

    適時,天正夕陽,晚霞遍天,隨著紀云禾打下最后一個結界的樁子,黑色狐火猶在陣法的輔助下,燒了了一根直通天際的巨大狐火火炬。

    在黑色火焰邊緣,橘黃的火焰依次展開,在北境南方豎起了一道堅不可破的火焰城墻。將晚霞退去,漸漸黑暗的北境黑夜照亮。

    紀云禾站在火焰城墻之后,看著面前還身著國師府衣裳的兩人,道:“我帶你們去北境城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境邊界的火焰城墻之高,上達天際,城墻之間,唯有玄鐵鑄就的大門可以打開。

    不日,北境所有主事者在大殿的會議之后,終于也下達了禁止難民再入北境的指令。北境向南的十數個關口悉數將大門闔上,一時間邊界之外,哀鴻遍野,滿目瘡痍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長意并沒有真正的清醒過來,他一直在保持沉睡。

    空明等人竭力瞞下長意沉睡的消息,唯恐擾亂軍心。

    幾人見過姬寧,從姬寧口中得知了一個至關重要的消息——此前在北境爆發的雷火巖漿,或許是順德的克星。

    順德五行為木,她所吸食的青鸞與大國師的力量也皆為木之屬性;鹬g法最為克制她。而雷火巖漿更是天下炎火之最,可灼萬物。

    紀云禾得知此事之后,帶著林昊青與空明去了北境城外。

    在此前雷火巖漿噴涌而出的時候,長意以術法凝做冰墻,阻擋了巖漿流入北境城中。巖漿冷卻之后,黑色的石塊裸露在山體之上,宛如群山之翼,圍著蜿蜒的山體成了一條綿長的平臺。

    先前長意已經命人在上面建造了武器以作防御之用。

    林昊青查探了一番山體上的巖石,登時眸光大亮:“此石乃雷火巖漿凝成,制成武器,或可克制順德用術法凝聚起來的傀儡!

    空明點頭:“我這便回去,讓人抓緊采此巖石,制作武器!

    “北境山上可還有雷火巖漿?”林昊青問。

    “嗯。此前巖漿噴涌之后,我曾派人去山上探查過,山上尚有一個洞口,內里炎熱至極,翻滾著尚且裸露在外的巖漿!

    林昊青將手中雷火巖石握住,他看著紀云禾:“你和這熔巖,或許就是這天下轉圜的生機!

    三人在山上探查了巖漿的位置。那處巖漿翻涌,離那洞口尚有十來丈的距離,他們就覺得灼熱非常,皮膚似乎都要被灼傷。雪山頂上的積雪終年不化,但在這火山口處,全是裸露的巖石,被灼燒得干裂,別說積雪,連草木也未見半點。

    空明與林昊青兩人抵御不了灼熱的氣浪,被迫停在了十余丈外,紀云禾以狐火護身,她對兩人道:“我先去洞口探查一下,看看地形!

    兩人不疑有他,在原處靜靜等著紀云禾。

    紀云禾的身影漸漸消失在翻滾的濃煙之中。

    她一路踏到雷火巖漿旁邊,灼熱的氣息讓她也難受至極。

    但每當她覺得身體快要被這火焰撕開的時候,她心頭總有一股若有似無的涼意將她心脈護住。這個感覺紀云禾是有些熟悉的,當初,她被雷火巖漿灼傷,長意帶著她去冰封之海療傷,服下海靈芝的時候,便是這個感覺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心口。

    她尚且記得,此前,在冰封之海時,順德將長意抓回京城的時候,她是吞下了一個海靈芝,強行離開的冰封之海。此后,海靈芝對她身體并無什么影響,她幾乎也已經忘了這個事,卻原來,到此時,海靈芝都還護著她的嗎……

    紀云禾笑笑,她這一生,受大海庇護可真是不少啊。

    紀云禾握了握脖子上的銀色珍珠。

    她看向下方的雷火熔巖,翻滾的巖漿彰顯著自然之力。

    在這樣巨大的力量之下,她是如此的渺小與不堪一擊……

    她蹲下身來,用指尖,靜靜的在火山口處畫下了一個陣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為何去了如此之久?”紀云禾回來的時候,空明對她有些不滿,“看看地形而已,竟耽誤如此多的時間?”

    紀云禾笑笑:“我說我去雷火巖漿里洗了個澡,你信嗎?”

    空明白了她一眼,扭過頭去,不欲與她再多閑扯,但林昊青卻是眉梢微微一挑,頗為驚異的看向紀云禾:“當真?”

    紀云禾瞥他一眼:“自然當不得真,雷火巖漿可灼萬物,我要是跳進去了,你們怕是連白骨都撈不出來!

    “也自然懶得去撈你!笨彰鬓D身離開,“地形看清楚了嗎?”

    “嗯!奔o云禾道,“正正好一個圓,比試,順德從南方而來,若攻破邊界,我便可將她引來此處!

    “你?”空明挑眉,“順德公主可是繼承了大國師的愿望,她現在想殺盡天下所有人,你為何知,你引她,她便會來?”

    紀云禾頗得意的勾了勾唇角:“順德是狹隘的人,她忘不了對我的恨意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人從山上回了北境城,但卻意想不到的是,在幾乎沒有人當值的側殿,長意昏睡不醒的消息,竟然在他們去山上的這短短的半日里,猶如插了翅膀一樣,飛出了馭妖臺,傳遍了整個北境城。

    不管空明他們如何想要封鎖消息,縱使在隔著火焰結界的情況下,這個消息,還是傳得天下皆知。

    鮫人陷入了不明的沉睡之中。

    這么多年以來,長意對于北境的人而言,已不再僅僅是尊主那么簡單的身份了。尤其是在上次北境雷火熔巖之亂后,長意更被人們說成是來自大海的守護者。

    北境習慣了強大鮫人的守護。而現在,他們失去了這樣的庇護。

    北境的人們霎時有些亂了起來?彰鳛榇酥鄙匣,怒而要查出從馭妖臺中將消息傳出去的人,對他來說,這意味著有內鬼在他也無法探查到的地方,這觸及了他的底線。

    他變得比以前的長意更加繁忙。洛錦桑憂心他的身體,但空明在情緒上,對其他人他多少會控制,唯有對洛錦桑,他很少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緒。

    樂觀如洛錦桑都被他罵得委屈至極。

    是夜,在側殿之中。

    長意依舊在沉睡,空明與洛錦桑前來議事,一進殿,看見給躺在床榻上的長意擦臉的紀云禾,空明就氣不打一處來:“他不醒,你倒是沉得住氣!”隨后他又瞪向林昊青:“不是說,佘尾草用了,他便可蘇醒嗎?如今這又是所為何故?”

    林昊青看了一眼床榻上的長意:“他脈象平穩,為何沉睡不醒,我也不知!

    空明揉了揉眉心,兩日沒合眼,讓他神情十分疲憊。

    旁邊的洛錦桑直皺眉:“你是禿驢又不是鐵驢,你去睡覺,今晚別議此事了!彼f著要去拽空明的衣袖,空明卻略顯煩躁的一把將洛錦桑拂開。

    “別添亂!彼匆参丛绰邋\桑。

    紀云禾見狀,一挑眉,將氣鼓了腮幫子的洛錦桑叫過來:“錦桑,你來我這兒,我需要你!

    “哼!”洛錦桑對著空明重重哼了一聲,隨后氣呼呼的往紀云禾身邊走去。卻在走過林昊青身側的時候,林昊青身側佩劍倏爾一震。

    林昊青將佩劍取出:“思語來消息了!

    這劍是林昊青的妖仆思語的真身,他們在北境城中,思語一直在京師潛伏,將順德的消息通過這樣的方式最快的告知他們。

    林昊青于地面畫下陣法,他席地而坐,奉劍于雙膝之上,他閉上眼:“思語……”他剛出口兩個字,忽然!林昊青眉頭狠狠一皺。他身下的陣法轉而發出奇異詭譎的光芒。

    這是從未有過的情況!

    紀云禾與空明登時神情一肅。

    洛錦桑也一時忘了方才的生氣,緊張詢問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沒有人回答她,時間仿佛在林昊青越皺越緊的眉宇間凝固。

    電光火石間,馭妖臺外,狂風平地而起,徑直吹撞開側殿的窗戶,風呼嘯著吹了進來,將屋中所有人的衣裳與頭發都拉扯得一片混亂。

    也是在此時,林昊青身下的陣法光華大作。

    “找到你了!”

    一聲道尖利至極的女聲刺入眾人耳畔,所有人皆覺一陣頭疼,捂住了耳朵。

    紀云禾很快就辨別出了這聲音:“順德……”她眉目沉凝,拳心握緊。

    “找到你了!哈哈哈哈!”笑聲伴隨著風聲,在屋中狂舞而過,將屋內所有器物盡數摧毀搗散。洛錦桑內息比不上其他人,卻是被這風中的聲音激得喉頭泛腥,嘔出一口血來?彰髁⒓刺,將她攬入自己懷中,替她捂住耳朵。

    紀云禾在狂風中之中,手中結印,黑色狐火畫出一圈陣法,封住被吹開的窗戶,狂風霎時在屋中停歇。

    洛錦桑脫力的靠在空明懷中,望著空明憂心的眼神,洛錦桑咬咬牙,她逞強的坐起來,將嘴角鮮血一抹:“我沒事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邊,紀云禾追到窗戶邊,聽見那尖利的聲音在空中盤旋,狂笑不止:“我很快就會來找你了!

    隨著順德聲音的隱去,林昊青身下陣法的光芒隱去,他身前的長劍倏爾發出“咔”的一聲脆響,那劍身上竟然破出了一條長口!

    林昊青猛地睜開眼,他如遭重創,臉色蒼白,汗如雨下,身體因為忍受著劇痛而微微顫抖著。

    他將長劍握住,看著那劍上的破口,牙關緊咬,但終究未忍得住心間的血氣翻涌,竟然“哇”的一口嘔出鮮血來。

    鮮血落在長劍之上,便像是剛殺過了人一樣,觸目驚心。

    “順德快來了!边^了良久,林昊青抹了一把嘴角的鮮血,“她發現了思語,通過她找到了我!

    “思語呢?”紀云禾問。

    林昊青垂頭看了一下手中的長劍。長劍之上,破開的口幾乎將長劍折斷。林昊青沉默的將劍收入劍鞘。

    “做好應對的準備吧!彼鹕黼x開,沒有給予正面的回答。

    紀云禾拳心微微握緊,卻在此時,出乎所有人意料的,邊界通天的結界陡然發出巨大的光芒,屋內的所有人不由都看向屋外。

    外面天空都被邊界的火光照亮,直到許久之后,眾人才聽到空中傳來的一聲沉悶的撞擊之聲,邊界的結界宛如是一堵城門,而今……這堵城門,被撞響了……

    “順德……”林昊青捂住心口,望著火光染紅的血色天際,“來了!
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